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清江 ·“阵亡.变天”后记

2018-05-17 12:11

郭清江 ·“阵亡.变天”后记

改朝换代在过去几乎遥不可及,但各族人民在509那个晚上做到了;这是一场没有流血的革命,513不再是人民心中的刺,取而代之的是509这组神奇数字。

经过了3届全国大选,马来西亚人民使出洪荒之力,实现了政党轮替梦想。

广告

所有为希盟投下神圣一票的人民,迄今还在为马来西亚的新生鼓掌,以兴奋的心情期待新政。

改朝换代在过去几乎遥不可及,但各族人民在509那个晚上做到了;这是一场没有流血的革命,513不再是人民心中的刺,取而代之的是509这组神奇数字。

在这场海啸中受到最大惊吓的人,非国阵领军人纳吉和他的巫统同僚莫属。纳吉在投票前一晚的“惊世之作”,宣布那几样小惠,被视为是最大败笔。他一直都不相信会有海啸,选前仍认为马来人没有反,深信“选区划分”是致胜武器。

一直到输了,据说他跟同僚分析时只说“消费税”造成人民唾弃国阵。实际上除了生活压力,希盟集中火力攻击他个人的诚信问题才是死穴。

其实别说他,部份巫统领袖对重夺三分二议席还抱持遐想。据悉,一位年轻的部长在竞选期间,还期待胜选后能官拜教育部长,想要一展抱负。殊不知海啸已从远处悄悄席卷而来,不只将巫统冲得“家破人亡”,连国阵恐怕也在瓦解之中,树倒猢狲散。

这阵子陆续有巫统议员及党员跳槽至土著团结党,让一些人担心土团党变成巫统2.0。希盟一些领袖及部份人民已要求拒绝这些“政治青蛙”。但在政治现实中,一些州若没这些跳槽者就不可能变天。敦马对此回应说,人民拒绝巫统的人加入希盟,这些人只可能做亲希盟的议员,不是加入希盟,以免新政府变得跟旧政府一样。

广告

由敦马执导的“阵亡.变天”这场戏的张力十足,戏才开始就让在吉隆坡服务的外交使节们看得目瞪口呆,一切都在敦马的掌控之中;从反贪会主席辞职、总检察长被放假、纳吉及罗斯玛被禁出国、委任5人精英顾问团落实百日新政承诺,逐步公布内阁名单、1MDB稽查报告解密,安华获得特赦与释放,以及短期内立案控纳吉等,都显示敦马在跟时间赛跑。

敦马几乎每天都有动作,报馆不愁没有头条新闻。

巫统是否还是个合法政党,相信社团注册局很快有宣布。接手烂摊子的代主席阿末扎希,要重振巫统谈何容易。巫统改选在年底,到时势必有一番厮杀,全面开打已无可避免。

副主席希山慕丁迄今非常低调,没有表哥纳吉的护佑,前路不太容易。目前还不知他会在何时亮剑,或者有何盘算。

广告

至于另一位作为党内新生代的代表性人物──巫青团长凯里,已经在磨刀与部署,准备问鼎高职。他日前配合巫统72周年纪念所发的献词中,有这么一句话:“我要巫统回到一个为全民服务的政党,一个维护马来人尊严、与其他种族共享繁荣的政党,一个不是种族主义的政党,一个为各阶层人民服务的政党。”

的确,只有找回“初心”才有出路,巫统也不能走回老路。全国人民已传达一个明确讯息,即拒绝种族主义。

再来就是国阵已完成历史任务,败选后的国阵差不多名存实亡,陆续有成员党出走,仅存的巫统、马华、民政及印度国大党等主要政党须跳出现有框框寻找活路。

一是各自解散,然后以国阵这面招牌重新走出来,打破目前各成员党基层已僵化、腐烂、自私以及没有生气与动力的局面,以更接地气的多元种族理念为民服务。二是马华、民政等退出国阵,完全跟巫统划清界线,等待或参与筹组第三股势力。

作为媒体人,当然也高兴听到希盟准备废除印刷及出版法令和反假新闻法令等恶法,让媒体享有更大的新闻自由空间。敦马及林冠英已再三强调希盟不箝制新闻自由的立场。

星洲日报欢迎希盟政府准备给予的新闻自由空间。只有通过媒体的监督与批评,国家的制度才免于崩坏,社会才会变得更多元、包容与进步。

此外,如果说这场全民运动有遗憾,就是出现以恶毒语言撕裂我们的社会,容不下异见的手段与现象。我们都是命运共同体,选后应该放下仇恨心、敌视态度、重拾和谐,携手推动正能量,一起打造更进步与繁荣的马来西亚。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