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义美中关系的历史关头

2018-05-06 12:13

定义美中关系的历史关头

在北京同中国、美国和欧洲的政府官员及商界领袖举行的5天会谈让我清楚地明白,当前的局势完全是一场斗争,为的是重新制定全球最老和最新的超级大国——美国与中国——经济和权力关系的规则。这不是一场贸易口角。

在北京同中国、美国和欧洲的政府官员及商界领袖举行的5天会谈让我清楚地明白,当前的局势完全是一场斗争,为的是重新制定全球最老和最新的超级大国——美国与中国——经济和权力关系的规则。这不是一场贸易口角。

广告

“这是美中关系的决定性时刻,”中国外交部下属的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阮宗泽说。“远不止贸易和关税。这关系到未来。”

一头站着特朗普总统和他的对华贸易强硬派团队。他们的直觉基本上是对的:现在值得一战,还不晚,中国还没有变得太强大。

另一头站着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他的直觉可能也是对的——现在开打是值得的,因为已经晚了——中国已经足够强大了。

或者正如我在清华大学参加的贸易座谈中一位中国专家说的那样,“再也没有人能遏制中国了。”如今,在北京经常会从中国人口中听到这种自信:我们的一党制和统一的社会承受贸易战痛苦的能力远超你们美国。并且存在贸易不平衡是因为我们一直在投资我们的未来,而你们美国一直在侵蚀你们的未来。

一位曾在西方工作过的中国经济学家是这么总结的:“你们带领中国融入世界,改变了中国,”但现在中国已经融入世界了,并且正在变得“自我驱动”。

我们是这样走到这一步的:在第一幕中,美中关系全部是地缘政治,美国和中国都反对苏联。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70年代末,第二幕开始:中国转向资本主义,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工厂和新市场——30年后,中国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

广告

第三步的展开是在2015年10月,中国宣布了新的远景规划:“中国制造2025”,这是要在下一代十个产业中占据主导的计划,其中包括机械人、无人驾驶汽车、电动汽车、人工智慧、生物技术和航空航天业。

当美国和欧洲看到这一点时,他们说的大概是:“哇。当你们结合了勤奋、欺骗和产业政策的力量都集中在低端产业时,我们都愿意容忍。但如果你要用同样的策略来主导高端工业,我们就完了。我们需要一些新的规则。”

而这些话,我从欧盟的官员口中听到的次数,和在美国这边听到的的一样多。这就是为甚么许多欧盟国家现在正匆忙地通过新的法律,以阻止中国把他们最先进的产业全部收购。正如一位欧盟官员所说,这也就是为甚么中国会告诉欧盟国家,“不论你做甚么,都别加入美国”的贸易阵营。北京最不希望看见的就是美国和欧盟组成统一战线,反过来要求它公平竞争。

不要误会。我是一名自由贸易主义者,并且真的不怕甚么由国家领导的2025计划会打击西方的自由市场革新者。中国更加关注21世纪产业,我是赞同的。这可以对所有人都有更大好处。

广告

经济学不像战争——他们能赢,我们也能赢。有一个条件——我们都以同样的规则进行游戏:勤劳和创新,而不是勤劳和知识产权盗窃、大规模的政府干预、无视世贸组织规则、缺少互惠,并强迫西方公司支付进入中国的入场费。

这就是这一刻的意义——是这场仗值得打的原因。别因为带头冲锋的是特朗普而分心,最重要的,是美国、欧洲和中国要认同相同的2025规则——不要等到为时已晚。

但是,毋庸置疑:特朗普和习近平都在以风险极高的策略走近这一时刻。

目前,我们正处在定义西方与中国经济关系的历史关头——这显然是我们的第一要务——日本、韩国、欧洲和加拿大是我们推动中国转向正确方向所需的盟友,特朗普却冒着与他们进行贸易战的风险,威胁他们,如果不满足他的要求,就对他们征收钢铝关税。特朗普似乎认为,他可以在没有盟友的情况下重塑中国在下一个全球贸易时代的做法——纯粹依靠美国的蛮力。

祝他好运。

正如一位欧盟官员警告我的:“如果你担心的是美国的工作岗位,那么,中国是最大的挑战,你不应该与欧洲开战。如果你用钢铁关税打击我们,那么,在中国问题上,没人会追随你。”一位常驻北京的美国观察人士表示:“如果我们单独与中国对阵,那我们会输。”

更糟糕的是,特朗普撕毁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该协议本可以将环太平洋地区最强大的经济体联合起来,制订一套完全符合美国利益的贸易规则,专注于知识产权等所有我们希望中国在迈向2025年的过程中接受的事项。

简而言之,如果我们在欧洲和太平洋地区有很多盟友,我们也许能够将中国推向正确的方向。但特朗普正在疏远所有这些国家。这有多么愚蠢呢?

但习近平也并非稳操胜券。如今的中国比25年前开放了很多,但比5年前封闭了很多。习近平的盟友认为,他打击腐败、取消任期限制(这让他可以统治几十年)、加强控制,让共产党主导所有的机构,都是出于紧迫的需要,因为集体统治没有很好地发挥作用。他的盟友表示,中国的社会、政府和军队正在被内部的腐败侵蚀。

这可能是真的。但建立一人统治的政权;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严格地控制互联网、言论自由和大学;恢复马克思主义思想教育——要激励和吸引最有创意和创新能力的人才,这些并不是最佳途径,而中国推动初创经济、实现“中国制造2025”所需要的正是这种人才。

中国最优秀、最聪明的人才愿意在这样的体制中工作吗?我不知道。到目前为止,中国的专制政府已经成功地促生了大量专利和初创公司,所以习近平也许能够成功。

但这个赌注很大。

正如我所说的,这不只是一个头版商业新闻故事。美中关系史全新篇章的第一页正被写下。它如何被书写,又会如何结束,将塑造特朗普和习近平的政治遗产,并影响世界上的每一个主要经济体。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