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自然】吴咏駩·以叶织巢的蚂蚁

2018-06-01 11:49

【活在自然】吴咏駩·以叶织巢的蚂蚁

我一年里有几天会到吉隆坡工作。每次工作时间只有一两个小时,但交通时间包括开车到车站、转长途巴士、换轻快铁,然后走一小段路,加上我习惯早到,所以早上八点多即需出门,傍晚七点多才回到家。
其中一只工蚁夹着白色会吐丝的宝宝。

我一年里有几天会到吉隆坡工作。每次工作时间只有一两个小时,但交通时间包括开车到车站、转长途巴士、换轻快铁,然后走一小段路,加上我习惯早到,所以早上八点多即需出门,傍晚七点多才回到家。

广告

在早到的两个小时多里,除了吃午饭,如果图书馆有开放,我就窝在里头翻翻书。平时很少买书,上一次大约是10年前,是一本鸟类图鉴。不过家里却有很多书,大部份是我姐的,可我看得不多。也许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别,或者没经介绍,不知道自己喜欢哪些,而不常主动翻阅。当中看得最多的,应该是金庸小说里的其中几部,不知已看过多少回。

我在图书馆找书一般局限于自然类。看到书架上难得有两本《沼泽地梦游者》,感觉很亲切。那是一本翻译书,写的是作者对多种野生龟的观察,记录它们和沼泽在四季里的变化。我在大学图书馆里曾借过,归还后再借,来回多遍。虽然长相伴,却已记不清书里的内容,也不确定自己是否每次都有把它看完。当时借来的似乎是一份安心,让我可以随时走进自然,看见那些龟从寒冬中醒来,把握短暂的春夏,绽放生命。

多年前这间图书馆有订购《国家地理杂志》,我也常翻阅。2011年5月那期特别介绍的织叶蚁,在我国很常见。它们的巢用一片或数片叶子围合而成,看起来像是一个个扎在树上的叶包饭。在蚁巢围建过程中,为了拉拢相邻叶片,蚁群会一只只踩在同伴身上,像叠罗汉那般合力堆起伙伴们,仿佛变成一只伸长的手,尽力地接近目标叶子或从对面延伸而来的伙伴。当最顶端的蚂蚁勾到另一头的叶子或蚂蚁时,它们将奋力夹住,再渐渐后退把另一头拉近,然后保持姿势等待粘合。这时,工蚁会搬出粘合用的神奇胶水,而令人难以置信的,那胶水竟然是它们即将化蛹,会吐丝的蚂蚁宝宝。

织叶蚁巢。 

蚂蚁宝宝当粘合物

在杂志照片中,负责粘合的工蚁大颚之间夹着一只看起来像蛆的白色蚂蚁宝宝。我很想亲睹这过程。

不过平时若突然发现织叶蚁巢在身边树上,我通常不会细看而是即刻跳开,赶紧检查身边地上或枝叶上是否有巡逻蚁。因为它们相当凶悍且咬人很痛,只要稍微靠近,它们一看到我或感觉到我的振动和吐气,即会抬头张开大颚、翘起腹尾,猛盯着我戒备。若不小心被它们爬到身上,真有点恐怖。况且除非是工作,否则我不是勤力追寻的观察者,所以一直没有发现它们粘合叶片的时刻。

广告

去年我种的酸柑树上出现了织叶蚁巢。我看过资料说果树若有织叶蚁,可协助除去虫害。但我种的那两棵酸柑有了织叶蚁巢之后,却好像长得更差,而且采果时还会被它们攻击。所以,我用报纸卷成棍状点着当火把,把那些巢给烧了。

上个月,我家对面草场旁种的百香果树上也出现织叶蚁巢,我没理会。一天傍晚浇水时,发现旁边又多了个巢,于是多看了一眼,却惊喜地发现那巢正在兴建。一边有些蚂蚁奋力夹着相邻叶子的边缘,另一边有一只蚂蚁就如杂志照片里那样,大颚上夹着一只如蛆般的蚂蚁幼虫。

我不细看,兴奋飞快地跑回家拿了相机再赶来。

那时,我清楚地看见那只夹着幼虫的蚂蚁一直用触角轻碰幼虫,同时夹着它在叶子衔接处来回摆动。旁边不远还有一只蚂蚁也夹着幼虫,而且透过已铺上的丝网依稀可见,丝网下又有两只从叶子衔接处的内侧粘合,其中一只幼虫似乎比其他的大很多。

广告

我直到天快黑才离开。亲眼看见与看照片或影片的感觉不同,多了些许震撼。然而,在这赞叹之后呢,我是否还会舍得把它们烧掉?

我外出几天后回来,发现那两个蚁巢不知为何已经不见,也没看见有新巢(或许没留意到),但依然有数量不多的织叶蚁在枝叶上走动。几天之后,我又发现了一个巢。一两星期后,巢又不见了。最后,连蚁群也完全消失。

抬头张开大颚、翘起腹尾,戒备中的织叶蚁。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