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德来·反对党的真空

2018-05-14 11:36

廖德来·反对党的真空

这几天随着各州州务大臣与首长的各自宣誓,政治青蛙违背政党当初托付与当地民意地群起跳跃,导致霹雳和沙巴接连变天,希盟的政治版图掌控愈发稳定,另一边厢的国阵各阵营早已分崩离析,以利益与资源为脆弱合作核心的各成员党,纷纷以大局趋势和利益为重接连跳槽,沙巴民统、自民、人民团结党退出国阵要加入希盟,东马的国阵势力可谓瓦解,尽显人性的真实与政治的现实。

马来西亚第14届大选完成了政权更替的使命,使马哈迪二度拜相,缔造了全世界最高龄领袖的纪录,也传达了垂垂老矣不是成功路上的障碍,仍能以超强的意志力与政治手腕击败强敌的道理,多数闻者深感激励人心,也在心中建立起坚固的伟人形象。

广告

这几天随着各州州务大臣与首长的各自宣誓,政治青蛙违背政党当初托付与当地民意地群起跳跃,导致霹雳和沙巴接连变天,希盟的政治版图掌控愈发稳定,另一边厢的国阵各阵营早已分崩离析,以利益与资源为脆弱合作核心的各成员党,纷纷以大局趋势和利益为重接连跳槽,沙巴民统、自民、人民团结党退出国阵要加入希盟,东马的国阵势力可谓瓦解,尽显人性的真实与政治的现实。

对于这次败选,国阵和巫统主席纳吉负上全责而黯然下台,结束了自己40年一帆风顺的从政生命,日后恐将面对一马公司课题的缠绕,而他把棒子交托予副手阿末扎希后,后者除了需处理各成员党的利益和国阵未来路向之际,也需面对巫统因党选延期至今年4月19日还未党选而沦为非法政党,其国阵也变成非法联盟的窘境,若希盟政府对此采取法律行动,恐怕巫统的处境更为雪上加霜。

作为国阵创始政党之一的马华,至今仍沉浸在低靡氛围,而马华中委在日前提出退出国阵,以浴火凤凰之姿重生的建议,至今还未有定案,若马华选择留在国阵体制内,其方针不应纯粹以华社角度为出发点,以行动党为主要对手,更应该放眼以马来西亚人的全民利益为基础,针对希盟的政策给予积极监督与回应,扮演好两线制反对党的角色,但这或许需要时日,才能转换从执政党至反对党的思维。

反对党目前可谓溃不成军,一盘散沙,难以扮演好监督政府的角色,这时就需要公民社会的中庸舆论、普罗大众对政治与政策认识与讨论的提升,才能弥补目前出现的反对党真空状态,唯有这样才能针对希盟的百日新政,乃至于日前不获民心的柔佛新任州务大臣斯曼沙比安、沙巴首席部长闹双胞等议题给予监督、讨论及回应。

但最为重要的,是希盟内部政党力量的相互制衡,以防止一党独大,一人只手遮天的局面,而这个角色除了交给刚完成政权更替夙愿的林吉祥,以及获得元首特赦即将在周二出狱的安华去扮演,各国州议员也需扮演好人民代议士的角色,切勿让得来不易的成果变成民主大倒退。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