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丽娜 ·给新政府时间兑诺

2018-05-23 11:34

苏丽娜 ·给新政府时间兑诺

自509历史性变天后,身边在国外当 '马劳' 的朋友们个个变得抬头挺胸,扬眉吐气地向身边的国外同事说:“我们敢用手中的一票选自己要的政府“这一刻,没经历过政党轮替的一些外国人都大方地让大马人放纵这样的骄傲。

以目前社交媒体平台的趋势来看,大马公民目前大概是全世界最爱护,最支持执政政府,最以国家政府为荣的子民。

广告

自509历史性变天后,身边在国外当 '马劳' 的朋友们个个变得抬头挺胸,扬眉吐气地向身边的国外同事说:“我们敢用手中的一票选自己要的政府“这一刻,没经历过政党轮替的一些外国人都大方地让大马人放纵这样的骄傲。

一切的欢愉到了两周后的今日还是处在高温的状态,没有减退。从前,大家总说政治冷感的年轻人,今天个个像追剧一样地关注国内新闻,国人更关心时事动态本该是值得鼓励的事,但新闻链接下的留言,好像少了过去大家“居安思危”的批判态度,而是以一种看待“救世主”的视角,用满满的爱来呵护今日的领导。

从前,当国阵一再加码一马援助金时,国人想到的是国库上哪找钱去,国库又要被掏光了;从前,涉及贪污的纳吉担任首相时,大家不惜走上街头要他辞职,逮捕所谓的MO1;但是今天,大家对于政府迅速将消费税率调为0%感到放心,不担心国家因此没了收入;大家对于希望联盟的一切决策表示支持,就算委任有案件在身的人选为部长也绝对没有问题,因为过去的案件一定是前朝政府的迫害,任部长救国最重要,救国可没有时间参与司法审核,遥控器拿来按下快播键,直接销案最省时。

大家也不再像过去一样支持反对党了,如今的反对党的一言一行看在大家眼里都是笑话,但别忘了,509那天,当我们把选票投给希盟的那一刻,也等同于大家大选前高调的那番言论:“我们会支持国阵当我们的反对党”。

当老马说,他要兼任教育部长,大家高兴得失忆般忘了希盟在选前白纸黑字的承诺:首相不兼任部长职这时反对党依据事实做出质疑,大家却倒是记忆深刻地翻出了各种往事来讥笑他们在位时不敢做出违抗的事迹。更令人讶异的是,在希盟成功入驻布城后,高喊着会继续做好监督角色的林吉祥与安华,却对于首相兼任教育部长一事发表了令人摸不着头脑的言论,我横看竖看斜看都悟不出何谓“在特殊情况下监管教育部并未违反希盟宣言的字面意义和精神”,开始怀疑是不是如敦马所说,太多人没受过教育,所以看不懂曾经那张白纸黑字的承诺。

好在解铃还是系铃人,最后由老马自己承认了这个“不得兼任”的事实,也因此让一位不可埋没的人才 - 马智礼有了发光的机会,可谓漂亮的ü转。

广告

但遗憾的是,过去敢怒敢言的希盟领袖在敦马作出有关与选前承诺有所矛盾的宣布时,沉默得令人有些担心。这个情况,跟日前终于敢在国阵败选后,出来抨击纳吉的前内政部副部长诺诺加兹兰的说法有些相似。

诺加兹兰道出,许多巫统成员过去基于尊重,选择不公然反对纳吉,但他知道自一马公司丑闻以来,人民对巫统的满意度暴跌。你可以笑说这是马后炮,但不得不承认这确实是政治现实,很多时候都是碍于“尊重”二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一些不该发生的事情慢慢滋长,导致体质改革离国家越来越远。

今时今日的反对党是人们花了一甲子才换下来的国阵,可以理解的是,大家对国阵过去的所作所为还记忆犹新,要用2周时间就把支持的对象换成厌倦了60年的一帮人确实不易。但是,有些批评,必须快,狠,准,才能在第一关头制止腐败,极权萌芽。

无可否认,希盟一执政带给了全民一个全新的希望,但未来终究还是一片未知数,毕竟这也是首次老马与曾经的反对党一起合作执政,所擦出的火花还有待时间带我们去看,不管好与坏,我们应继续保持“人民是老板”的态度,监督由我们选出来的政府,不要过度用“爱”来包容他们的过失,更不能对眼前的未知兴奋过头。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