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静薇 ·勿纵容私下执法

2018-05-29 10:53

叶静薇 ·勿纵容私下执法

霹雳州务大臣阿末法依沙指非政府组织不可私下行动,应向政府反映,交由政府处理。大臣所言甚是,但仅仅如此温和的回应恰当吗?一州之首若对违例之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是变相纵容。

希盟执政逾两周,国内呈现全新气象,从部长减薪10%到各部门的新景象,让人有所期待。虽然从前首相纳吉府中搜出的巨额款项、金银珠宝和名牌包包叫人咋舌,但因为新政府迅速的行动而得以宽心。

广告

不过,在一片看似快要歌舞升平之际,真的一切安好吗?

显然不是。霹雳州打扪伊青团团长莫哈末哈菲日前因不满连锁便利店在穆斯林聚居的马来甘榜售卖酒精,率领逾10人强行要求并监督店员将所有的酒精饮品下架,较后前往警局报案。他也在脸书粉丝专页指该区清真寺早前已向便利店表达强烈反对,但商家无动于衷。

莫哈末哈菲所言试图合理化其行为,仿佛只要“曾经反对不受理即可采取行动”,就可理直气壮,但不对就是不对,所谓的强行要求根本就是私下执法。即使莫哈末哈菲较后前往警局报案,警方也必须针对莫哈末哈菲一干人等的所作所为采取行动,否则人人都可私下执法后再向警方备案,我们的社会能不大乱吗?

一群人强行要求店员将酒精下架,如此行为不含威胁之意吗?莫哈末哈菲等人除了向便利店表达强烈反对,应该依循正途向执法单位反映,也可以集众人之声表达意愿,但就一定不能私下执法。

霹雳州务大臣阿末法依沙指非政府组织不可私下行动,应向政府反映,交由政府处理。大臣所言甚是,但仅仅如此温和的回应恰当吗?一州之首若对违例之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是变相纵容。

我们的社会未赋予任何团体私下执法的权力,此事不能等闲视之。

广告

去年8月,一批年轻人声称不满鹅唛区赌博中心泛滥,突击一间隐藏在桌球中心的赌博机中心,强行关掉中心电源及赶走顾客。警方只是发文告劝民众不要私下采取行动,避免触犯法律。警方似乎未对私下执法者采取行动,如此之举也是纵容。

从去年到今年,从警方到霹雳州务大臣,一批又一批私下执法的人被纵容放任,类似情况肯定还会陆续有来。一旦私下执法“泛滥”,肯定会扰乱社会秩序,乱象丛生。

相比一兆亿的国债,私下执法宛若花生般大小的事,但恶习不改终成后患。新政府新景象,一并修正不对的事更好。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