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俐萍·三败笔攻破砂堡垒

2018-05-12 15:38

何俐萍·三败笔攻破砂堡垒

砂拉越国阵在本届大选受到沉重的打击,打破国阵长期牢控政治版图的局面,也化解过去存在的一些迷思。

砂拉越国阵在本届大选受到沉重的打击,打破国阵长期牢控政治版图的局面,也化解过去存在的一些迷思。

广告

一、金钱政治

对过去长期靠发展政治套牢选民,把金钱政治视为万灵丹的政治人物,那投下的一张张反对票犹如泼向那些轻忽选民心声,忽视基层服务的政治人物脸上的一盆盆冷水,浇醒他们从政永远需要谨记心怀谦卑,诚恳为民,时刻兢兢业业。

金钱政治的渗透力有多强,践踏民主的程度有多深?很直白的说一句,在砂拉越的一些地区已是公开的秘密。贿选的方式可以是冠上以照顾黎民百姓为由,免费提供吃喝等堂而皇之的理由,也可以是婉转的以“你帮我,我帮你”

为政治暗语。

一如既往,在竞选期,在一些华人选区即开始流传有代理人向选民索名字和身分证号码,目的为何,不言而喻。

近年,“交易”的方式更进化成为预支部分费用,胜算后再领剩余酬劳。这种风气一度很盛,但从两年前的州选举,到本届国选的成绩已证明,政治人物试图以金钱政治愚民的手段已经行不通,反被选民将了一军。

广告

二、候选人素质差

说国阵栽在自己手中,绝对不会错。长期执政和深信权力大于一切的迷思已麻痹一些领袖的思维,以为亮出天秤旗帜,选民即会买账,对一些代议士长期懒于在选区耕耘,甚至神隐已是常态的问题视而不见,以致此次过去原本是国阵忠实支持者的土著选民也借改朝换代的东风,趁势对长期对他们摆出高姿态的代议士,还以颜色。

再者是推出毫无基层势力的陌生脸孔,轻信选民信仰“认党不认人”这一套,未料选民压抑多年的愤怒却在这役一举爆发。选前局势看似平静,但暗流汹涌,而在大部分选民的脸上根本察觉不到有异样的情绪,殊不知内心“这次反定了!”的情绪早已澎湃。

三、砂与联邦切割失利

广告

从国会宣布解散到投票日,国阵成员党从上到下绝口不提纳吉,在希盟于竞选期最后数天突然在显眼的公众场合张挂纳吉和罗斯玛的巨型横幅,国阵领袖不是开腔斥责对手耍阴招,却忙不迭急于撇清这些横幅绝非国阵张挂,显然很担忧激怒选民,引起反效果。但成绩显示,即使选前大力盛赞纳吉是历任对砂拉越最照顾的首相,但竞选期间却不提纳吉的名字,也无济于事。

此外,砂国阵尝试与中央国阵划清界线,指在西马发生的种种负面事件与砂拉越无关,打出“砂拉越要强大”的口号才能向联邦争取更多索权筹码也不受选民青睐。砂国阵选前低估全民海啸的效应,屡打本土牌也被对手讥讽以为是在竞选州选举,但即便努力延续已故阿德南的效应,一再唤醒砂人民莫忘阿德南的好,暗示人民要对阿德南有感恩之情,但选民铁了心要救国,让砂国阵在509度过惊悚难忘的一天。

509之后对砂拉越也是掀开全新的一页,当国阵由执政转变为在野党,国阵也反转为以在野党的姿态执政砂拉越,砂拉越和主掌中央的希盟关系也倍受考验和关注。509之前怒呛马哈迪种种不是的砂国阵领袖,是选择与联邦政府保持对立的关系,还是上演让砂拉越人措手不及的投诚戏码,在充满变数的政治,每一分钟都可能出现丕变。

砂拉越人最关心的莫过于争取自主权之路会否因为政权易手而使一切努力幻灭,打回原形?马哈迪掌政22年,饱受刻意忽略东马基设需要的批评,他当上回锅首相,会不会为砂拉越人民落力响应他这次救国号召而感动涕零,从而弥补对砂拉越的亏欠,砂拉越人民甚是期待。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