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本土恐攻探源‧极端主义教室就在监狱

2018-05-19 15:47

印尼本土恐攻探源‧极端主义教室就在监狱

“他们可能是你的邻居、你的朋友或你的爱人。”印尼近日发生连串恐袭,自杀炸弹客携家带眷的攻击形式颠覆传统认知。另外,印尼监狱超收情况严重,恐怖分子服刑反而有机会散布极端思想,成为反恐的死角。

“他们可能是你的邻居、你的朋友或你的爱人。”印尼近日发生连串恐袭,自杀炸弹客携家带眷的攻击形式颠覆传统认知。另外,印尼监狱超收情况严重,恐怖分子服刑反而有机会散布极端思想,成为反恐的死角。

广告

印尼第2大城泗水的3座教堂13日早上接连遭自杀炸弹攻击,造成14人死亡、40多人受伤。警方调查发现,攻击案由6口之家发动,分别是父母、9岁和12岁的2个女儿,及16岁和18岁的2个儿子。一家人在自杀式炸弹攻击中全部丧生。

隔天14日,泗水的警察总部也遭自杀炸弹攻击,由一个5口之家所为,成员包括一名8岁女孩。爆炸造成至少10人受伤。5口之家只有8岁女孩存活,她的父母和哥哥都因此丧生。

和过去不同的是,两起攻击的自杀炸弹客是两个家庭的成员,父母携子女发动亲子攻击,成了新型态的威胁。

印尼的恐怖组织及攻击型态正在改变。军警是过去攻击的目标,现在老百姓也成为无差别攻击的对象。从前行动多由个别男性成员发动,如今整个家庭携老带幼一起命丧黄泉。

印尼建国大学国际关系专家帕拉米坦尼格伦向中央社记者表示,印尼警察总长狄托分析,印尼境内的恐怖分子及恐怖组织属于“本土恐怖主义”。

她分析,本土恐怖主义的成员不像黑道帮派、贩毒组织,或外来的恐怖分子,有明显可辨识特征,像是特定聚集地点、集体活动或事件。相反的,本土恐怖主义成员隐藏在一般人的生活中,难以察觉。

广告

“他们(恐怖分子)可能是你的邻居、你的朋友或你的爱人,你们可能住在一起。”帕拉米坦尼格伦分析,这种新型态的恐怖分子像平常人一样,存在于生活周遭,一般人无法辨别,他们甚至会和我们结婚。

值得注意的是,泗水自杀攻袭的家庭都与印尼恶名昭彰的恐怖组织“神权游击队”(Jemaah AnsharutDaulah,JAD)有关。狄托直指两个家庭都是神权游击队的支持者,游击队向来支持恐怖组织“哈里发国”(IS)。

印尼国家反恐官员指出,南亚和东南亚地区一直是“哈里发国”潜在威胁的新扩张目标。当他们返回东南亚时,透过份支团体,扩大恐怖组织影响力,譬如东南亚地区的“伊斯兰祈祷团”。

雅加达记者苏堤万分析,印尼社会长期贫富不均,改革政策未能让底层民众雨露均霑,是恐怖主义无法根除的原因。

广告

此外,监狱管理漏洞是印尼新一轮恐怖主义兴起的源头之一。印尼情报单位指出,泗水恐攻主谋应是神权游击队,与之前发生的监狱暴动有关。

印尼资深媒体人邱烈丰分析,德博监狱暴动就是警讯,因为关押的几乎都是涉及恐怖活动的囚犯。这批囚犯能在狱中串连暴乱,代表组织网路一直在运作,监狱外也一样有活动。

值得注意的是,印尼恐怖组织首脑即使入狱服刑,仍能摇控狱外恐怖分子的行动。

印尼警方经一年多调查雅加达购物中心爆炸事件,发现当时在狱中的神权游击队首脑阿曼涉嫌策划。

国家警察总部发言人西斯托表示,阿曼虽然从2010年起被关,但能在狱中为“哈里发国”招募人员。

事实上,印尼监狱管理松懈,漏洞百出。犯人服刑还是有办法遥控犯罪,毒贩被关押也能主导狱外毒品走私。

此外,印尼监狱超收情形严重,擅长传播恐怖思想、具人格魅力的囚犯入监后,没有隔离拘禁,长时间和其他囚犯相处,恐怖思想在监狱中散布。

曾参与追捕恐怖分子的印尼警官说:“最好的恐怖主义教室就是监狱,囚犯在监狱中传播极端思想,一传十,十传百,这就是印尼反恐最大的问题。”

印尼政府如何因应这波新兴的本土极端分子攻击,从广布情报网络、改善狱政管理到与民间合作、深植反恐教育,都是当务之急。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