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师父

2018-05-22 16:21

平凡.师父

茶友告诉我,师父对泰佛、玄学、风水等极有研究,堪称专家。有任何奇难杂症,他都能妙手回春。

我们从没问他的姓名,大家都尊称他为“师父”。

广告

我因照顾孙儿,几年没去巴刹楼上茶室和老朋友们聚会。直到孙儿进了幼儿园,我才能在早上抽空去那喝茶聊天。我重回这圈子的第一天,遇上师父。

那天师父在讲故事。

“人有三急,我赶去公厕。门口一个猥琐中年人拦住我:“值钱的东西都拿来!”我说:“老兄,先让我进去好吗?

快忍不住了。”“好!谅你也逃不掉。”

我方便后,那人竟然还在等。我把手枪与手铐拿出问他:“你要哪个?”他脸色刷白,往外奔。我追上他,把他押回警局。”

我们捧腹大笑。原来温文儒雅的师父竟是个便衣警察。

广告

X X X X X X“师父,我最近常跌倒。是不是你送我的符咒失效?”阿根嫂发牢骚。她以前老是摔倒,但自从戴上师父的符后,走路就安安稳稳了。

“让我看看你的符。”师父打开阿根嫂的符,发觉符篆模糊不清。

“这符曾沾水,没用了。我换一道给你。”阿根嫂如获至宝地把新符收藏好。

往后我们再也没听到她埋怨常跌倒。

广告

茶友告诉我,师父对泰佛、玄学、风水等极有研究,堪称专家。有任何奇难杂症,他都能妙手回春。师父没固定收费,由病患自己决定要付多少。有者不付费,师父也不讨。据说师父将所有收费都捐去神庙。

X X X X X X

“这几天你怎么老是愁眉苦脸?”茶友问我。

“不知为何,我总觉得有一个乒乓球在我身体里滚来滚去,滚到哪,就痛到哪。”

“有看医生吗?”

“看了,也有打针吃药。但药性一过,它又来了。”

“让我看看。”师父把我按坐,双手从我头顶、肩膀、腰间、大腿顺序轻扫。

接着拿一个塑料袋,压在我的左膝弯,拍一拍我的膝盖,犹如将一些东西从膝弯敲出来,装进袋里。

“好了。”师父把袋口束牢:“你这从荒野惹来的东西被我收伏了。”

神乎其技,我体内的“球”居然消失!身体的不适与痛楚也烟消云散。从此我对师父的神通投以百分百的信任。

X X X X X X

师父似乎有预知能力。

“你的店有买火险吗?”有天他凝视了茶友高佬的脸后问。

“已断保几年了。”

“我建议你去续保。”

身为师父拥趸的高佬唯命是从。两个月后,巴刹楼上失火。获得保险公司赔偿的商贩寥寥无几,高佬可说是其中最幸运的一个。

X X X X X X

师父的爱情故事绝不比他的神通逊色。

20年前,他奉命去某豪宅查一单失踪案。接待他的是失踪者的妻子,一个貌美白皙的年轻孕妇。她家人守着祖业,曾经很风光。可好景不常,父亲无端得了无名病,屡医不愈。

随着家族生意惨淡结业,老父伤心欲绝,奄奄一息。尔后两个弟弟因交通事故与工作意外,失去工作,在家养伤。再后来,她丈夫竟人间蒸发。

做了官方的调查与报告,师父约了孕妇出外。

“你家被人下了极凶猛的降头。施降者要你们家破人亡。辛亏这降头只侵袭男丁,所以你和你母亲没事。”师父脸色沉重地说。

孕妇吓了一跳,仔细回想,益发觉得近年来所经历的种种怪事与灾难,确实与传说里的中降头特征吻合。

“请你救救我们,好吗?”迎着楚楚可怜的哀求眼神,师父义愤填胸:“好!

我与你有缘,我会尽量帮你。但这降头已根深蒂固,很难应付,我只能保住你的弟弟。你父亲的命与财产皆无法挽回了。”

师父竭尽全力与降头抗衡,最终得胜。但后果如他所料:病者逝世,家财散尽,豪宅易手。可幸少妇与她的胎儿、母亲和弟弟皆无恙。

伏降后,师父义不容辞地照顾孕妇一家人,共患难、同甘苦。也因此,师父与少妇以及她的女儿,培养出真诚感情。两人于8年后结为夫妇,至今恩爱如昔。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