巾帼不让须眉‧科学女将大放异彩

2018-05-01 17:52

巾帼不让须眉‧科学女将大放异彩

女性在科学界的代表性不足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科研的质量。相关研究显示,人工智能领域缺乏多样性已经造成软件开发复制,甚至是扩大已知的偏见,特别是那些和性别有关的软件开发。
林艾盈(左一)、何婉琪(前排右五)与其他国际新兴人奖才得主在领取奖状后与欧莱雅基金会主席亚历珊德拉柏特(后排右二)合照。

尽管多年来社会致力于推动男女平等,意识已经有所提升,但在许多领域仍以男性主导,科学界就是其一。在欧洲,仅有11%的女性担任学术领导职务。女性获奖者比例在诺贝尔物理、化学、生理或医学奖历史上也仅占3%。

广告

女性在科学界的代表性不足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科研的质量。相关研究显示,人工智能领域缺乏多样性已经造成软件开发复制,甚至是扩大已知的偏见,特别是那些和性别有关的软件开发。

欧莱雅基金会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每年联办的“杰出女科学家奖”(L'Oreal-UNESCO For Women in Science),今年已经来到第20届。20年来,该奖一共颁发了最高荣誉奖予102名卓越女科学家,以及肯定了3022位来自全世界的年轻女科学家,让世界看到她们。其中3位卓越女科学家获得了诺贝尔奖。

从2018年开始,L'Oreal-UNESCO For Women in Science更邀请男性加入,推出“男性拥护女性投身于科学”(Male Champions for Women in Science)计划。

本刊《新教育》记者受邀到法国巴黎见证最新一届杰出女科学家的诞生,以及听她们述说如何为这世界奉献的精彩科研故事。

大马女科学家扬威海外,为国争光!

与往年一样,位于法国巴黎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于上月22日迎来最新一届荣获“欧莱雅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杰出女科学家奖”的5位卓越女科学家,以及15位闪亮登场的“国际新兴人才奖”的年轻女科学家。

广告

我国代表何婉琪博士为国际新兴人才奖得主之一,而同样获此奖的法国代表林艾盈博士,也是大马人,她们都是以医疗研究项目得奖。同时有两位大马人站在国际科研舞台上,为国增光。

国际新兴人才奖得主(大马)──何婉琪36岁

何婉琪:知识可以发挥很多可能性,数学就是例子。我第一次用我所学的解答很多问题。

现况:
L'Oreal-UNESCO大马国家女科学家奖得主之一大马诺丁翰大学应用数学系副教授、大马癌症研究机构健康科学流行病统计师

获奖研究:
透过大量乳癌病患和健康女性基因和生活习惯数据对比,筛选出罹患乳癌的高风险群,尽早接受乳房X光造影检查和治疗。

广告
何婉琪在海报展示区向来宾讲解她的研究。

何婉琪跟其他获奖者在颁奖礼早几天就抵达巴黎,参与了紧密又丰富的多项工作坊,包括学习如何成为团队一分子、如何传达讯息、如何发掘点子、接触传媒、沟通技巧、人脉管理等等,这些课程对一直在实验室里埋头苦干的科学家是挺新鲜的,似是培训企业经理般,让科学家将来能够走出实验室,向外界表现自己。

看到5位卓越女科学家上台领奖,何婉琪闪著崇拜的眼神,雀跃地表示多么希望自己将来也可以像她们那样成功。

何婉琪跟其他科学家不一样,本科不是念科学,而是数学及统计学,她以此专业加入了医疗研究,让她踏入从来没想过会涉足的领域。

毕业于英国诺桑比亚数学学士学位,凭一级荣誉学位,直接申请到纽卡索大学统计学博士。自此之后,为何婉琪开启了科学之门。“我这时才发现,原来数学统计学可以解答这么多的问题。”

何婉琪的第一份研究工作是预测听障儿童的言语发展能力,那是纽卡索大学与诺丁翰生物医学研究中心听力组合作的项目。当时,她负责的工作是透过工作坊教导科学研究员、心理师、言语治疗师有关用在研究上的统计学。

后来,她在剑桥大学公关卫生部工作,以统计学研究心血管疾病与遗传学的关系,因此接触了遗传学,开通了事业上的新方向,也在这里她认识了大马癌症研究机构。

知识可以发挥很多可能性

在英国生活了10年,何婉琪突然想回家了。没有周详的计划,5年前她怀着5个月的身孕就这样随夫婿回来了大马。

何婉琪找到了工作,在大马诺丁翰大学当助理教授,并且很快地升任副教授。教书,一直是她喜欢的工作。去年荣获大马女科学家奖受访时,她已提过自己从小的志愿是当幼稚园老师,中学毕业后也当过数学补习老师。

在访谈中,何婉琪多次提到,她人生中遇过多位扶持她的导师(mentor),认为自己很幸运,如最近获得英女王授予大英帝国最优秀官佐勋章的大马研究机构首席执行员张素芳教授就是其中一位,让她有机会以数学专业参与大马癌症机构的乳癌研究。何婉琪并非大马癌症研究机构职员,但却是以“合作科学家”身份加入有关研究团队。

那她会否也是他人的mentor?“对我的硕士学生,或许无法在事业上给他们指引,但我可以分享经验,尤其在他们感到迷失的时候。记得小学老师跟我说过,凡事要正面思考为先,说话也一样,先说好的一面,再来指出弱点,往往这样会吸收很多。”

当年回国时,发现很多人对统计学的认知不深,没有意识到数学和统计学的重要性。现在,她把统计学的知识贯彻在公共卫生研究,用统计学来解答生物医学上的问题,目前着重在乳癌研究,将来或许也会做心血管疾病和糖尿病研究等等。数学统计是应用,在应用之前,她先要了解有关医学发展的背景,起步的阶段并不容易。

“知识可以发挥很多可能性,数学就是例子。我第一次用我所学解答跟我有关的群体的问题,我是大马人,我是女性,也可能会患乳癌,我想知道乳癌的病发率。”这是目前她主力要完成的事。

大会为年轻女科学家安排了很多工作坊,希望她们除了科学研究,也学习诸如沟通技巧、团队管理等等给自己增值。
何婉琪(右一)和林艾盈(背对镜头)与来宾交流。

国际新兴人才奖得主(法国)────林艾盈 30岁

现况:
LOREAL-UNESCO法国国家女科学奖得主之一美国卫生研究院粘膜免疫学组研究员

获奖研究:
研究怀孕过程中母体受感染对婴儿免疫系统发展的影响。在研究过程中发现先天淋巴细胞(ILCS)是在人体健康的血液里。

从15名国际新兴人才奖得主名单中,发现法国代表有个新马拼法的英文名──Dr.Ai IngLim,可能是大马或新加坡华人?上网查资料,确认了得主林艾盈就是来自大马的麻坡女孩。

林艾盈,麻坡中化中学毕业,先后在香港理工大学和香港大学念生物学士和硕士。2013年申请到法国巴斯德研究院念博士。去年完成博士研究之后,她又再飞远一点,现在美国卫生研究院继续她的免疫系统研究生涯。

“我一直很喜欢生物,生物界虽浩瀚,但我只对人体有兴趣,尤其是细胞的变化和发展,我不相信神,就只是想了解为甚么人体会有这样奥妙的安排。”

当初由于硕士要做研究,她找了附属在香港大学的肾脏研究中心,研究肾脏和疾病、免疫系统上的反应,从中发觉免疫系统很有趣。“免疫系统能够跟不同的系统联系,我们的身体有不同的系统在对话。在做肾脏切片的时候,发现肾脏是一个管子的结构,有过滤器的功能,为甚么会有这样的‘设计’?”林艾盈对人体结构设计感到啧啧称奇。

林艾盈向来宾讲解自己的研究。

努力在问题里寻找答案

从事生物研究的人都知道细菌之父路易巴斯德,法国巴斯德研究院曾在香港大学有个附属院,林艾盈上过一些课,后来得知法国那里招收博士生,她就提出申请。

有人问她,从事这些研究有甚么用?“这些都是最基础的科学。很多小朋友有过敏、哮喘的问题,这表示他们的免疫系统没有很好的被调控,为甚么会调控不好呢?到底是在哪个发育过程中出现问题,目前没有一个答案,所以我想寻找的是,免疫系统是怎么发育过来?怎么形成完善的免疫系统?”

在医疗上,长远来看,目标是要治好疾病,但因为不知道起因,不知从何着手,或者是否有方法避免呢?科学研究就是不断地寻找答案。在巴斯德研究院,林艾盈研究免疫系统是怎么发育的。妈妈在怀孕的时候,环境因素可能导致受感染,如流感、感冒、吃错东西等等,令免疫系统产生一些反应,这会怎么影响肚子里孩子的免疫系统发展,有数据显示有联系,但是怎么发展目前则没有答案。

林艾盈解释,人类的免疫系统有很多不同功能的细胞,大家都认为免疫细胞先天淋巴细胞(ILCS)是在骨髓里面发育的。在寻找免疫系统如何发育的过程中,她发现ILCS其实是在每个健康人的血液里。它在血液里循环,当身体有任何感染的话,如肺部有细菌感染,它就会跑去肺部,变身为救火员,把病菌消灭。免疫细胞在血液里面,好处是可以抽取这细胞,然后在实验室里培殖成特制细胞,再做细胞疗法,不必动手术抽骨髓,只要抽血就可以把免疫细胞拿出来。

林艾盈(左)和何婉琪,虽然代表不同国家获奖,但两人都是大马之光。(摄影:关丽玲)

科学研究可以成为重要基础

从香港、法国,到美国,林艾盈对不同的文化感兴趣,她想体验不同文化下的工作方式,把好的学起来,不好的就要警惕自己。

科学研究,或许不能保证可以发展成一个具体的结果,但却可成为一个重要的基础,产生策略去应对。林艾盈说,亚洲的文化是会问研究的作用,偏向应用科学,欧洲则比较支持基础科学,让人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科研要用多久的时间真的不好说,有的问题可能10年也解答不了。当然我还是希望自己不停地进步。其实,这也蛮讲究运气,像我一路走来,并不知道会有机会来法国以及得这个奖。法国挺开明的,可以接受一个不会说法语的外国人代表该国,就只因为在法国接受训练,认为你值得得到这个奖,而让你代表国家,以你为荣。

得奖后,林艾盈的实验还是会继续。或许大家对她会有更大的期待,她也想鼓励年轻人:人总有梦想,可能因为遇到事情而改变,但热忱是可以让人觉得有意义,希望大家可以找到自己所要的。

有关L'Oreal-UNESCO For Women in Science Awards“欧莱雅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杰出女科学家奖”共分为3个部份,即卓越女科学奖(Laureates)、国际新兴人才奖(International Rising Talents)及国家及地区女科学家奖(National Fellowships)。今年有15位国际新兴人才奖得主是从275个国家及地区得主中脱颖而出。

在大马,每年会颁发3位国家奖得主,每人可获3万令吉研究资金。国际新兴人才奖则是表彰正在极力奉献于生命科学研究的女科学家,每人可获3万欧元的研究资金。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