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瑞源 ·救国与赎罪

2018-05-26 14:36

林瑞源 ·救国与赎罪

大选落幕2个星期,希盟还在忙着收拾国阵留下的烂摊子,因为问题太多、太繁杂,因此短期难免会有震荡,让外资受到恐吓,导致股市下挫。

大选落幕2个星期,希盟还在忙着收拾国阵留下的烂摊子,因为问题太多、太繁杂,因此短期难免会有震荡,让外资受到恐吓,导致股市下挫。

广告

譬如,在希盟的透明政策下,财政部长林冠英宣布,联邦政府截至2017年12月31日的国债和负债责任高达1兆零873亿令吉,占国内生产总值的80.3%,而不是纳吉政府一直强调的6868亿令吉或占GDP的50.8%。债务如此之高,绝非一时三刻能够纾解,国人必须有耐心。

一马公司也无法摊还4及5月到期的利息,形同破产,1MDB是财政部全权拥有的公司,政府必须代为还债,否则将影响国家信誉。

这么多债务,再加上废除消费税,希盟必须拿出弥补缺口的方案,国际信贷评级机构及外资才有信心。

1MDB弊案也是错综复杂的案件,涉及挪用资金及海外洗钱,因此必须谨慎处理,包括搜集证据、厘清细节,不容出错,否则将前功尽弃。

幸好有敦马哈迪的运筹帷幄,其他人恐怕无法在短时间内认清调查的方向,把关键人物重新放在执法的位子上。

虽然多名新任部长没有行政经验,但他们都展现改革的志向,比如交通部长陆兆福宣布,陆路交通局将推出考车自动化系统和收费指南,以杜绝“包搞定”的情况;禁止非政府组织代为出售车牌号码,确保每一分每一毫收入都进入国库。

广告

教育部长马智礼誓言把大马教育带入新时代,让学习和教学变得好玩又愉快;推介教师助理,减少班级的规模和除去教师的文职行政工作。

尽管眼前的工作繁重,改革并不容易,但只要抓紧执行力,达到预定目标,包括改革体制、废除反假新闻及大专法令等法令,将能满足大部份人的期望。

希盟在积极解决棘手问题,国阵却没有任何进展。巫统代主席阿末扎希日前表示,国阵可以向其他国家看齐,那些长久执政的政党在落败后仍然能够东山再起。

巫统没有对执政期间为国家造成的破坏反省、道歉、忏悔,却继续制造混乱,如何重新得到人民的支持?

广告

譬如,玻州国阵及巫统主席沙希淡坚持要其胞弟淡汶都浪州议员依斯迈卡欣出任大臣,但玻璃市拉惹端姑赛希拉鲁丁却再度委任宾冬州议员阿兹兰为大臣,引爆玻州宪制危机。

巫统在大选落败后应该谦卑,而不是“软禁州议员”争权夺位,让自己的弟弟出任大臣是裙带风;忤逆马来统治者,更违背巫统长久以来捍卫马来君主的立场。

沙希淡能够强硬多久?这让我想起2008年大选过后发生在登州的大臣双包风波,当时大多数巫统州议员力挺依德里斯朱索连任大臣,而基惹州议员阿末赛益则获得登州苏丹端姑米占钦点为大臣,风波持续17天,巫统最高理事会最终接受登州王室的决定。现在历史重演,相信巫统最后也会接受阿兹兰,因为重新选举,州政权将落入希盟手中,上演这样的闹剧何苦来哉?

此外,在一个星期过后,巫统通讯局才发表文告说,警方从柏威年公寓搜获的1亿1400万令吉款项,是纳吉辞职后原本欲转交给代摄主席者的党基金。如果是党基金,为何还掺杂外国货币?

284个名牌包包、首饰和名表又是怎么一回事?

虽然经历509政党轮替后,大马人不再害怕换政府,但是和国阵比较,希盟会得到更多的掌声,因为国阵治国记录糟糕,希盟只要超越这个低水平,相信还可以再执政多一届。

2个星期的变化,似乎决定了下届大选的结局。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