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胜尧:不能随意指控纳吉.“1MDB稽查报告没实证”

2018-05-16 20:26

陈胜尧:不能随意指控纳吉.“1MDB稽查报告没实证”

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前副主席陈胜尧再次强调,1MDB稽查报告没有确凿及直接的证据显示纳吉与1MDB有关,因此当时他拒绝歪曲报告的内容。
陈胜尧(图:星洲日报档案照)

(雪兰莪.八打灵再也16日讯)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前副主席陈胜尧再次强调,1MDB稽查报告没有确凿及直接的证据显示纳吉与1MDB有关,因此当时他拒绝歪曲报告的内容。

广告

“当时很多人问我报告结果,要我马上指向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有罪……”

他今日接受本报访问时,捍卫自己当时的言论,“我并没有做错什么,我当时是说没有证据,要嘛他们找出证据来,否则不能随意指控一个人,毕竟大马是法治社会。”

但是,他对1MDB解密表示乐见其成,他说,解密是对的,可以让所有人去查阅里面的内容,同时了解事件的来龙去脉。

他指出,并非所有的官方机密都可以被公开讨论与透明化,当时这份报告是机密,因此他受限于无法公开报告的内容。

他认为,随着报告解密,也可以证明他早前的说词并没有违背报告的内容。

陈胜尧进一步指出,1MDB稽查报告不是完整的,可以说是初期的报告,主要原因是总稽司只能凭所获得的资料来调查,然而这些资料是有限的,毕竟搜证也面对一定的挑战。

广告

“这份报告出炉时,美国司法部(DOJ)的报告尚未出来,其他包括新加坡、瑞士银行也没有提供资料予稽查总监。”

报告提出弊端并指向CEO

陈胜尧指出,报告确实提出1MDB有一些弊端,并且涉案人指向1MDB首席执行员。因此,公账会当时也建议,若要裁定某个人有罪必须进一步的调查,此案才能水落石出。

“大马是法治的社会,要将一个人定罪,必须有确凿的证据。法庭一天未审判,都不能指一个人有罪。”

广告

陈胜尧说,他只是根据1MDB稽查报告发表了谈话,而不是根据砂拉越报告,也不是新加坡银行或瑞士银行的报告。很多人不愿意接受这种说法,并且歪曲事实,对他进行各种人格谋杀,如他被国阵收买、诅咒他的祖宗十八代、走狗、愚蠢等。

他对这些言论一笑置之,他说,这些人话连狗吠都不如,又何必把它们放在心上呢?

“有人说‘升官发财’,但是我加入政治并非为了发财,而是献身服务。我实实在在地花了几天时间去看这份报告,我受到人民的委托,有责任代表人民去查阅整份报告内容。”

拒评潘俭伟等人离公账会

他不愿评论潘俭伟及其他民联议员在报告出炉后离开公账委员会之举。

“不能一味说稽查报告不对,公账会成员没有用,报告不可信任,这已不是强调法治社会。当这份报告没有证据指向纳吉,如何去挑战呢?,还是我们要放弃法治,准备流血革命?”

陈胜尧指出,当时公账会成员根据这份报告所得的结论是,首席执行员有不对之处,需要进一步调查,这也是大家的共识。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