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日佳·华团如何转型?

2018-05-27 13:59

陈日佳·华团如何转型?

华团要转型,首先必须要接受有学识的年轻一代已经不再只看自身族群利益,而是更倾向于国家和社会的整体利益。例如针对土著和非土著政策,很多年轻人要求的并不是前朝政府的族群固打政策;相反的是要全面性的贯彻“能者居之”和公平施政。这也就是为何方天兴提议华裔副首相不仅未引起共鸣,也立即引来甲洞区国会议员林立迎和多位在朝议员的嘲讽。

笔者拙文〈华团应吸取马华的教训〉上星期见报后,友人私底下提出:既然华团必须转型,究竟应往何方走?再说,我国有数千个华团,具有很多不一样的功能和地缘性,华团可能需要摸索一段时间才能逐渐适应转型。

广告

当然,我们不能一竹竿打翻一船人。例如前届董总力争华教利益值得赞扬,一些联谊性会馆在推广文化如方言、籍贯文化或饮食等值得赞扬,奖学金资助单亲或是清寒子弟的做法也应该继续下去。但是对于某些只为了自身行业利益的华团或是商会,或是依靠政治利益来生存的华团来说则挑战更大。

由于“有人在朝好办事”,不少华团领导人也身兼马华高职或是党员,无形中让这些华团变成马华的外围组织。

例如华总总会长方天兴曾经公开承认自己是马华党员,不少新建华小的董事部和商会领导人等都是马华要员。

华团要转型,首先必须要接受有学识的年轻一代已经不再只看自身族群利益,而是更倾向于国家和社会的整体利益。例如针对土著和非土著政策,很多年轻人要求的并不是前朝政府的族群固打政策;相反的是要全面性的贯彻“能者居之”和公平施政。这也就是为何方天兴提议华裔副首相不仅未引起共鸣,也立即引来甲洞区国会议员林立迎和多位在朝议员的嘲讽。

此外,如今的社会也注重经济,环保和人文等可持久性发展的课题。例如华总在2013年起在思想兴革运动下跟随中国推广光盘行动和守时运动。但是多年来为何未见华总跟随中国和大马政府提倡禁止鱼翅餐宴?

我曾经和几位华团前辈领袖提起这个问题。一位回答说:“你必须先要求日本人停止捕鲸,才能要求我们华人停止吃鱼翅。”另一位则回答说:“吃鱼翅是华人的文化。”从这些回复我们可看见这些华团领袖的视野多么狭隘呀!大自然和地球上所有的动植物都是共有资源,尤其是保护动物不应分你我。姑且不论鱼翅是不是中华文化的一部分,这个文化如果破坏我们的自尊和生活环境,那样这个文化不要也罢。想想看,香港英国政府1923年废除女婢制度;1971年正式实施一夫一妻婚姻法,也一样面对不尊重华人文化习俗的指责,但是历史证明通过法律废除有违人心的文化是正确的。

广告

第二,华团如今不能吸引年轻华裔参与是因为绝大多数华团过度亲中。

许多年轻人甚至以为这些华团是来自中国!我们可以理解很多华团领导人由于自身在中国的商业活动与生意所以有必要亲中,但是年轻一代把这解读为“华团领袖只顾自身利益”。我们也可以理解绝大多数华团领袖老前辈仍对中华民族、其籍贯有一定的故乡情怀。但是对于年轻人,尤其是80后来说,马来西亚才是他们的根和故乡。中国可能只是他们熟悉的国家而已。不信?你试试看问问时下的年轻人,他们较倾向于到日本、韩国、台湾还是中国?况且,马哈迪上任首相短短两周,已经先后接见英国、美国、澳洲、中国和日本驻我国大使,也已经接见了新加坡总理李显龙。

他的外交政策呼之欲出。

第三,华团,尤其是商会勿只顾自身利益。例如政府取消小包装香烟、立法禁止在咖啡店吸烟与禁止18岁以下年轻人买卖香烟,但是却引起某些商会不满。这种做法其实在世界各国都很普遍,因为世界各地的研究都显示有效减少青少年吸烟的问题就是避免让他们过早接触香烟。另一个例子则是2008年当行动党执政槟州推行禁用胶袋运动,民政党与有关塑胶公会在槟州大派胶袋以示抗议。老实说,商会为会员争取自身利益没错,但前提是不应牺牲大众利益。

广告

华团或许自认对华社付出很多,但是看在绝大多数华裔年轻子弟眼里,他们不过都是为了自身利益,又或是与社会严重脱节。

在失去马华后,华团应该开始了解华社所追求的是自由平等和永续的发展。华团如果执迷不悟,继续只顾及自身利益,10年后被剿灭的将会是这些脱节的华团。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