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迅‧“小猪佩奇”是流行文化的反智行为?

2018-05-20 13:49

江迅‧“小猪佩奇”是流行文化的反智行为?

小猪佩奇的火爆不仅在线上,也在线下举例说,优衣库发布小猪佩奇联名版婴儿睡衣;电商平台上,小猪佩奇的服装品牌,手表,文身贴,公仔,玩具,零食等产品月销量爆棚。这是属于95后以及00后们的一场青年人的狂欢,也成了18岁至30岁之间的年轻人的最爱。

昨天还在养蛙的年轻人,今天不约而同爱上了名字叫“佩奇”的小猪,这只长得像吹风机的二维粉红卡通猪,像施了魔法似的,以人们讶异的速度,一夜间占领朋友圈,社交圈,佩奇和她的家人,还有她的朋友,可谓无处不在。

广告

据说这是史上“身价最高”的一只猪一组统计资料显示:豆瓣评分9.2分,表示用户体验佳,好评率高;中国国内年播放量100亿次,表示使用者规模大; 2016年收入70亿元人民币(全球),表示变现模式成熟,吸金能力佳; 2020年预计收入120亿元人民币(全球),表示持续生命力强而前景好在微博上,小猪佩奇话题的阅读量超过2亿,帖子超千个;在视频网站爱奇艺上,“小猪佩奇”动画片累计播放量达140亿次。

小猪佩奇的火爆不仅在线上,也在线下举例说,优衣库发布小猪佩奇联名版婴儿睡衣;电商平台上,小猪佩奇的服装品牌,手表,文身贴,公仔,玩具,零食等产品月销量爆棚。这是属于95后以及00后们的一场青年人的狂欢,也成了18岁至30岁之间的年轻人的最爱。

文创产业的周边开发,更是小猪佩奇走进成人世界的重要推手。

这只小猪的形象来自英国动漫佳作“小猪佩奇”2004年5月末,此片首集“泥坑”在英国“第五频道”播出。影片故事简洁,每集5分钟,名叫佩奇女孩的小猪,与弟弟乔治以及猪妈妈,猪爸爸和好朋友之间的快乐故事,幽默有趣,推崇传统家庭观念与社会温情,善良淳朴,寓教于乐,没有反面角色,没有对抗情节。该动画片于2015年年被引进中国市场,一些孩子看了影片后一度出现“学猪叫”,“跳泥坑”的负面新闻,该片一度被部分家长老师列入黑名单,不过从总体上说,确是学前儿童好教材。

先是在一个不短的时间默默无闻,却又在很短的时间突然爆红,何故?最初,“小猪佩奇”动画先电视台后网络平台播出,打下基础。接着透过表情包,短视频扩大知名度。在社交平台炒作话题,以吸引成年人注意。“小猪佩奇穿上身,今天我是社会人”,这句话就是一家短视频平台上的时髦口号。找准了传播对象和管道,让小猪佩奇的“病毒式”推广畅通无阻。最后借力明星大V成为现象级话题,完成最终的引爆。

“小猪佩奇”卖萌,可爱的形象,顺应青年亚文化传播中出现的“可爱文化”,“萌文化”,契合了以图像传播为主要特点的新型网络社交。不愿长大的年轻人欲借此符号,向童年寻求慰藉,让快逝去的青春留住脚步,延长青春的保质期,一大批年轻人以此谋求内心平衡。

广告

这正是一种流行文化,有跟风有恶搞的非理性成分。不过,把一部为学龄前儿童制作的动漫,捧得如此超高,视为年轻人的菜,恐怕还是一种低智或反智的行为,“萌文化”虽能缓解压力,但“幼稚病”是不可取的社会心态。不否认,流行文化也可以成为经典,由流行文化构建的“集体记忆”系谱中,每个年代都有自己的经典文本,文化符号与时代与社会对话,历史上流行的摇滚音乐,校园音乐,在岁月的沉积中都成了经典,与一个时代紧紧相伴。小猪佩奇的流行热肯定会过去的,年轻人之后会换一个流行文化密码。要注意一种现象,即网络草根文化日渐走向偏执的反精英道路,反智倾向明显,已经成为一种“霸权”,国人只是希望看到的是有文化深意的流行元素。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