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阵上届10席多数票少过1500‧霹雳15边缘州席五五波

2018-05-08 10:13

国阵上届10席多数票少过1500‧霹雳15边缘州席五五波

上届大选,国阵以31席险胜取得28席的民联,国阵惊险过关保住霹州政权,然而国阵31个胜选的州席中,却有高达10个的多数票低于1500张,其中最低的是鲁博马鲍州席,多数票仅有区区53张,废票却多达178张。

霹雳州国阵与希望联盟两象互斗,伊斯兰党插上一脚,三角鼎立追逐霹州政权大饼;单打独斗的伊党姿态及势力,可能主宰国阵与希盟阵营拉锯战的成败,边缘州议席的战区也炮火隆隆,朝野阵营迄今都没必胜的把握!

广告

霹州2008年大选后首度政权变天,但民联上台执政不到一年,州政权重投国阵怀抱,2013年大选民联无法夺回政权,来到本届大选,希盟再度把霹州视为前线州,历经多日来的竞选活动,各地选区战火炽热,国阵的主场优势攻守兼备,而希盟强势出击希望出现马来海啸,迄今双方阵营推估胜算呈五五波。

外界普遍认为,希盟缺乏伊党加持护驾,变天恐难成事,惟勿忘伊党脱离民联后,希盟再添土团党及诚信党,两者包抄巫统及伊党助攻,希盟四党联手进军马来选区,马来区的选情波谲云诡,也是朝野双方致胜的关键。

鲁博马鲍废票多过多数票

上届大选,国阵以31席险胜取得28席的民联,国阵惊险过关保住霹州政权,然而国阵31个胜选的州席中,却有高达10个的多数票低于1500张,其中最低的是鲁博马鲍州席,多数票仅有区区53张,废票却多达178张。

国阵的这10个边缘州议席悉数落在马来选区,而重划选区后,9个边缘州席的选民种族比率都出现巫裔选民增加,华裔选民下跌的现象,唯独曾吉容州席的华裔选民比率提升0.31%,这些选区的选民投票倾向将决定朝野谁主浮沉。

在野党也有5个边缘州席存在失利的风险,希盟阵营占2个州席,伊党占3个,若以多数票及重划选区的层面而论,十八丁州席及章吉遮令州席的选情严峻,令希盟陷入艰苦战役。

广告

边缘州议席是朝野阵营的致命要害,也是双方阵营强攻的竞选战略,分道扬镳的伊党则在所有边缘州议席插旗,包括继续捍卫实令星州席及新芒魏州席,即使伊党瓜分希盟选票,未必是对希盟不利,也未必会抬高国阵的胜算。

没阵营占绝对优势

综观15个边缘州议席是马来选区,巫裔选民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不过,由于胜方是以微小多数票突围,彰显两个阵营在当地的势力是处于伯仲之间,在巫裔选票上,没有一个阵营占绝对的优势。

广告

若以大饼切割的方式计算,暂且不论伊党是否有瓜分选票的实力,先保留30%的巫裔选票情归伊党,而国阵及希盟阵营则分别坐拥40%及30%的巫裔选票,由此可见,介于1.86%至25.85%的华裔选票,就成为地方性“造王者”,若华裔选民激情依旧,边缘州议席反而会有利于希盟。

希盟多番安排“星级领袖”直捣马来区或国阵堡垒,期望从中酝酿马来海啸,巩固马来区的支持率,若约10%的甘榜巫裔选民受“马哈迪效应”影响,转态相挺希盟,霹州无需马来海啸助威,仅需来个小浪潮就可水到渠成,终结国阵州政权。

不过,多数的边缘州议席位于半城乡区及乡区一带,当地的巫裔选民数十年来在国阵巫统的保护伞下安逸生活,城市的巫裔选民虽对执政党有所不满,然而当地的巫裔选民仍是沉默的一群,最终会否放弃“纳吉效应”的天秤,而投奔“马哈迪元素”的希盟,目前仍是未知数,毕竟座谈会的人潮不等于支持选票,也无法代表沉默的大多数。

伊党料成拉拢对象

除了边缘州议席,其余的州议席则是各阵营的“钢铁”堡垒,敌队想敲破门并不容易,如怡保范围的议席是希盟一整条的防守线,而其余的城乡区则被国阵布下铁桶阵重守,料相关的议席依然会被朝野阵营再度收纳各自的囊中。

马华目前的处境是易守难攻,料可稳住积莪营州席为国阵取下一分,至于是否能取得更大的突破,这除了要稳住马来票,还需华裔选民的回流,同时获得党员选民大力支持才能成事。

民政党上阵的州议席,普遍上胜算不被看好,惟该党候选人皆努力投入选战,期望能取得突破。

霹州最新的选民结构显示,巫裔选民占50.74%、华裔选民35.49%、印裔选民11.42%,其他种族2.36%,而伊党上阵的44个州席大致是属于马来选区,一旦伊党凭靠多年来老树盘根于北部吉辇县一带的优势,取回其中2个州议席,势必成为朝野双方拉拢的对象,或也决定着霹州政权是否谱出新篇章。

霹雳州的选情充满著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势,至于最终谁主银州,哪一些议席夺而复失,哪一些议席又失而复得,将在投票日见真章。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