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丁贤‧巫统的末日?还是重生?

2018-05-13 14:18

郑丁贤‧巫统的末日?还是重生?

纳吉辞职,原本提供巫统一个新的机会。但是,阿末扎希接手领导,以他一向显示的思维和做法,很难让人信服在他领导之下,巫统能够贯彻改革,得到重生。

在一片愁云惨雾中,巫统度过它冷冷清清的72岁生日;这个生日,对寿星公而言,来得不是时候。

广告

仅仅在一年前,它的生日派对,在加紧装修,焕然一新的武吉再里尔体育中心盛大举行,场内是一片欢腾的红海,好像是庆祝这个政党的万寿无疆。

但是,5月9日之后,欢乐之声戛然而止;5月11日的党庆,原本的主题是庆生兼庆祝胜利;而今,失败成为主题,场面显得额外尴尬。

场内,党领袖们从主席纳吉、副主席阿末扎希等,表情肃穆,回避媒体。

场外,一派要纳吉下台负责,另一派要他留下稳定军心,结果两边人马叫嚣,几乎发生肢体冲突。

这是巫统的末日写照?还是它能够卧薪尝胆,重获新生?

x x x

广告

先看巫统目前的状况。

它竞选120个国会议席,只赢得54个,比上届少了34个。

在政治版块上,它同时被希盟和伊斯兰党挤压,失去西海岸和东海岸的选区。

巫统输给希盟的议席,集中在西海岸。

广告

从吉打到柔佛长长的一条战线,节节败退,丢失的大部份是马来选民占多数的城市和半城乡选区。

而它败给伊斯兰党的议席,是在东海岸的吉兰丹和吉打,这些是马来选民占绝对多数的选区。

摊开马来半岛地图,巫统还存在的地区,剩下中间部份,从玻璃市、彭亨到柔佛东部,以及部份霹雳。

人口上,巫统失去开明和中间马来选民的支持;另一方面,它也失去宗教主义马来穆斯林的支持。

巫统的支持者,大致上只剩下思想保守,民族主义强烈的马来群体。

这一部份的马来群体,大概占马来人口的三分之一。

放眼未来,随着马来族群人口年轻化、城市化和知识化,使到保守和民族主义马来人口的比率将持续减少,而开明和中间马来选民增加,这对希盟政党是有利的趋势。

与此同时,伊斯兰化的趋势,也让宗教至上的穆斯林人数增加,会让伊党更加壮大。

巫统夹在中间,市场被两边挤压,生存空间只会愈来愈小。

x x x

巫统在第14届大选遭受重挫,溃不成军,主导原因是内部的腐败,外在原因则是经济民生问题的反弹。

这些问题的衍生,源头在于巫统的结构和组织,数十年不变,已经严重老化,进而僵化,最终腐化。

从东姑、拉萨、胡先翁、马哈迪、阿都拉巴达威,乃至纳吉,巫统超过一甲子,领导人换了6位,但是,它的思维和意识形态却没有改变,然而,世界已经从殖民主义、民族主义、民主主义、全球开放主义,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巫统的核心价值却是停留在60年代的民族资本主义。

而巫统组织把门槛筑得很高,拦住新血进入;它的思维僵化,阻止知识进入;它的作业封闭,挡住阳光进入。

这个政党在败选之前,看来强大,但是,已经是外强中腐,也和人民脱节。

1998年的烈火莫熄运动,虽然是因为安华被逐引起,然而,背后是一股要巫统和国阵政府改革的力量在推动。

巫统采取镇压的做法,而不是顺应潮流的改革,以至它失去了一个改造的机会。

2004年人民通过选票,支持阿都拉的改革口号,但是,他没有作为,或是有心无力,又失去一个机会。

纳吉2009年接任之初,也曾经想要有一番作为。但是,他只是做了一些改变,包括“一个马来西亚”、新经济模式、改善效率等等。

但是,这只是一些改变,或是改善,却不是改革。而在1MDB爆发之后,他失去了公信力,一切改变和改善的努力也付诸东流。

2018年选举,一举结束了这个不思改革,不能进步的政党。连带的,国阵也逐步瓦解。

x x x

纳吉辞职,原本提供巫统一个新的机会。

但是,阿末扎希接手领导,以他一向显示的思维和做法,很难让人信服在他领导之下,巫统能够贯彻改革,得到重生。

巫统的老化和僵化,使它只能从党内的不同山头之中,找出一个山大王接班,而不是让有新视野,有魄力,有高尚人格的领袖脱颖而出。

正是如此,巫统只能原地踏步,让希盟和伊斯兰党超越;或是继续沦落,被希盟和伊党吞噬。

除非巫统彻底转型,改造成为一个能够跟得上时代思维,能够和大马多元社会重新连接,和金钱政治切割,建立政治道德的政党,否则,它的重生机会将是渺茫。

这艘政治铁达尼号,2018年5月9日撞到了冰山,开始沉没。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