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明家 ·大马需要“放下手机”运动

2018-05-17 11:57

宋明家 ·大马需要“放下手机”运动

在千丝万缕的因缘当中,或许该让我们省思的是:“过度使用手机和社交媒体”引致的“思想肤浅效应”。

509变天后,手机老重复收到有关华人在社交媒体的偏激言论和污言秽语,包括使用恶毒字眼诅咒前首相和夫人,和冒犯国家元首的言论。

广告

有人说这是华社年轻一代的特有问题(马来同胞比较不会这样恶毒诅咒别人),也有人怪罪行动党某党员的霸凌政治演说,甚至有人提到黄明志的政治粗口歌,影响华裔年轻人的品德,荼毒华裔子弟。

在大专教育界服务了12年,笔者也勤往各个公立和私立中学跑动,加上从小在吉兰丹长大和马来同胞相识相处、在公立大学和友族共患难同求学的多年经验,平日爱观察比较各族裔学子的行为,对华裔年轻子弟的道德观和精神问题一直都很关注;好些华裔学子一上到社交媒体,躲在荧幕后的双手,就仿如被键盘恶魔控制。

但网络霸凌一直都是全世界的问题,也不只是年轻人或华人的问题。把国内最近频繁发生的社交媒体霸凌问题,归咎于政治仇恨言论,于逻辑、于科学、于心理学都不尽不实;仇恨政治,充其量只是众多近因的其中之一。

在千丝万缕的因缘当中,或许该让我们省思的是:“过度使用手机和社交媒体”引致的“思想肤浅效应”。

证据吗?有很多。

2017年9月和2013年4月,分别来自加拿大University of Windsor和Universityof Winnipeg的两个研究团队不约而同指出,平日长时间挂在社交平台(主要是脸书),和频繁发送短讯的人:“思想比较肤浅,不懂得自我反省,重视财富与形象,不看重伦理道德,持有更多种族偏见”(引2017年《Personality andIndividual Differences》期刊论文,和2013年〈Society for Personality and SocialPsychology〉论坛报告)。

广告

2016年4月、2014年2月、2013年5月、2012年5月的《Computers in HumanBehavior》、2011年1月的《BMC PublicHealth》等期刊研究报告,都点出同样的社会问题:“长时间使用智能手机和社交平台,会对智力造成伤害,使思考和学习变得容易受负面情绪影响,以及减弱道德、社会感的反省能力。”

虽然科学家还未真正了解“长时间使用社交媒体”和“思想肤浅”之间联系的原因,个人的观察和看法是:长时间、惯性的被手机和社交媒体分散注意力,并把时间切成小块,会使人的深度理性和逻辑能力减弱,更使人缺乏同理心和自觉能力。

另外,马来西亚以下的“威水”数据,也令人担忧:.2017年数码新闻报告显示,51%的大马互联网用户通过WhatsApp获取资讯和分享新闻,是世界上使用WhatsApp最多的国家。

.2015年10月,全球研究谘询公司的〈Connected Life〉报告显示,大马网民每天使用脸书和WhatsApp人数百分比分别是73%和81%,高居世界第一;这数据比其他发达国家高出很多:新加坡(脸书64%和WhatsApp79%);纽西兰(脸书59%和Facebook Messenger23%),韩国(脸书33%和Kakao Talk73%),和日本(脸书15%和Line16%)。

广告

.大马最爱脸书,2016年使用人数是1860万人,比2015年的2130万人增加了14.5%。

.2010年12月数据显示,大马人买手机开销比例世界第一。

把“大马人脸书瘾世界第一”等数据,和“社交平台造成肤浅效应”多篇研究报告联系起来,就不难推论“社交媒体霸凌现象”的源头在哪里了。

但,同是大马人,为什么华裔在这一波的社媒霸凌现象,表现比友族更情绪化、更多污言秽语?

马来友族的类似问题没华社严重,应该是归功于他们的宗教教育和“传统价值流失比较缓慢”的相对优势;平时以儒家思想为傲,动不动搬出五千年文化的华裔社群,反而在道德感上相对失色。这国家的年轻子弟也比较不了解这个社会和国家;问问身边朋友们:有多少人有超过10位友族朋友?有多少位华人能说一口流利的国语?有多少人会和友族邻居聊天两个小时?有多少人深入了解友族文化?

想要培育和灌输年轻子弟对道德、社会感的反省能力,强化家庭教育,减少手机和社交媒体使用率,必然是这浮躁社会该走的第一步。

没学会“放下手机”,谈什么家庭教育和公民教育,都是假的。

想要拯救马来西亚,或某些人心中的“拯救华裔子弟”,就先要学会减少手机时间,来一场社会改造的“放下手机运动”。

口号是:“放下手机,立地成人。”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