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姑再因阿比丁‧善意能否转化为政治意愿?

2018-06-03 08:45

东姑再因阿比丁‧善意能否转化为政治意愿?

我不是想吓唬人,我敢肯定,很多参政的新面孔将会保留他们崇高的道德精神。但是,在最初的几个星期和几个月设定一个基调,对于一个想要继续执政的政府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自大选以来,公民社会,学术界和媒体机构所主办的论坛都在讨论如何让新政府负责任;确保他们落实选举的承诺毫无疑问,作家和评论员都对终于能够毫无顾虑说出自己的想法而感到激动(虽然社交媒体上的评论丝毫不受影响),以及担心这样的自由是短暂且有限度的。这种情况就如同打翻的瓶装酱料(我们无法把酱料装回瓶子),或打翻装在特百惠(百惠)里的虾片(不管再怎么努力,我们都无法把碎裂的虾片重新拼好并装回去)。

广告

我们依旧抱有信心,尽管在法律上,很多遏制异见的手段依旧生效,如:反假新闻法令,印刷与出版法令,大专法令,国安法令,以及煽动法令都尚未废除或修改有人认为,如今政府希望对民众释放善意,所以没有祭出这些法令。与此同时,政府希望依法施政,公平对待所有人。

随着时间的推进,蜜月期会结束,而控制的欲望可能会大于维护善意的意愿。已经有人开始担心,改革的承诺正在走下坡,内阁成员们不一致的言论(甚至在陈述同一件事情时,如:我国的债务问题,或者隆新高铁项目是否正式取消)或承诺废除法令的冗长时间,特别是当废除这些法令只需要简单一句的话,即“这项法令即日废除”还有废除的法令必须由新法令来“取代“的想法,都让我们觉得“最好的政府已经过去了”:前朝首相就是在这些话中展开其任期的。

尽管许多人表示担忧,以独裁倾向闻名的领袖重新执政,而我们希望他已经改变或至少会受到现实的制约,也许让乐观主义者感到惊讶,一个人能够快速转变成一个好人的是:受到政治的驱使和妥协,而不是一开始就激励他们的理想主义。

这也是为何公民社会必须保持警惕的重要性,因为我们希望:政府必须落实承诺,并希望国会议员不要成为顺从领袖的奴隶,且在维护选区和国家利益时展现其独立性社运分子和正直的专业人士加入政府,对国家来说是的巨大财富,但可能到了某一时刻,他们的存在会导致出现合法但不光彩的行动和政策。

实际上,内部报告显示,高素质和有能力的人已经被调任到重要机构出任高职,因为他们太过独立了:一旦未来出现任何情况,他们将不会屈服于政治要求这里最重要的相关问题是,法定机构的委任程序应该要如何改革,才能最大程度的确保透明和问责:或只是要让一批应声虫先来填补空缺?

我不是想吓唬人,我敢肯定,很多参政的新面孔将会保留他们崇高的道德精神。但是,在最初的几个星期和几个月设定一个基调,对于一个想要继续执政的政府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广告

许多外交官和学者都指出,在许多国家,权力的变化并不足以让民主嵌入其社会:新政权只是在模仿前朝,或最终落得失败下场,并让旧政权以旧的方式回归因此,它需要经过两次的政党轮替,才能真正的推动民主。

所以我向新政府提出挑战,以证明马来西亚可以在一次的政党轮替中做到这点,我期待通过我所参与的组织来贡献自己的力量。民主及经济事务研究中心(IDEAS)将持续进行独立的公共政策研究和咨询,我很高兴能够继续支持马来西亚宏愿,一项将民主价值注入每一位公民身上的新运动。即使是这样,从上市公司到音乐团体都在想方设法确保酱料保存在瓶子里面。

希望这些努力能够让善意转化为政治意愿。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