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丁贤·说取消就取消?

2018-05-30 11:22

郑丁贤·说取消就取消?

如果要取消这一项大型计划,按照常理,应该调出高铁的计划书、可行性研究,以及投资回酬(ROI)报告,让内阁和精英顾问团研究和讨论,再召集负责这个项目的财政部、经济策划单位、交通部官员等,作出报告和建议。

取消马新高铁计划,即使是专家,也难说得准是对还是错;不过,这个决策的过程,有许多值得商榷之处。

广告

1. 决定过于仓促马新高铁计划的倡议超过10年,研究超过5年,集合了众多专家的研究而拍板决定。

但是,希盟政府成立两个星期,没有听闻新内阁讨论过,交通部长也没有提及,精英顾问团也未深入讨论;突然之间,马哈迪却在土团的最高理事会后的记者会,宣布取消。

况且,完全没有照会计划伙伴新加坡,连基本的善后工作,包括赔偿额,都未仔细考量。

这样的决策过程,显得草率、仓促,而且充满个人的主观色彩。

如果要取消这一项大型计划,按照常理,应该调出高铁的计划书、可行性研究,以及投资回酬(ROI)报告,让内阁和精英顾问团研究和讨论,再召集负责这个项目的财政部、经济策划单位、交通部官员等,作出报告和建议。

接着,交给内阁会议讨论,成为正式的政府决定。

广告

当然,首相本身,或至少派出部长代表团,和新加坡政府讨论,达致协议。

如此的过程,不管最终是否取消高铁,至少经过审查和验证,可以避免主观盲点,也避免遭致重大损失。

如此,也避免政府之中,一个人说了算的权力集中。

2. 资讯掌握不精确高铁的成本,按照原有的估计是550亿至600亿令吉之间,这个数字,是马新两国的评估数目。

广告

马哈迪的版本,成本却是1110亿令吉,增加了约100%,相差太远。

马哈迪至少要说明,他如何得到1110亿令吉这个数目?成本为什么会暴增?准备性又是如何?

至于对新加坡的赔偿,马哈迪说大概是5亿,但是,他不确定是什么货币。

令吉、美元,新币的币值,差别很大,怎能含糊!

而根据高铁机构指出,计划如果出现变动,大马政府要赔偿数十亿令吉。

这笔赔偿天价,能说取消就取消吗?

3. 缺乏充份的理由马哈迪提出的理由有两个,其一是可以减少国债,其二是马新高铁不能赚钱。

关于国债,尽管首相和财长都说是1兆,占GDP超过80%,但是,到目前为止,国家银行和世界银行的数据,依然是6860亿,占GDP的50.8%。

首相和财长也没有说明何以要把“或有负债”(Contingent Liabilities)列入国债;这不是国际使用的标准,而这些政府担保的债务,并没有倒债的迹象。

因此,大马的国债,是否严重到必须取消高铁的程度,有待商榷。

至于马新高铁不能赚钱,这是一项假设,可能确实不能赚钱。

问题是,世界各国的高铁计划,都不是为了赚钱而兴建。

高铁计划是要推动国家的经济发展,让城市之间衔接,方便人口流通,带动二线城市的兴起。

而衔接新加坡,更可以吸引新加坡的资金、技术、人才、游客、市场,进入大马。

况且,高铁报告指出,这项计划可以创造7万个就业机会,5千个承包合同,以及带动本国工程科技水平。

换句话说,靠售卖高铁票确是很难赚钱,但是,它的经济发展议程,远远超过了高铁公司赚钱的需要。

日本和中国高铁带动两国的经济发展,有目共睹;欧洲高铁川行,推动欧盟的经济之外,也带动地区的整合。这些都是高铁不赚钱而带来的巨大利益。

高铁不是不能取消,但是,即便要取消,必须要有更加周全的决策过程,掌握正确的资讯,也要有更加符合长远经济效益的理由。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