砂拉越安宁疗护征途 ‧ 冲破难关仰首前行

2018-05-11 13:15

砂拉越安宁疗护征途 ‧ 冲破难关仰首前行

在马来西亚,乃至于砂拉越,尽管在医学的软硬体设备都不及台湾来得成熟和发达,也在安宁疗护知识还未能全面普及化,来自公私界的一群人在推动安宁疗护努力的路上持续默默耕耘。
在安宁疗护病房,家属的陪伴给予病人最强力的心理支撑。(图:星洲日报)

一年多前曾到台湾数家医院的安宁病房参观,在软硬体设施都一应俱全的病房,病人有医生协助提供疼痛管理、护理师从旁照料,还有宗教团体志工适时提供开导,尽最大的努力让病人在舒坦和有尊严的状态下,走完人生最后一哩路。

广告

在马来西亚,乃至于砂拉越,尽管在医学的软硬体设备都不及台湾来得成熟和发达,也在安宁疗护知识还未能全面普及化,来自公私界的一群人在推动安宁疗护努力的路上持续默默耕耘。他们的目的──让末期病人得到善终。

位于古晋的砂拉越中央医院,是全马其中一个设有安宁病房的医院,然而它不属于独立的部门,附属在肿瘤及放射治疗科单位,形成“三合一”的部门。

虽然不属于独立作业,只有极少数的医生能专职安心从事安宁疗护的医疗服务工作,且大部份医生还需要兼顾其他癌症病人。但和这些医生接触,他们展现对医疗工作的热诚,照护病人的细心和关怀,为空气中混杂药水和消毒液味道,各种维生机器规律发出声响的冰冷病房,添加了暖意。

砂拉越中央医院肿瘤、放射治疗及安宁病房部门主任余根良医生来自霹雳州实兆远,本身也是资历颇深的肿瘤专科医生。他身挑3大重任,管理的是堪称庞大的部门,但脸上没有丝毫倦意,访问当天他恰好有事请假,却还特地按约定的时间来到办公室赴采访之约,只为透过访问让更多人对安宁疗护有更深一层的认识,也劝告病人要及时接受正确的诊断和治疗,以免因拖延加重病情,错过治疗的黄金期。

人手有限,重点照顾癌末病患

余根良坦陈,在西马也缺乏安宁疗护专科医生,砂拉越中央医院要办好安宁疗护服务,长远之计是培养本地专才。实际上,安宁疗护照顾的病人不局限在癌症病人,所有病情已进入末期的病人,如中风和心脏病患者等,都在安宁疗护的照顾范围之内。但碍于人手不足的窘境,砂中央医院的安宁病房现阶段只能把癌症病人列为重点照顾对象。

广告

在肿瘤及放射治疗部门服务的医生,虽不是安宁疗护的科班出身,但日积月累的看诊经验也让相关医生们具备基本的知识并应用在临床上。只是这些医生还需兼顾接受电疗和化疗的病人,难以专注照顾安宁病人。

实际上,砂中央医院早在1999年已设立安宁疗护病房,因为医护人员不足,加上一些资深的医护人员退休或转移到其他单位服务,致使安宁疗护病房于2011年转换为普通病房使用。然而,转换为普通病房的这些年却出现重症与普通病人须共用病房的拥挤情况,促使院方决定在2016年10月重启安宁疗护病房,尽可能让末期癌症病患在舒适自在的环境接受照护。

余根良:每个接受安宁疗护病人的离世,也是教导医生接受死亡是生命的一部份,不能战胜死神不意味这是医生的失败。(图:星洲日报)

 

团队形式,提供全人照顾

广告

这不是单打独斗的时代,医疗领域亦然。公家医院虽获政府在设备和资源上提供资源,但在人力资源上却疲于应对,砂拉越非政府组织如癌症协会古晋分会、恩林安宁协会(Two Three Lodge Hospice)、善终协会以及古晋博爱协会给予院方全方位的接应和支援,纾缓院方床位不足的吃紧状况,也让余根良对这些组织愿意无条件作医院的后盾感到宽慰。最常见的情况是,病人希望回到最能让自己感觉踏实舒适的家,但病人呼吸困难,需要气垫床以防长期卧床长褥疮,相关组织不但有氧气机等配备可借用,还有充当义工的医疗人员可不定期上门探视,让家属可宽心带病人回家。再来是出院的交通安排,医院的救护车不敷应用,古晋博爱协会有3辆救护车和一辆爱心车,从南到北,也从东到西全砂走透透,让不计其数的病人圆了回家的心愿。

中央医院肿瘤、放射治疗及安宁病房部门允许病人若有紧急状况,不必向急诊单位登记再无谓消耗数小时枯等检查,可直接联系主治医生并安排入院手续,又或是在无须预约的情况下,直接到部门求诊。

余根良表示,若病人属于癌症第四期,尝试多种抗癌药物也无法控制癌细胞的扩散,又或是病人身体过度虚弱不适合进行手术、化疗或电疗,医生会向病人和家属推荐安宁疗护。

“安宁疗护不是等死,若病人吃不下我们会想办法让他吸收营养,肺积水的话就帮助抽水,尽量让病人感觉舒服,减轻痛苦。”余根良不认为安宁疗护就是消极的“等时间”,或粗俗的说法即是“等死”,提到不少家属聆听医生的解释后都能接受,他说,毕竟家属也不希望病人受尽病痛的折腾。

医病也要懂得医心,掌握委婉得体的说话技术更为重要。余根良强调,慢性癌症末期病患只要获妥善照顾,存活期可达一至两年,唯坦言大部份患者因病情恶化快,列为安宁照顾对象,数个月内即离开人世。

砂中央医院的安宁病房仅有8个床位,无法应付所需。(图:星洲日报)

 

医德耐心,缺一不可

医生的天职是抢救生命,但面对病人不可逆的病情,医生和病人都要学习接受和放下。谈及照顾一般病人和安宁疗护的病人有何不同,“耐心”是余根良给予最简洁的答案。

他不讳言,一些医生有满腹的医学知识,唯独缺乏耐心,更不是病人申诉疼痛,只要提供止痛药就解决问题。困扰安宁疗护病人的可以是病情带来噬骨般的痛楚,也可以是对死亡的恐惧而产生情绪的不稳定,止痛药可以纾缓病痛,却不能让病情带来的阴霾药到病除。因此,余根良强调,医生不但要努力安抚病人的情绪,也要多跟家属沟通。

也因为身处在“三合一”的部门,医生们虽不是安宁疗护专科医生,凭经验多少也能掌握病况和情绪的处理。尤其在宣告病情时,医生可以说明病情的情展,但忌讳直接宣判死期,以免病人情绪直坠谷底,悲叹生无可恋。

余根良认为,坦白告知病情至少让病人和家属预先作心理准备,虽难免会情绪低落甚至崩溃,只要加以辅导和开解,至少可让病人在有限的日子尽可能完成未了的心愿。

辅导没有一蹴而就的效果,但余根良坚信只要耐心开解和不断鼓励,病人不会把时间浪费在计算时间上。

“对末期病人,承受蚀骨般的疼痛是每一分钟都想一死了之,因此帮病人做好疼痛管理是非常重要,至少让他们处在舒服的状态,胃口不好至少要帮助他们补充营养,维持生命。此外,病人的主要照顾者也是我们关心的对象,了解他们的心理状态,是否有经济困难,若安排病人出院是否需要租用设备等。”

对照顾末期病人的医生而言,死亡和悲伤的场景周而复始出现,余根良承认,医生必须有很强的心理支撑,也必须接受死亡本是生命历程的末点。医生素以成功抢救生命为职业满足,但从事安宁疗护服务的医生面对的是屡屡得与死神交手,且没有一次能战胜死亡的挑战。余根良说,医生必须认知不能跨越死亡不是失败,而是每个生命的结束都在教晓人们,没有生命是永恒的道理。当病人结束在世的生命,家属递来一张充满温情与暖意的道谢卡,哪怕只是紧握彼此的手,泪眼传递无言的感激,对医护人员都是无价的满足感。

比起其他病房,安宁疗护病房有冷气设备而显得凉快,询问后才得知,冷气机是离逝病人的家属因为感同深受,也为报答医护人员的细心照顾而捐赠。余根良说,若向卫生部申请还得经过层层的程序,手续繁琐又耗时,无论是团体或病人家属的捐赠,都解了燃眉之急。

砂中央医院的安宁疗护病房,于2016年重新启用。(图:星洲日报)

 

不道听途说,正规治疗是王道

在砂拉越,有60%癌症病患获诊断时病情已进入末期,余根良见我一脸疑惑,即表示希望媒体协助进行教育宣导。他坦言,许多病人是闻癌色变,耳闻太多治疗的副作用,宁可接受缺乏医学根据的治疗法,或是听信直销产品的宣传而不愿接受正统的治疗。

“我们见过不少病人因为一再拖延,甚至拖到一两年后病情恶化才来寻求治疗,到那个时候已经太迟了。如果你身边有这类的病人,请劝告他们,无论如何务必要谘询医生的意见,至少给我们一个解说的机会。”

余根良也询问过一些接受化疗的病人,他们承认,化疗没有想像中的可怕。再者,不是每个癌症病人都被安排接受化疗,医生会视病人的体质作决定,不会强迫病人接受化疗。

步往电疗和化疗室的走廊,对癌症病患而言,每走一步心情都是五味杂陈。(图左)每个病床旁都搭设折叠床,让家属有休息的空间。(图:星洲日报)
古晋博爱协会目前有3辆救护车和一辆爱心车,圆了无数临终病人想回家的心愿。(图:星洲日报)
设于古晋的砂拉越中央医院提供8张床的安宁疗护病房,附属在肿瘤及放射治疗科单位。(图:星洲日报)
2016年12月,时任砂地方政府部长沈桂贤夫人拿汀王淑燕(左起)、砂中央医院放射线治疗单位主任余根良、沈桂贤、非政府组织代表洁拉尔丁和砂中央医院院长钱仁兴配合重启安宁疗护病房进行切蛋糕仪式。(图:星洲日报)

相关内容

砂拉越安宁疗护征途 ‧ 冲破难关仰首前行

安宁病房全职医生黄燕儿:好好说再见,帮助病人完成最后心愿!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