何俐萍·土著选民的“标志”情意结

2018-04-28 14:13

何俐萍·土著选民的“标志”情意结

砂拉越55年来,“定存”这字眼是如影随行。在全国大选进入烽火连天,希盟自解散后场场政治演说放眼望去尽是黑压压的人头,让希盟的支持者认定海啸再一次席卷而来。然而,当各方舆论都认定在诡谲的局势中希盟有望突破重围,却忽略了东马,尤其砂拉越素来扮演“造王”的角色,都可能让迈向布城之路,功亏在最后一哩路。

“定存”这个字眼,在政治字眼的诠释上是可褒可贬。

广告

砂拉越55年来,“定存”这字眼是如影随行。在全国大选进入烽火连天,希盟自解散后场场政治演说放眼望去尽是黑压压的人头,让希盟的支持者认定海啸再一次席卷而来。然而,当各方舆论都认定在诡谲的局势中希盟有望突破重围,却忽略了东马,尤其砂拉越素来扮演“造王”的角色,都可能让迈向布城之路,功亏在最后一哩路。

5年前,“505换政府”的口号响彻云宵,正因为东马的进贡,让国阵最终凭“简单多数制”惊险过关。以砂拉越在上届国选,国阵赢得25席,当时的民联赢得6席(行动党5席及公正党1席),对国阵已经是刺耳的警钟。但在野党联盟赢得的6席全数是以华裔选民为主的选区,剩余的25席是巫裔和砂土著占多数的选区。

上届大选的成绩让行动党意识到要扭转局面必须攻克乡区,“砂拉越之梦”和“沙巴之梦”的计划应运而生。在砂拉越,从2013年的505到2016年4月的州选前夕,行动党可说是投入物力、心力和财力,费尽心思也努力在乡区耕耘,但州选成绩的反馈,花费至少以百万令吉计算的“砂拉越之梦”计划非但没有具体的成效,上届州选举的成绩(82席赢10席)还不如2011年州选举(71席赢15席)。这对行动党是重大的挫折,也让行动党领袖深刻觉察,要动摇土著选民55年来对国阵的忠诚,着实不易。即使行动党努力开凿近3年,始终撼动不了国阵的根基。州选之后,这项计划也逐渐归于沉寂。

资深的行动党领袖回忆80年代到长屋竞选,屋长算是和他颇有交情的朋友,在他道明来意后,屋长非但没有拒绝,还热心张罗食物和安排,甚至让出了自己的睡房给朋友住宿,让这名“老火箭”甚是感动。夜里,“老火箭”辗转难眠,思忖何不到长廊吹吹风,沉淀思绪?经过客房,房内传来低语,从虚掩的房门瞥见一群人对着一个箱子在讨论。这一幕让“老火箭”顿时明白,什么也没说,就低头走回房。那一夜对“老火箭”何其漫长,翌日天刚放晓就悄悄告别。

“你怎么不(进房)问啊?”“老火箭”瞪大眼望着我,那眼神仿佛是质疑我太单纯,开声点醒我:“那可能是有危险啊?”我明白了他的话中有话,不再多说。

最近,又和一位新生代的领袖聊起“砂拉越之梦”,他摇头苦叹“老火箭”是看得透,只能自嘲是花钱交功课。他也和我分享了一个现象,在一些土著区每逢选举临近就会看到火箭旗帜飘扬,若以为这是支持的象征,只能怪自己高兴得太早,那只不过是一种政治暗语。只须意味,不能言传。

广告

这届国选,除了6个华人区有激斗,在土著区如实兰沟(Selangau)和鲁勃安都(Lubok Antu)也已涌现暗流。然而,土著选民,特别是老一辈对标志有莫名的情意结,他们比现在高喊要马来海啸的希盟支持者,更坚定于选党不选人,这份信念未必是他们认同政党的理念,而是他们习惯性把政党的标志和政府自动划上等号。

实兰沟国会选区的原任国会议员佐瑟恩都鲁遭逢被撤换和被人民党革职的双重打击,国会解散前,他还是首相署部长。

坊间如今炽热传言,佐瑟恩都鲁必会上演复仇记,以独立候选人上阵,但佐瑟恩都鲁自国会解散后行踪成谜,记者多番尝试也联络不上他。但来自草根的消息传出,他还身穿那件令他既爱又恨的蓝色制服在选区奔走。唯无论出战与否,提名日当天,他必须把这件蓝衣高挂,接受人走茶凉的残酷现实,除非暗中支持某方进行倒戈则另当别论。

有太多实例都在向佐瑟恩都鲁证明,一旦没有政党为依靠,就等于失去靠岸的码头。再有豪情壮志,只能嗟叹时不予我。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