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俐萍·阿邦佐向华人伸出友谊之手

2018-05-05 14:14

何俐萍·阿邦佐向华人伸出友谊之手

闷热无风的下午,汗流浃背的学生努力挥舞著州旗,以笑脸夹道欢迎阿邦佐哈里,也获他以微笑挥手回报。

诗巫侨南小学是一所处于山地的学校,地势高,环境清幽,空气清新,是求学的好地方。这所仅有约400名学生的华小,3天前迎来了首长阿邦佐哈里,还有他捎来百万令吉拨款的礼物,作为建设新校舍的经费。

广告

闷热无风的下午,汗流浃背的学生努力挥舞著州旗,以笑脸夹道欢迎阿邦佐哈里,也获他以微笑挥手回报。

炎热的天气让人昏沉欲睡,提不起神容易出状况。当台前传来玻璃杯被打破的声音,主宾席的身后立即传来譁然声,而这只是状况的开始。当台上的其中一名致辞者频频回头望背幕,却还把阿邦佐哈里误称为阿旺登雅时,我听到背后传来“哎哟”

声,无法完整称呼首长名字的情况一再发生,让我也忍不住摇头,暗忖首长会不会因为感觉不受尊重而不悦。

终于轮到阿邦佐哈里上台,他一开腔就以“谢谢”二字营造亲切感,再来是怪自己的名字太长难让人记牢,为失态的致辞者打圆场,更调侃拿督巴丁宜的勋衔不值钱,要大家忘了冗长累赘的称呼,今后直呼他“Abang Jo”就好。在如雷的掌声中,脑海浮现的是已故阿德南也不时提醒人民唤他CM或是Tok Nan就好。

阿邦佐哈里接着谈到了在他的砂督(Satok)选区有一所华小和一所独中,每年他都不忘拨款照顾,更提到其中一所学校的课室是以他的名字命名。话锋一转,他提到阿德南生前每年拨款独中,自己不但跟进照办,还年年加码百万。他在谈话中多番肯定华文教育的贡献,笑指自己也略谙一些华语和福建话,调侃自己偶尔也会人前假装听不懂,就想听听别人在谈论些甚么。

他对华人的赞誉不仅停留在华文教育的层面,还笑言鼓励异族通话,妙喻华人和巫裔通婚就像是Nissan+Toyota,下一代肯定是具备优良的基因。

广告

阿邦佐哈里对华人卖口乖,凸显砂拉越种族融洽相处之余,当然也是话中有话,他很快切入话题,笑言自己今天出现在侨南学校就是为拨款而来,他愿意加码拨款,但条件是要人民确保砂国阵在31个国席中赢得至少28席,让他有足够的能力以强大的声音和联邦谈判。这是“你帮我,我帮你”的政治隐喻,也是政治的现实面,付出必然需要获得相应的回报,否则怎会有无条件支持这回事?

那一天,阿邦佐哈里风尘仆仆在诗巫参加多项活动,不到一天的时间拨出的款项将近千万令吉。出手阔绰为了甚么?他知道要攻下在砂拉越中部的诗巫和南兰选区有难度,尤其这两区的华裔选民占了超过总选民人数的六成,华裔选民的情绪虽不比上届来得狂热,但大部份华裔选民是铁了心,却已是不会把情绪完全刻画在脸上。这对首次领军出战选举的阿邦佐哈里构成极大的压力,在看似已挽不回的颓势中他仍对华人寄以盼望,希望在倒数的几天内出现转机。已故阿德南在华人心目中正面的形象,普遍华人对阿德南的好感,都是阿邦佐哈里最好的参考。就像有一句民间俚语说,桥段不怕旧,最重要受落!

在阿邦佐哈里身上,我一再看到阿德南身影,但阿邦佐哈里毕竟不是阿德南。

阿邦佐哈里用肢体语言和实际行动表达他愿意亲近华人,向华裔选民伸出友谊之手,砂拉越华人在抉择的十字路口,会拂袖而去还是愿意以手心的温度传递支持之情?华人在政治的表态将会决定阿邦佐哈里会否选择继续当全民的首长。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