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俐萍·砂本土意识瓦解?

2018-05-19 15:50

何俐萍·砂本土意识瓦解?

砂自主权课题在前首长已故阿德南的带头据理力争下,过去3年多来,从州到联邦都成为举国瞩目的课题。沙巴比砂拉越更早谈论要在1963年建国契约下索回被联邦吞食的权利,但砂拉越在后期迎头赶上,态度和行动也更激进,以致很多大马人误以为是砂拉越最先开始和联邦在自主权课题上呛声。

变天之后,很多人开始坐立不安,内心忐忑。砂拉越人最关心,也最担心的是,扰攘近3年的自主权之争,会走向寂静无声,从此胎死腹中吗?

广告

砂自主权课题在前首长已故阿德南的带头据理力争下,过去3年多来,从州到联邦都成为举国瞩目的课题。沙巴比砂拉越更早谈论要在1963年建国契约下索回被联邦吞食的权利,但砂拉越在后期迎头赶上,态度和行动也更激进,以致很多大马人误以为是砂拉越最先开始和联邦在自主权课题上呛声。

希盟主政后,砂拉越开始浮现悲观的论调,尤其是认为砂国阵在31席仅夺19席,间接失去谈判的筹码。要进一步谈索权,谈何容易?

从前朝政府到当今的希盟政府,都不能忽视东马人民要索回丢失的自主权意愿已随着时间的催化愈加强烈,在发展步伐已落后西马太多及利益分配严重不均的前提下,东马人欲夺回更多自主权的心态更加迫切和渴望。这也是为何过去3年,砂拉越的政治人物屡攻自主权课题不爽。不少政治人物更认为,猛打自主牌必能博得选民的欢心。但秉持这类观念的政治人物显然只说对、做对了一半,从本届大选成绩的剖析已证明,把自主权当成无坚不摧的武器虽比较容易引起选民的共鸣,但过度吹嘘欲欠缺实质的行动配合,它终究让人觉得太不靠谱。人联党在此届国选全力主打自主权牌,却无法掩饰急欲与前国阵主席纳吉切割的尴尬,因此即便费尽唇舌鼓吹砂拉越人要先管好/保护好砂拉越的论调,选民理智拒绝买账。人联党本届维持上届攻7席仅赢1席的记录,虽然不至于挂零,但在华人区全军覆没已是颜面无存。

权衡目前的局势,加上希盟政府选前也应诺会赋予砂沙真正的自主,有白纸黑字证明,希盟领袖谅也不敢故扮失忆。不过,考验在于要以什么形式归还、要如何按程序下放、是否有附带条件、下放的自主权只是小幅度的敷衍归还或是大幅度的捎来惊喜,这些都有待时间验证,也需要时间来进行。

当下,谁能恢复砂沙原属建国伙伴的地位,谁就是砂沙人民的英雄,因此自主权的争取不会随着新政府上任而刹车,倒是坊间一直来嚷嚷的“脱马”、成立“砂国”,以及鼓吹“砂拉越人的砂拉越”本土意识,将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冲击,尤其是意图脱离马来西亚的危险之举,不获前朝政府允许,同样也过不了希盟政府这一关!

砂国阵成员党之中,尤以人联党最落力“推销”本土意识,从阿德南时代,人联党领袖不但开始把西马称之为马来亚,也把公正党和行动党的标签为马来亚政党,指砂拉越应由本土政党管理,而不是放任马来亚政党干涉砂拉越的家务事。即使公正党和行动党在砂拉越的成员皆是道地的砂拉越之子,也难逃被贴上为马来亚效劳,是“马奴”的标签。

广告

这种刻意与西马切割只能赢得小撮的砂拉越人叫好,大部分的砂拉越人虽然渴望从联邦手中夺回更多的资源分配,但不会盲目仇视马来亚,在情感上也不会特意与西马划清界线。

希盟的成立宗旨是为更美好的马来西亚而斗争行动党也提倡“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走的是让两地13州(邦属)平起平坐的大方向。希盟执政后,只要陆续交出好成绩,以行动彰显对归还东马自主权的诚意,争取自主权之路会越走越宽广,但本土意识会连消带打逐渐被淡化,甚至走向瓦解。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