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航.薯条

2018-05-24 16:34

守航.薯条

四月的第一天,轻雨踏入校门的心情是忐忑的。她背著书包,手里拿着课本,一路四处张望。

四月的第一天,轻雨踏入校门的心情是忐忑的。她背著书包,手里拿着课本,一路四处张望。

广告

昨夜下了一场大雨,粗糙的路面有些潮湿。虽然地面的潮湿程度不至于会让人滑倒,但轻雨还是走得小心翼翼。她来到教室,一切如常,晓笛坐在她的桌位旁边,而靖风就坐在她桌位前方,正收拾他的书包。

轻雨踮起脚尖,正想给晓笛来个惊喜,靖风忽然转身,见到轻雨。

“啊,轻雨,你的练习纸在我这里。”

晓笛立刻转头,看着轻雨冷笑一声。

“你以为这样就能吓到我?”晓笛摇头。“没门!”

“都是你。”轻雨埋怨地看着靖风。

广告

靖风没说什么,从书包里抽出一个文件夹,从文件夹拿出一张纸,放在轻雨的桌上。

“这是什么?”

“昨天下午老师分发的华文练习纸,你把它留在教室桌上。”靖风把文件夹收进抽屉。

“有吗?”轻雨想了想,对昨天下午课后的事情没有印象。“谢啦。”

广告

轻雨坐下不久,化学老师就拿着一叠课本和教案走进教室。

老师在白板写下第一个化学等式,是乙醇遇上乙酸的化学反应。

轻雨看着那行化学等式发呆。

“那箭头好像薯条喔。”轻雨忽道。

“忽然好想吃薯条。”轻雨看着白板。“我上次吃薯条的时候已经是3个多月前了。”

“你这么胖,还吃薯条?”晓笛在旁嘲笑。

“刚炸好的金黄薯条,撒上盐巴,沾上辣椒酱,送入口中前还需要吹两口气……”

“别再形容!”晓笛恼怒。“抄你的笔记!”

轻雨这才拿起笔,抬头一看,发现教室前方的白板上都是密密麻麻的化学等式和变化特征,而老师这时拿起白板擦,往白板一扫……“啊!老师,你怎么可以这样!”轻雨失声叫道。全班学生顿时看着她,脸上都带着笑容。老师也转头看她,一脸不解。轻雨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晓笛在旁边忍住笑意。

“笛啊,我只能靠你了。”轻雨把自己埋入手臂中。

“可以啊,只要你看得懂我的字体就行。”晓笛笑道。

“你怎么不能好好抄呢?字体这么乱,以后怎么嫁得出去?”轻雨摇头。

“你字体也没好看到哪里去。”晓笛哼了一声。

轻雨便伸手摇了靖风的椅子,靖风转身过来。

“这节课后,可以把你的笔记本借给我吗?”轻雨就道。

“嗯。”靖风点头道。“你喜欢吃薯条?”

晓笛“扑哧”一声笑出声来。

“也不是,我只是忽然想吃薯条。笛,放学后我们走路去快餐店吃薯条好不?”

“好哇!”晓笛豪爽地答应,在轻雨还来不及说什么,她随即又道。“才怪!”

化学课结束,轻雨感激涕零地接过靖风的笔记本,还对晓笛扮鬼脸。轻雨正想将笔记本塞进书包,看见两本作业簿安静地躺在书包中,忽然捂住书包,惊慌地看着靖风。

“糟了!靖风!”轻雨急道。

“什么事?”

“我把你的作业簿忘在家了!”轻雨道。“怎么办?”

“啊?”靖风睁大黑框眼镜下的双眼。

“愚人节快乐!”见靖风一幅愕然的模样,轻雨不禁失笑,随即从书包里抽出靖风的作业簿。

靖风接过作业簿,显然还没回过神来。

X X X X X X

放学铃声响起,轻雨和晓笛留校温习。她们在食堂买了两份炒饭果腹,轻雨拿出化学笔记本。

“你看靖风的字体多么整齐,哪像你。”轻雨不忘挖苦一番。

“又不是抄给自己在意的人看,字体何必那么整齐。”

“什么歪理。”轻雨拿起笔记本作势要往晓笛打去。

“注意形象!”晓笛叫道。“你看,靖风来了!”

轻雨回头一看,只见靖风站在她身后,黑框眼镜随着呼吸起伏,身上的校服都被汗水打湿。

他手中握着一包纸袋。

纸袋里是一盒刚炸好的薯条。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