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丁贤 ·必要的阵痛

2018-05-25 11:26

郑丁贤 ·必要的阵痛

这是一个经济改革的过程,也是重建体制的阶段,它肯定会产生阵痛,包括股汇市的反弹;然而,若是改革成功,则是巩固国家财政,也为经济奠下基础,准备大马经济未来起飞。

首相马哈迪宣称国债达到1兆(1万亿)令吉,股市应声而跌,破了1800点关口,继续下探1775。

广告

这一跌,投资者如惊弓之鸟,仓皇失措,包括外资也走了超过25亿令吉。

而财长林冠英称1MDB的两笔利息,数额近10亿,分别在本月到11月到期,更是让市场情绪雪上加霜。

为什么经济数字突然恶化?情况是否如此恶劣?

我想,在众多理由之外,也和如何解读经济概念有关。

前朝国阵政府发布的经济数字,和现任希盟政府的数字,确实有一些差距,让投资者产生认知上的混淆,这也造成市场一时难以调适,以致反应激烈。

譬如,国阵政府之前不断强调,大马的政府债务占GDP的50.9%,数额大约是7000亿令吉,这是在政府规定的55%界线之内,在国际也属于安全水平。

广告

而马哈迪说的1万亿令吉国债,是政府债务之外,还计入政府担保的债务,包括政府关联公司的债务,以及像是1MDB的负债;经济术语称为Contingent Liabilities(或有负债)。

如此算法,国债就达到G D P的65%,那就非同小可。

要让国人和投资者对大马经济有信心,可以用50.9%;要强调大马债务问题严重,必须大力改革,可以用65%。

怎么用法,还是取决于执政者的需要。

广告

难怪有人戏称,大马的政治很奇怪。在其它国家,执政党是唱好经济,反对党是唱坏经济;在大马,执政党在唱坏经济,反对党则唱好经济。

当然,双方的话语都有政治意味。

反对阵线(国阵)说经济好,那是强调它执政时还做得不错;执政阵线(希盟)说经济不好,意指前朝太烂,如今必须由希盟来收拾残局。

至于财长说1MDB的利息偿还到期,政府必须代为支付;持不同意见者说,1MDB已经注入财政部机构(MOFIncorporated),目前该做的事,除了追究失责人士之外,也考验新财长如何使用1MDB的资产,来抵消它的负债。

不管怎样,大马的债务的确要面对,而1MDB这个烂摊子,更得好好收拾。

过去几年,政府大举借贷,投入各种大型工程计划,以及投入1MDB这个金钱游戏,导致债务激增。

无可否认,这些借贷协助推动经济成长,有它们的作用。但是,大部份的投资和发展计划,并没有为转换为外汇收入,所以,以投资报酬率而言,它们的回酬不高。

加上许多大型计划是交给朋党财团进行,经过一层又一层的利益分配,最终是成本高昂,成为缺乏效益的经济活动。

而过去官僚系统的扩张欠缺节制,政府不断增加机构和人员,组织不切实际,冗员充斥,也造成资金流失。

马哈迪宣布检讨数项大工程,包括泛婆罗洲大道、大马城、敦拉萨国际贸易中心等,也解散了陆路公交会、特别事务局、教授理事会和联邦乡委会,这些措施能够减少部份资金的滥用和流失,也是减轻国家债务的适当步骤。

当然,这些大型工程,包括东海岸铁道计划,可以检讨,而是否取消,还有待商榷;主要还要检视它们的经济和民生价值,以及承包商取得工程的合法和合理性。

这是一个经济改革的过程,也是重建体制的阶段,它肯定会产生阵痛,包括股汇市的反弹;然而,若是改革成功,则是巩固国家财政,也为经济奠下基础,准备大马经济未来起飞。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