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俐萍‧砂政局诡谲多变数

2018-05-16 18:26

何俐萍‧砂政局诡谲多变数

这届选举成绩已反映,人民求变心切,天秤的标志不再是维稳强大的象征,对政治人物,它无异于票房毒药。为此,砂拉越国阵成员党若要继续走政治征途,当务之急是必须自保求存,第一步求存之路是设法摆脱国阵的包袱。也撇开必须先从体制和内涵的改变做起,首要工作是以新包装、新形象示人,因此以本土新阵线的姿态,在砂政坛寻求再出发并非不无可能。

一夜之间从执政党变反对党,砂国阵的处境不但尴尬,政局也陷入诡谲多变,名副其实是今日不知明日事。

广告

没有永远的执政党,亦没有永远的反对党。这是大马新政局的境况,也很可能是砂国阵领袖当下微妙心情的写照。

习惯过发号司令,颐指气使的日子,从掌握主导权到转变为只能被动等待,突然来个大逆转,砂国阵的代议士和领袖此刻心情想必是五味杂陈。是坐守原地,还是蠢蠢欲跳?两极的想法都已盘踞脑海。

砂国阵如今以在全国是反对党的身份治理砂拉越,处境既微妙又尴尬。土保党曾经是国阵体系中的第二大政党,但今时已不同往日,它虽然还是国阵中位居第二的政党,但老二的位置已经不存在实质的意义,如今只能称为是反对党联盟中的第二大政党。眼下土保党也处在局势难卜的变数中,不是土保党要如何决定国阵的地位,而是国阵这个曾经叱咤政坛60年的联盟会不会在509刮起的全民海啸后,被冲刷得支离破碎?再来是表面稳固强大的土保党,经509一役,内部的矛盾和角力也会逐渐浮现,派系斗争将动摇土保党的根基。

此外,希盟入主布城,不但关乎土保党、砂国阵,也可能影响首长阿邦佐哈里的地位。在短时期内,阿邦佐哈里的首长之位不会被动摇,然而一旦乱局出,阿邦佐哈里若又镇压不住而发生代议士纷纷离巢,成员党拒绝再效忠砂国阵的窘况,砂国阵的地位无需外力介入也将自动走向弱化,甚至是权力萎缩。

这届选举成绩已反映,人民求变心切,天秤的标志不再是维稳强大的象征,对政治人物,它无异于票房毒药。为此,砂拉越国阵成员党若要继续走政治征途,当务之急是必须自保求存,第一步求存之路是设法摆脱国阵的包袱。也撇开必须先从体制和内涵的改变做起,首要工作是以新包装、新形象示人,因此以本土新阵线的姿态,在砂政坛寻求再出发并非不无可能。

忠诚永远和权势紧紧相依,这是政治的现实面。国阵大权旁落,走向分崩离析,是快或慢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广告

别忘了,现在谈条件的筹码是掌握在希盟的手上,关键不在于砂国阵要不要加入希盟,而是希盟有没有意愿要接纳砂国阵,也即是说,发球权是落在希盟手中。

政治归政治,现实归现实,砂国阵领袖再不能接受,也必须往前看,发展砂拉越的脚步更不能停。不管情不情愿,砂政府都必须和联邦合作,同样联邦政府也不能刁难砂政府,如此将形成相互监督,也相互牵制的局面。砂拉越的发展脚步不会因为政党轮替而停竭,但阿邦佐哈里许诺要发展的轻快铁、氢动巴士和数码经济蓝图等是否落实有期?可以预见,希盟在砂拉越的12位国会议员将会盯牢,在计划的可行性和经费需要上,要求重新检讨。

砂州元首在变天后,很快即引领阿邦佐哈里到布城会见首相敦马哈迪,这是政治的需要。泰益玛目掌管砂拉越33年,比马哈迪当首相22年还长,砂拉越一直都在泰益玛目的掌控之中。泰益玛目与马哈迪会面,表面上可解读为向联邦示好及维护砂拉越的稳定,是一州之长必须做的事。但更多人关心和议论的是,泰益玛目或是他曾经扶持的势力会不会顺势抬头?砂拉越政坛在509之后不再死寂,精彩多姿的剧幕排队上演。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