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文耀·不断涌现的政治后浪

2018-05-04 12:13

傅文耀·不断涌现的政治后浪

10年过去了,当年这些年轻竞选人如:攻打丹绒马林的郑立慷以及弃州攻国泗岩沫杨巧双等人,皆在过去几年交出不俗的政绩,无论是在国会问政或社区服务都是可圈可点。

记得在10年前第12届大选,许多年纪未到30岁的议员因为反风炙热,纷纷中选,当时许多资深政党人士嘲笑这些当选的议员是“政治童子军”,认为他们无法交出良好的表现。

广告

10年过去了,当年这些年轻竞选人如:攻打丹绒马林的郑立慷以及弃州攻国泗岩沫杨巧双等人,皆在过去几年交出不俗的政绩,无论是在国会问政或社区服务都是可圈可点。

我认为这是一个健康的现象,在我国打破国阵三分之二国席席位优势之前,不难发现政治人物都有一定年纪,年轻人只能乖乖排队等候上层眷顾,除非特殊情况或者是拥有政治家族背景,不然要参选都是件困难的事。

但是在308之后,大马政治版图出现了十分显著变化,年轻候选人成功当选,使到各政党高层意识到,他们必须重视提拔年轻人才,不能以他们“火候”未足的理由,压制他们。

另外,根据选委会的资料,21到39岁的选民,共占了此届选民人数的40%,他们当中有不少人是首投族,年轻候选人将加强首投族的投票意愿,因为选民会认为这些年轻候选人不会和他们有代沟。

针对这一点,希盟和国阵在本届也分别派了数位年纪不到30岁的候选人。这些年轻政治人物都是拥有良好教育背景,并在大学一毕业后,就积极参与社会服务和政治运动,熟悉政党政治的操作,重点是是语言能力十分强,与选民互动并需不依赖其他种族的成员党协助。

过去几十年,由于历史原因,各族政治人物都以各自族群代表为主,但是这些精通双语或三语的年轻候选人,不只是代表自己的族群,而是以全民的代表自居,因此更容易获得各族人士支持。

广告

就以我曾观察的彭亨南唛州议席竞选总部为例子,其行动室志工来自各族人士,运用不同语言地交流是平常事,华人、马来人以及印度人坐下一同用餐,种族之间没有任何隔阂。

大马已经独立60年,而马来西亚联邦也成立54年,出现一些打破族群藩篱政治人物并不出奇,尤其是年轻人的可塑性更高,他们有能力更快速度回应选民的需求。

只不过,对比法国总统马克龙当选总统时才39岁,我国首相纳吉年龄65岁,希盟有意推举的首相人选敦马哈迪年龄更是高达93岁,看来我国要迎接年轻首相之路还是很漫长。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