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丽琴 ·消费税是如何被搞砸的?

2018-06-01 09:29

杨丽琴 ·消费税是如何被搞砸的?

有人说,变天代表人民不支持消费税,但大选前有选民告诉我,她想变天,但想保留消费税。可见,变天并非对消费税的公投。只是一般小民多半觉得最好什么税都不用给!

3年多前,消费税(GST)未开跑前,我听到一位女小贩抱怨,说消费税一来,样样东西都起价。惟当时消费税未公布详情和征税清单,她如何断定所有物品皆被征税?那是因为她之前已被人灌输这种想法,先入为主。

广告

果然,在消费税实施前几周,一些熟食小贩“偷步”起价,尽管他们的食材大部份豁免消费税。而且,涨价普遍为10%,远超消费税的6%。

这几年来,我观察到一些熟食小贩涨了几回价,第一次是因为消费税开跑,接下来几回涨价的原因分别为油价起、马币弱、糖和面粉等津贴合理化,气候导致某些农产品歉收,以及一些州属(如甲州、雪州)规定商贩弃用宝丽龙,改用成本较高的打包器材。

除了第一次涨价,其余几次都不能入消费税的账。

消费税今起归零,商贩理应回扣的是第一次的涨幅,可惜当初说消费税“影响很大”的熟食小贩,如今却说“影响不大”。

当初,6%消费税是取代5至10%的销售与服务税(SST)。根据专家所言,不是样样物品都会起价。例如,一些原本被征收10%SST的衣物和电器,可能降价。然而,一般人对这些非日常用品价格不敏感,当一双运动鞋跌价时,你或许以为只是商家在促销。

加上消费税生不逢时,遇上马币走弱,一些进口物品自然起价。然而,假设当初政府不推行消费税,根据当时的低油价和经济状况,国际评估机构极可能调降大马债评,马币或加速走跌,物价当时也许会更高。

广告

推行消费税之初,一些商家被逼电脑化,加上政府退税迟缓,这些成本转嫁消费者,造成一次过通膨(但在无现金年代,电脑化是迟早之事)。

无论如何,消费税所造成的阵痛理应短暂。它会在执行之初推高物价,但不至于几年后还“民不聊生、水深火热”,否则,全球143个推行消费税的国家(包括新加坡),岂非都一直民不聊生?

在政治因素下,大马的消费税显然被污名化了。

不论GST还是SST,最终缴税的还是消费者,只是SST比较不透明,它没把税率列在收据,而是直接加入物价,属于隐藏式收费。消费者不知本身缴的税务是5%还是10%。

广告

新政府如今要重推SST,理论上必须扩大征税基础,才能填补税收落差。虽然我们有信心新政府可打击贪腐,开源节能。然而,为何不能在改革体制的同时,也继续落实更有效率的消费税呢?毕竟这两者并没有抵触啊!

税改和制改双管齐下,总胜于一边厢终止大型建设计划,另一边厢却回推旧税制。

毕竟,就算前朝政府千错万错,从经济层面,落实消费税不是错误的经济政策。如今因政治因素,撤销GST,走回头路,诚属可惜。

有人说,变天代表人民不支持消费税,但大选前有选民告诉我,她想变天,但想保留消费税。可见,变天并非对消费税的公投。只是一般小民多半觉得最好什么税都不用给!

消费税在大马落得如斯下场,主因是少数人是一知半解,多数人彻底不了解,有些人则存有政治目的,什么都赖消费税。

有些政党打服务牌,但在近距离接触选民时,却没藉机向选民解说消费税,让选民持续被人误导。或许这些政党党员本身对消费税的理解也存有误区,以致抗辩无力。这是当局宣导失败。

当然,消费税也不是有利无弊。

它扩大了一些征税范围,并把缴税门槛从年营业额300万改为50万,某种程度,确实加重人民负担。

所以,新政府其实可以保留消费税,但必须下调税率,以及调整缴税门槛。

至于将开跑的SST,也不应一味泼其冷水,毕竟如果政府有能力大刀阔斧改革,填补国库空洞,那我们则可以期许,SST不会超过6%,同时缴税门槛可恢复至300万,并如同消费税般透明化。

同时,也期待新政府会持续下调所得税率和企业税,毕竟大马企业税过高,在区域缺乏竞争力。

不过,从新政府一直强调国债过高(料为日后的新增税制铺路),以及估计SST税收可增至300亿来看,SST不可能少于6%,所得税和企业税看来也不会再下调。

此外,SST应该会扩大征税范围,对更多商家和货品征税。我们唯有期许,新政府能把税收用在刀口上,否则,SST或许短期可以给回人民一些,但长期可能让你口袋流失更多。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