揪团跨步走进山林田野‧登山“野兔”户外吹吹风

2018-05-07 12:40

揪团跨步走进山林田野‧登山“野兔”户外吹吹风

有一群集结了老、中、青的壮硕男子,每个星期六坚持走出户外吹吹风,跨步走进山林田野,登山体验许多现今宅男宅女、低头一族所感受不到的微风轻拂脸庞的轻柔。
.“野兔”生命在於登山,野兔队员正在一步一脚印登山。(图:星洲日报)

生命在于运动!

广告

不过,又有多少人能够真正做到坚持运动,许多懒人宅男宅女更是能坐时绝不站着,能够躺下时就不坐着。

有一群集结了老、中、青的壮硕男子,每个星期六坚持走出户外吹吹风,跨步走进山林田野,登山体验许多现今宅男宅女、低头一族所感受不到的微风轻拂脸庞的轻柔。

他们就是亚罗士打野兔俱乐部的会员,几乎可说秉持了“野兔的生命在于登山”的人生格言。

走在斜坡时求稳,不是求快。(图:星洲日报)

逢星期六外出跑动

创立于1977年,一年52个星期,野兔每个星期六都会外出跑动、登山,粗略计算至今登山了逾2080次,也可以被形容是一个专门攀山越岭的组织。

不过,野兔成员不并多,从成立时的数个人,增至最高峰时段的86人,时至今日则剩下56人。

广告

先探路设计路线每一次登山,每段行程都由3个成员负责“设跑”,即设计跑步路线的引路人,在星期六当天或前一天到约定地点探索路线,然后在地上留下一张又一张易消融的环保白纸,让会员能够在星期六享受不一样登山行程的快乐。

到了登山那一天,每段路程都必须设有“迷途”或“假路线”,让前方带队的野兔队长寻找路线,再让后来的野兔聚集索引。

下山时围“圈圈”聚会是非正式特大,谈天说地。(图:星洲日报)

围“圈圈”品茶喝酒

所有人在下山休息时更衣,然后会有“圈圈”聚集会,让大家聚集在一起用餐、品茶喝酒,然后让工作一星期疲惫的精神轻松玩转。

广告

“圈圈”聚集会让会员有机会表达意见,提出个人看法和意见,然后再呈到理事会商讨,确认是不是可以接纳。类似每星期都有一场非正式的特别会员大会,让野兔们彼此之间有一个“协议”。

无论如何,从集合、登山、下山歇息、吃饭喝酒到结束回程,都是谈笑大话西游,搞笑逗趣,让大家谈笑风生,之后大家又得等下一个星期的聚会。

此外,野兔俱乐部组织的周年庆,都会邀请前任领袖主席参与,友谊永存,又紧记大家曾经为组织的贡献。

亚罗士打野兔俱乐部创办40年,会员虽然不多,但是大部份坚持每星期走出户外参与登山。(图:星洲日报)

王孙文:设跑者角色重要

亚罗士打野兔俱乐部副主席王孙文说,每一趟登山活动,“设跑”的角色非常重要,必须设立好各种指引的标志。

他说,若是在关键置土堆“划圈”,然后在方圆100公尺外,安排另一条可以继续前进的登山路线。登山开始后,带头的队长若是在圆圈100公尺找不到新路线,就要折返,以便继续寻找,否则乱闯乱跑就容易迷路。

“若是碰到回转的标志,证明前路不通,必须折返再找另一条对的路线;同时,登山起点和终点是不一样的,设跑者跟登山者斗智斗勇。”

三五好友一边登山、一边畅谈,其乐融融。(图:星洲日报)

登山精神不分年龄

野兔最让人敬仰是其“登山精神”。不论是30岁左右的青年,或者已退休多年、逾70岁的乐龄会员,大家对登山活动痴迷不误。

值得一提的是,不仅青壮的野兔会员喜欢呼吸山林田野的空气,许多年届七八十岁的老会员虽然不比青壮的会员步伐轻快,但是同样能够一步一脚印完成约3至5公里的登山旅程。

现在,许多乐龄会员至少仍然坚持每星期登山的习惯。

阮有志拄著柺杖去登山,精神可嘉。(图:星洲日报)

拄柺杖也要登山

阮有志(76岁)就是其中一名拄著柺杖,也要参与登山活动的长者。

他于1988加入野兔俱乐部,至今仍坚持。也许速度和总路程已比不得年轻一辈,但是只要没有其他世俗事务烦扰,必要呼朋唤友一起去登山。

他笑称自己活到这把年纪,还能与年轻一辈会员一起登山,虽然勇和力不比当年,但感觉很爽快,快乐就好。

 

队员借住树藤爬上斜坡。(图:星洲日报)
踩在草泥地上,呼一口清新空气,是宅男宅女感受不到的味道。(图:星洲日报)

 

登山时,在许多关键点会留下记号。(图:星洲日报)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