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毓林·如果能全民阅读与全民写作

2018-05-24 11:34

曾毓林·如果能全民阅读与全民写作

星洲日报近期在副刊大力推动两项活动,希望在鼓励乡区小朋友阅读之余也能藉此提醒社会关注一般人阅读力不足的问题,并鼓励更多人静心写作,透过文字自愈愈人。

网络和手机横行时代,有些人逐渐失去了两种能力,一种是深度阅读的能力,一种是静心书写的能力。

广告

手机形成了“浅阅读”习惯,大家逐渐只阅读简短扼要文字,对长篇的文章逐渐失去耐性。

长此下去,对深度阅读是一种障碍。

另一方面,人性越来越浮躁,轻易动怒,情绪病剧增,人一定要寻找一个情绪的出口;书写是一种自我疗愈过程。

星洲日报近期在副刊大力推动两项活动,希望在鼓励乡区小朋友阅读之余也能藉此提醒社会关注一般人阅读力不足的问题,并鼓励更多人静心写作,透过文字自愈愈人。

《希望阅读》计划是为偏乡缺乏阅读资源的小学生每月寄上一本优良读物,希望阅读能使小孩打开心灵的一道窗口,为日后飞向世界做好准备。阅读兴趣必须从小培养,让小朋友有了阅读能力等同给了他一把开启世界的钥匙。

这项活动是在2012年开始推动,每年挑选超过400位乡区小学生,每个月寄出一本优良读物。在这几年期间,编辑部也经常收到小朋友寄回来的感谢信,有者还趁机与编辑同事报告阅读心得。

广告

成人的自会安排自己的阅读功课,小朋友的阅读兴趣则要靠我们去培养。

“心灵写作班”是鼓励参加者透过心灵书写,通往自己内心深处,挖掘丰富的觉知,并期待这些隐藏在生活大小事中的生命奥义,透过笔尖勾勒出来,即让自己整理思绪,也让这些文字把各种郁闷与对生老病死的疑惑变得澄澈清明。读者不一定要加入这个写作班,其实自行书写也同样达到效果。心灵写作班只是一个形式,让一部份人切实感受到具体效果。

初步阶段,我们把有兴趣心灵写作的朋友聚集在一雨伞下,透过讨论、心得分享和创作,鼓励他们写具正能量的文字。一方面即可在脸书公开分享流传,另一方面也精选一些篇章在副刊见报,希望好文章能流传更广。

科技时代,很多的阅读和书写习惯都在改变中,是好是坏暂时还说不上来。不过,一些优良的传统还是应该保留下来,一些良好的习惯还是应该继续维持,这些工作不能停止下来。

广告

5月大选,很多读者都热衷于谈论政治,特别是变天后,更多人侃侃而谈。不过,在发表伟论的过程中,是不是肚子里有墨水或言之有物很快就感觉出来。有些政治人物一上台演讲就泄了底,好像只能用情绪性言论引起注意,但也有好几位政治人物出口即能展现出魅力,言之有物,留意其背景原来都是饱读之人,确是阅读是充实自己并了解世界的最佳管道之一。

政治人物固然应该多读书,普通老百姓更加不能不读书,否则就容易失去独立的思考能力,变得易受摆弄。民智要开,首先要鼓励人民都有阅读的良好习惯。

受过教育的马来西亚人大都具备书写能力,但书写的威力绝不限于此。善用这个书写能力,不但能改变自己,也能改变社会与国家。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如果没有好好管束手中一支笔,或者任由书写成为失控的脱缰野马,破坏力也会无穷无尽。

所以,鼓励多写感化人心的好文章,也是净化社会及塑造文明社会的方式之一。

其实书写心灵文章不但有其净化社会功用,即使是对作者个人而言,心灵书写也类似在帮忙自己梳理罐头食品:你不需要靠别人的才能,你也能自己安慰到自己。尊重文字的人甚至把书写当作“诚实面对自己”的修行,这种修行不像打禅、静坐,需要挑地点、挑时间或看心情。任何时刻只要手中有一本笔记本、一枝笔,随时随地都可以写。

任何人透过心灵书写把混乱的思绪,找到了一个梳理方式,在那书写的片刻,也是充满灵性疗愈的片刻。

星洲日报希望推动这两项重头计划,能够为营造文明社会尽一些棉力,更能带动愿意学习的人走向更光明的未来。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