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诚 ·新内阁与百日新政

2018-05-23 11:31

惟诚 ·新内阁与百日新政

经过为期两周的磋商、调整与宣布,由首相敦马哈迪领导的新政府总算完成内阁的组织任务,除了贸工部和外交部以外,其他15个部门的首长均已到任,并立即投入工作,为希盟之前所承诺的百日新政而努力。

经过为期两周的磋商、调整与宣布,由首相敦马哈迪领导的新政府总算完成内阁的组织任务,除了贸工部和外交部以外,其他15个部门的首长均已到任,并立即投入工作,为希盟之前所承诺的百日新政而努力。由于希盟是在选民对国阵和时局极致不满的情况下而上台,因此民众对新政府、新内阁多少怀有更大的期许,这种希望国家、政局能够展现新气象的期盼,令民众和舆论对新内阁的组成和施政效能会更为关注。

广告

政界、舆论界对此次的新内阁组成,有着不一样的看法,有者对部份阁员的分配有意见、有者因新内阁缺乏施政经验而抱持观望,总之就是褒贬参半。当然,对我而言,这次的新内阁组成,是相当有意思的。怎么说呢?此次的内阁编制虽仍存有一些种族元素,比如人资部由印裔出任、国防部由巫裔出任、交通部由华裔出任,但敦马仍在党派、技术和制衡等三大方面下足了功夫,展现了一位在政坛上打滚超过20年的老谋深算。

在党派方面,若不包括正副首相,新内阁正部长的党派组成为行动党4,以及土团党、公正党和诚信党各有3。这种分配刚好与相关政党在刚结束的第14届大选中的表现契合,比如就目前分得最多正部长职的行动党,其在大选中赢取42国席,是希盟在国会的老二,而作为老大的公正党,由于已握有副首相(该党已内定拥有下任首相),因此虽获3职,但如果排除兼任妇女部的副揆旺阿兹莎,也只有两人入阁,至于在乡区表现标青的土团党和诚信党,则各获3职。

这样的编排对各党来说是相当平衡,尽管之前一些盟党基层对分配有不满,但这并不影响大局,更何况,敦马在宣布第二轮内阁名单时让自己兼任教长,也因为友党的反对而改变主意,这些事情都让我们观察到,新内阁的组成首重其盟友间的团结。敦马并不希望成员党因联邦官职而互相纠缠,特别是在目前政府刚完成组织内阁的关键步骤,希盟需把内部利益的冲突减至最低。此外,敦马在组阁时也考量到民众对新政府的期许,因此人选的技术背景显然也成为考量之一。

在编制上,我们有3名部长具备相关部门的技术经验,比如财长林冠英、教长马智礼和卫长祖基菲里,都有会计、学术和医疗等技术背景。另外,有3位具备相关部门的间接技术背景,比如经济部长阿兹敏、多媒体部长哥宾星、人资部长古拉,前者的经济教育背景有助审查前朝投资,后两者的法律背景对调整和改革媒体和劳工法令有帮助。至于其他5位部长,比如内长慕尤丁、防长末沙布、交长陆兆福、房地部长租莱达、乡村发展部长丽娜哈仑,都是各党党魁或臂膀领袖。

在安排党魁和臂膀领袖上,则按惯例根据政党的重要性和种族比例所进行的权衡任命,如敦马亲信慕尤丁能协助前者看住警队、亲民的末沙布能安定以巫裔为主的军心和保障军购透明。至于制衡方面,就由敦马额外设立的名人委员会和制度改革委员会肩负。由于其成员不乏熟悉政府运作的前官僚,所以除了研究和推行财改和政改以外,该委员会的另外一道任务,就是对新内阁(特别是财政部和经济部)进行制衡与监督,充份展现出敦马对非亲信部长的谨慎。

从这几方面看,本届内阁的编制较以往显得务实许多。然而,较耐人寻味的是,此次内阁编制独漏东马代表,而这其实带有两层讯息:其一,敦马需优先熟悉和处理庞大的联邦议题,他需确保希盟能够紧握布城后,才能腾出手安排贸工部、外交部和东马代表;其二,此内阁名单并非最终定案,但有着实施百日新政的特别任务,因此敦马会在执政百日后(或政务开始稳定时)对阁员再进行调整,借此纳入副部长和东马代表。所以,我们还需花些时间,等待第四轮内阁宣布。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