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丁贤 ·从第3天开始

2018-05-11 09:27

郑丁贤 ·从第3天开始

是的,一个新的马来西亚正在诞生,如果方向正确的话,大马将可以迈向成为一个伟大的国家;但是,假设我们走错路向,可能会重蹈覆辙,甚至走入逆境。

第1天,大马人民做了一个勇敢的决定,用选票告别过去。

广告

第2天,人们从睡梦中醒来,发现这不是一个梦,而是此生难逢的美梦成真,大家兴高采烈,等待新政府的成立。

第3天,我们从欣喜中定下神来,大家不妨好好的想想,旧的结束了,我们要迎接一个怎样的未来?

是的,一个新的马来西亚正在诞生,如果方向正确的话,大马将可以迈向成为一个伟大的国家;但是,假设我们走错路向,可能会重蹈覆辙,甚至走入逆境。

人民结束了60年的国阵政权,原因是对国阵领导人的作为深深不满,对它推行的政策衍生的贪腐和不公平感到愤怒,对它内在的种族宗教意识形态已经厌倦,对它无法解决民生疾苦产生失望。

因为这些沉疴痼疾,人民断然的遗弃了国阵,并把希望寄托给希望联盟。而摆在眼前的挑战是,希盟成立政府之后,有没有决心和贪腐无能彻底切割?又有没有策略为大马规划一个未来?

推翻纳吉和国阵,只是希盟的一个手段;而重建这个国家,引领它走向正途,才是希盟的目标。

广告

首先,从建国时的帆船标联盟到后期的天秤标国阵,这个政治结构,是让不同族群组织本身的政党,然后进行结盟;政府由老大哥政党巫统领导,政策依族群分治而贯彻。

60年来,这个结构不能说失败。

的确,在开始阶段,它是一个有效和稳定的功能体,不同族群有各自的代表,为各族群的利益服务。

不过,时间久了,内部权力逐渐集中,政策趋向单元,巫统一党独大;加上种族比率失衡,少数族群的利益受到排挤,导致结构出现问题,天秤不再平衡,种族主义和宗教偏执的问题丛生。

广告

因此,华人和印裔从2008大选开始,不再信任国阵,而在2013年,更对它死了心;不管马华、民政如何突显强调它们的服务功能,强调参与政府的必要,但无法挽回离去的民心。

这个时候,国阵结构已经面临解组,但是,它的领导人以为只要留住主流马来穆斯林的支持,它就可以继续生存。

只是,政府的腐化,纳吉形象的低落,已经深入马来群众;然而,巫统高层低估了城市马来人对它的厌恶,也高估了乡区马来人对它的支持。

而它对物价上涨,生活负担重的民怨,也掉以轻心;以为只要通过暂时的安抚,短期的物质施舍,就可以化解人们的怨气。

巫统高层也以为,只要和伊斯兰党维持默契,必要时可以合作,如此就可以保住政权。

然而,当马来族群的不满到达临界点,就在5月9日爆发,结束了国阵的60年。

希盟组织了新政府,不能走上国阵的老路。

从结构上,就要进行改变,不要再沿着族群和宗教的分治结合。

希盟的领导人,都是一些老面孔,甚至有记录污点。然而,人民给予一个新的机会,让他们重新开始,他们就不能再和贪腐沾上关系。

而希盟应该的政策,除了要符合现代管理,透明开明之外,更要摒弃民粹的成份。

今天是第3天的开始,放下兴奋的心情,结束庆祝,正是做事的开始。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