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爽敖 ‧ 【4月超真实征文】我曾假装不曾假装过

2018-05-16 16:35

林爽敖 ‧ 【4月超真实征文】我曾假装不曾假装过

突然,我想起了鲍斯玛对笛卡尔《沉思集》的评论。当一个“假”趋近真到极致的时候,那探讨它是真是假还有什么意义吗?

看到这次的征文题目,我想到了斯德哥摩尔症候群。那是受害者为了不让自己觉得是被害的一方,而对加害者产生感情的心理现象。像这样自欺欺人的自我防卫机制在心理学里是数之不尽的。或许人的身体里一直都住着两个人。

广告

一位享受着光鲜亮丽的外壳,另一个则小心翼翼地跟在后头善后。虽然就结果而言这种自欺欺人的行为未必是好的,但出发点始终是为了保护深爱着的自己。这是出于爱的温柔举动,只是多数人都未曾发觉。

说起来,如果想要知道自己假装过什么,那么是不是要先厘清假装以前,自己真实的摸样呢?

于是我细细思考着自己真实的模样,然后我慌了。我说不出来也想像不到那是怎么的一个样貌。面对不同的场合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面貌,哪个才是不经修饰的我?有着斯德哥摩尔症候群的患者知道他们是在假装着什么的吗?

鱼缸里的鱼若不知道自己身处鱼缸,它的生活是与在海洋没有区别的,然而一旦认清自己是活在狭小的,有边界的正方体,它就脱离不了被囚禁的想法。糟了,我可不想因为这个得不到答案的问题而失眠,更不想在不知道自己的模样为何的状况下活着。突然,我想起了鲍斯玛对笛卡尔《沉思集》的评论。当一个“假”趋近真到极致的时候,那探讨它是真是假还有什么意义吗?

那么我就假装自己不曾假装过好了,这样就没有真或假的问题。

所以我,不曾假装过什么。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