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诚 ·造就变天的三大因素

2018-05-11 14:17

惟诚 ·造就变天的三大因素

汰旧迎新,也是必然的世界潮流,而且选民是通过合法的选举程序,根据自身的政治意愿做出选择,所以不必后悔,反而在日后必须多训练自己关注时局,以监督新政府施政,确保新晋领袖,不会换了位子就换了脑袋。

第14届大选成绩出炉,国阵兵败如山倒,除了丧失了部份的州政权,也首次无法掌握过半的国会议席,丧失组织政府的条件,为我国迎来了自独立以来,第一次的政权更替。肯定的,当选委会公布这项结果时,让很多观察家和评论员大跌眼镜,因为这种情况,远远在所有人的预料和掌握之外,所以绝大部份的民众在接到消息的一霎那,都是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毕竟,我们国家的历史未曾出现过政党轮替。

广告

我们这种拥有过长一党独大历史的国度,一旦出现政权更替,所有本来不在我们字典内的政局,将会一一浮现。比如,悬峙议会,就是截稿前霹雳州和吉打州政权所出现的无政府状态。这是到目前为止,我们在大选后所体验到的第一样事情,当然,这不会是唯一,因为接着下来,政党内讧、议员跳槽、朝野对峙,都是必然会出现的局势,不稀奇,而且国际上也有很多范例,因为新人在旧制度下办事很难得心应手,除非他们有勇气,将原有的制度彻底翻盘。

此刻你可能会问,既然变天有这么多未知数,追求稳定的选民,该不该后悔?汰旧迎新,也是必然的世界潮流,而且选民是通过合法的选举程序,根据自身的政治意愿做出选择,所以不必后悔,反而在日后必须多训练自己关注时局,以监督新政府施政,确保新晋领袖,不会换了位子就换了脑袋。更何况,选民此刻已经通过民主的方法,验证了选票的威力,从而促成政党轮替,让在位或即将在位的领袖,感受到施政不力的后果,也是好事一桩。

当然,这些都是新政府成立之后,朝野和民众所必须面对的挑战,而在现阶段,我们还必须琢磨,何以看守首相兼国阵主席纳吉,在想尽办法争取支持后,依然无法保住巫统数十年来的基业,让RAHMAN预言成真?其一,社会经济的反弹。尽管我国近年来在全国生产总值(GDP)中表现强劲,但这些是联邦支出、投资和现金流等统计而得的宏观数据,并无反映在微观的社会经济上,令民众无法感受其中好处,再加上物资通膨和产能有限,反而让他们的生活越来越拮据。

在没有办法之下,整体收入偏低的马来和土著社群,也只能反弹,就好像砂州6个以土著为主的国阵强区,就在这个条件下所酿成的反风,吹到了希盟阵营,而巫统多少也因为这个社会经济的元素,在西马和沙巴被吹走36个国席。其二,政府形象的低落。马哈迪在任时让大马站在世界舞台,除了频频参与国际组织,还很积极参与和调解国际纠纷,甚至代表大马到处演说,国际形象极高,尽管马哈迪过去也闹出不少丑闻,但无可否认,这是马来社会和公务员所怀念的时代。

现在,因为一马公司、联邦土地发展局(FELDA)等风波,让大马整体形象跌至谷底,马来社会、公务员,都热爱着这个国家,但却因为这一连串的风波骄傲不起来。我国公务员有160万,其占选民总数逾15%,向来是国阵的票仓,过去就算有反风也不会流失超过10%,但这次的情况突显了包括军警在内的公务员反风强劲,已冲破10%的不信任指数。公务员,寄望马哈迪,挽回政府的昔日辉煌。

其三,政府行政的效率。在前首相阿都拉施政下,我国认真地实施了近代第一轮财务改革。重组和废除津贴、通过消费税法案等,都是时势所趋,但因为实施力度过大、速度过快,令民间反弹,结果造成了2008的政治海啸。

广告

纳吉接任首相后,继承阿都拉的改革政策,因见证后者过于迫切所引起的政治反弹,其一开始非常谨慎,施政也相当有效率,但因为巫统内部激烈的派系角力,纳吉最终改变注意力,甚至必须带头打种族牌,影响施政效率和各族对政府的观感。

这三个元素,结合在一起,就形成本周三(9日)我们所见证的一道全民海啸。当然,往者不可谏,但,来者犹可追,所以此刻,我更希望新政府,能够将此引以为鉴。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