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健平·玻州巫统恐自毁江山

2018-05-28 11:09

郭健平·玻州巫统恐自毁江山

彭亨州务大臣最终也换了人,当了19年大臣的安南耶谷失去了宝座。而玻璃市的州务大臣人选一直难产,拖拖拉拉2个星期后,原以为巫统代主席阿末扎希和代署理主席希山慕丁在上周三(23日)风尘仆仆赶去玻州觐见拉惹后,一切问题已谈妥。

509全国大选落幕后,输掉中央政权的国阵,在半岛仍勉强保住2个州属的政权。

广告

彭亨州务大臣最终也换了人,当了19年大臣的安南耶谷失去了宝座。而玻璃市的州务大臣人选一直难产,拖拖拉拉2个星期后,原以为巫统代主席阿末扎希和代署理主席希山慕丁在上周三(23日)风尘仆仆赶去玻州觐见拉惹后,一切问题已谈妥。

结果出乎大家预料,候任宾冬区州议员阿兹兰上周四(24日)在亚娄皇宫宣誓就任州务大臣的典礼上,列席的只有5名希盟和伊党州议员。国阵所有9名候任州议员(不包括阿兹兰)一起杯葛宣誓仪式,同时玻州巫统联委会及州国阵主席沙希旦卡欣在吉隆坡召开记者会表示不认同拉惹选阿兹兰为州务大臣,掀起了大风波。

玻州属于保守社会,当全国吹起反风把国阵吹倒之际,国阵还是以三分之二的优势继续执政。以国阵目前兵败如山倒的颓势,玻州巫统还在此刻掀起窝里反的剧情,除了让人看傻眼之外,也无法苟同国阵置州民利益不顾的做法。

这是继2008年玻州州务大臣一职难产后,演变成更激烈的2.0版本。

在1.0版本,当时已在玻州当了13年州务大臣的沙希旦,因为无法获得玻州拉惹的委任,而丢失了大臣宝座。沙希旦认为自己是玻州巫统联委会主席,理应获得州务大臣一职。最大的问题是,玻州宪法允许拉惹委任州务大臣。也就是说,当选议员除了获得大多数的议员支持之外,也必须过得了拉惹这一关。几经阿都拉领导的中央政府协调后,此风波最终由末依沙被委任为玻州州务大臣告一段落。

2013年,沙希旦弃州攻国,在顺利赢下亚娄国席后,也获时任首相纳吉委任为首相署部长。而辞掉公务员职回乡参选州议席的阿兹兰,也顺利胜选,并获委为州务大臣。

广告

当年纳吉强势执政中央,沙希旦当部长,州务大臣安插自己的亲信执掌,两派各有所获,安然无事。

2018年大选,最如意的算盘可能就是沙希旦和胞弟依斯迈各参选国州议席,结果双双都成功胜选。问题是,国阵中央政府倒台了,沙希旦也再分不到部长职,因此其派系更对州务大臣一职虎视眈眈。

身为州巫统联委会主席的哥哥安排弟弟出任州务大臣一职,法律上并没有任何冲突,但是人民的观感不是很好,因为这就会形成了州政权成为“卡欣家族”的事业。玻州拉惹也直指不希望选出傀儡来出任大臣。

沙希旦在吉隆坡与9位不出席州务大臣宣誓仪式的候任国阵州议员召开记者会,已让拉惹大为不悦。从人民的角度而言,这已严重冒犯了拉惹,很大不敬。巫统一直与各王室维持的良好关系,恐怕也会蒙上阴影。

广告

眼下要解决此次风波,是有几个办法:一、把州宪法赋予拉惹委任州务大臣的条文带上法庭,但这将耗时,让州行政议员阵容难产,也让玻州子民更加生气,也肯定的会破坏巫统与皇室关系;二、沙希旦胞弟依斯迈表示,可以不选他当州务大臣,但也不可以选阿兹兰,拉惹可从另外8名胜选国阵州议员选出州务大臣人选。问题是,当事件已闹到如此地步,可以这么简单就解决?

三、解散州议会再重选,这肯定是最后的选择。把选择权重新交给玻璃市选民定夺。

沙希旦在此事件上的处理方式不够圆滑,如果重选,恐怕将断送国阵在玻州自国家独立以来就掌握的江山。而此事也可看出,还无法从丢掉中央江山困境走出来的巫统,其中央领导层也已走向弱势,难以处理地方诸侯的权力纷争。如果因为自己人打自己人而败掉所剩无几的州执政权,巫统恐怕需要更多年的时间来抚平创伤。

--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