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柿霖.赌

2018-05-28 11:35

李柿霖.赌

当他上了莫痴的船后,他的肉体则被送上救护车,但不久后便断气。

车水马龙的街道上,有两个人在追逐着一个男人。

广告

“李光泺,你给我站住……欠钱不还的混蛋!你给我站住!”

李光泺还是跑不及那两名年轻人,被他们俩抓到比较黑暗小巷去毒打一顿。

“大哥,别打了!你……你打死我,我就没办法还钱给你了!”

“哼……你以为老子我还是当年的傻子啊?那么多年了,你哪还有本事还钱?”当年借钱给他的小弟拉扯着光泺的头发。

“我的女儿能帮我还钱……真的。大哥这次是真的。相信我最后一次,我这就带你们去找我的女儿,你看我伤成这样,也跑不了了。

“两人看他浑身是伤应该也跑不了,便让他带路去寻他女儿要钱去。

广告

X X X X X X

诡计多端的李光泺故意将两人带到拥挤的街道上。

“救命,救命啊……他们是迷魂党的人,谁能帮帮我?”李光泺突然大喊。

这样一喊,附近热心的民众涌上前去将那两个收债人给擒住,让李光泺成功逃离那两人的魔掌。

广告

在光泺急于逃离现场想要穿过马路时,突然被一辆迎面而来的车撞飞倒地。

X X X X X X

不知过了多久,倒地的光泺睁开双眼,只见自己躺在马路旁无人理会。

他站起身仔细检查后,惊觉身上除了刚刚挨打的伤口隐隐作痛外,竟没有添加任何伤势,让他大感自己太幸运。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现在就上赌船赌赌运气,说不定还得一笔横财呢!”他摸摸身上的口袋,竟然还能摸出一些钱时,头也不回地往码头走去。

X X X X X X

夜深人静的码头,唯有光泺一人等着不远处的赌船靠岸,等了许久,他才看见一艘古老的小舟停泊在码头。

“大哥,你将木舟停在这里,待会渡轮来了,你的舟不就被挡着了吗?”他好奇上前去问。

“我是派来接顾客上赌船的,接了人就离开……你是不是也要上赌船啊?”小舟上矮小身着唐衣唯一的船夫看了看光泺缓缓说道。

光泺闻言,赶紧上木舟。此时木舟的桅杆红灯亮起,怪异的红灯为黑漆漆的大海添加不少怪异气氛。

这时,海面上突然出现莫名的浓雾,让光泺开始急躁起来。

“大哥。我们还有多久才到?”

“你的一生中除了赌就没有更重要的吗?“这一问,却让光泺回答不了。这时,船突然停止划动,漆黑的海面不断浮现微微红光。

诡异的画面让光泺不禁环顾四周,发现微微发光的物体越来越多,让他感觉窒息。

“这是彼岸花……”艳红色的彼岸花迅速繁殖,转眼间便占领了船和海。

“我是莫痴。李光泺,我相信你听说过,当彼岸花将地狱之路铺满,便是引领鬼魂上路之时。这些盛开的曼珠沙华是引你上路的,你该上路了。”

“我不信,我刚刚明明就没有事,怎么可能就死了?”

“是吗?你仔细看看你身上有哪些不同。”

光泺仔细检查,发现肚脐上有条若隐若现白丝线般的脐带连接上空“这……”

“婴儿要到世上就要靠着脐带维持生命,而当寿命将尽时,其脐带也会淡然无色。你看唯一是你与人间能有联系的脐带早已在你等待赌船的当儿慢慢淡化。只是你心系于赌,毫无察觉那隐约的脐带,而且只有亡魂才会看见我,好让我能渡他们过忘川河。”

“可是……”李光泺还在纠结时,黑漆漆的四周顿时出现一道画面。

李光泺仔细一看,画面里的他被车子撞了后,口里不停吐出鲜血,当场晕厥,他的魂也被撞出体外。

当他上了莫痴的船后,他的肉体则被送上救护车,但不久后便断气。

“不是的……不是真的!”莫痴为他扣上手铐和沉重脚铐,不理会他的反抗强行押他上路微微说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只是时间未到。你上路等着受罚,种什么恩,便得什么果,这是不变的定律“。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