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羽俐.色彩

2018-05-29 12:27

夕羽俐.色彩

“既然被你发现。”于皓顿了顿,坦白道:“其实我是天生的色盲。”

“既然被你发现。”于皓顿了顿,坦白道:“其实我是天生的色盲。”

广告

遇到于皓前,莫榛曾认为每个人能看见五光十色的世界,当她升上中学第一天,于皓成了她的同桌。

“嗨,我是于皓!请问怎么称呼你?”

于皓露出和善的笑脸。

“莫榛。”莫榛低头回答。

莫榛心想于皓应该打量自己脸上的胎记,抬起头来却发现他投来坦然的目光,她有点意外。

毕竟第一次看到莫榛的人,只要瞥见她脸上长着的大片深褐色胎记,大多人露出惊讶的神情,她没想到于皓坦然迎上她的脸孔。

广告

X X X X X X

莫榛与于皓尚算和谐相处,她偶然发现,于皓对颜色的概念有点奇怪。

上美术科的某一天,美术老师要求大家画出自己最喜欢的人物,这次的作品将被列为考试评分关键之一。

当莫榛完成作品,她无意瞥向邻座于皓的画作时,发现他构画的人物传神,惟配色方面过于大胆。

广告

“于皓,你怎么把人的肤色涂绿?”经过的美术老师一脸怪诞。

“我喜欢涂上什么颜色是我的自由。”

于皓反驳道。

“你这是什么逻辑?一幅好好的画就被你的用色给毁了,你最好考虑重画一张,否则分数可能会受到影响。”美术老师意味深长地说。

“你似乎不能辨认相近的颜色?”莫榛问出心中的疑惑。

“既然被你发现。”于皓顿了顿,坦白道:“其实我是天生的色盲。”

“难怪……”莫榛喃喃道。

“难怪什么?”于皓追问道。

“你没有察觉我的脸有点不一样吗?”

莫榛回应。

“有什么不一样?”于皓露出不解的神情。

“我脸上有一大块胎记,大家都经常被吓到。”莫榛直接伸手指着自己脸上的胎记。

“对我来说,我无法辨清颜色,看不出那块胎记。”于皓摇摇头,接着说:“你也不必太过在意,我是色盲,自然无法戴上有色眼光看你。”

莫榛被于皓的话逗笑,两人因各自的身体缺陷而产生自卑,如今似乎变得易于交流。

X X X X X X

莫榛在于皓面前,可以自在地做自己,无需躲躲闪闪;于皓在莫榛面前,可以大胆拿起画笔,随意跨越色彩的框架。

于皓无法想像真正的颜色,在填色中经常引发争议,他不满足于铅笔素描,他觉得这样下去并不是方法,只好寻求莫榛协助。

“我在用色方面经常出错,你愿意帮我在作画时混色吗?”于皓问道。

“没问题。”莫榛应允。

在于皓委托下,莫榛帮忙指出合适的颜色,完成一幅幅令人惊艳的画作。

X X X X X X

“我在全国中学生绘画大赛获得冠军,今晚我请客,老地方见。”于皓发了一封简讯给莫榛。

“我上星期考到驾照,去你家载你。”

莫榛回道。

这一天,莫榛驱车来到于皓家门前。

“现在会开车,看起来威风凛凛。”于皓一上车,就朝双手握着方向盘的莫榛打趣道。

“开车而已,称不上什么威风事。”莫榛轻笑,此时红灯亮起,她踩下煞车。

“我根本份不清红绿灯亮起的颜色,自然也无法考获驾照。”于皓苦笑道。

“没关系,我以后可以当你的司机。”

莫榛下意识回应,车厢内弥漫着一片静默。

两人享受一起相处的时光,再加上洞悉彼此的软肋,其实有一种说不清的暧昧。

“那个……你毕业后打算去哪里?”莫榛率先转移话题。

“我想读建筑设计。你呢?”于皓问。

“真羡慕你,我还没有定下自己的目标。”莫榛说道。

“其实你在色彩方面极有天赋,有没有想过往配色设计老师发展?”于皓指迷点津。

“我会慎重考虑你的建议。你该不会藏有什么私心吧?”莫榛发现自己对色彩颇有心得。

“对,我确实有私心,希望以后还能继续与你一起合作。”于皓说。

“我就知道!”莫榛回应,两人相视而笑。

于皓本是一个看不清色彩的人,莫榛本是一个在意脸上色彩的人,然而两人的相遇,让彼此的生命有了绚烂的色彩。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