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丁贤‧做怎样的企业家?

2018-06-03 09:23

郑丁贤‧做怎样的企业家?

峇贡水坝造成大自然遭到破坏。森林被砍伐,河流遭阻截,动植物失去栖息地,近万名原住民被迫迁移。1997年年金融风暴,峇贡计划无以为继,政府被迫接管,还赔了超过10亿令吉,拯救有关公司。伊克兰后来被债权人接管,陈伯勤2010年被高庭宣判破产。

去了一趟马六甲,观赏“又见马六甲“的试演会。

广告

马六甲的基因在我的血液里,让我对演出的期望值很高。

从拜里米苏拉创立马六甲王朝,郑和舰队下西洋,之后葡萄牙人,荷兰人,英国人的占领,撤退......,一直到马来西亚成立。

还有,马来人,华人,印裔,葡萄牙人,峇峇娘惹,切蒂人,他们在同一块土地,共同渡过悠长岁月。

怎样把这600年的精彩,通过舞台演出呈现出来?

我把答案留给大家,一旦7月7日正式公演,大家可以购票观看。

我更想谈的是“又见马六甲”背后的人与事,这是更加牵动我的感受的部分。

广告

“又见马六甲”的催生人是巫光伦。

如果不是“又见马六甲”,他或许是另一个房地产发展商──众多成功企业家的其中一个。

但是,他有一个盖房子以外的梦想,他想为他的家乡马六甲,做一些东西。

他在中国看了“印象”系列的演出之后,感触很深,突发奇想的写了一封信给总导演张艺谋,想把这种演出型态,带进马六甲,也把马六甲带到世界。

广告

他也向旅游业达人李益辉提出这个案子,李桑二话不说,一口答应合作,两头栽了进去。

之后,就是一连串的奋战和挣扎的过程这个计划需要数亿令吉资金,以及大片土地;但是,回收却是无法预估。

巫光伦之前创办的公司,股东不相信这个计划,认为会让公司一夜破产,巫光伦只好卖掉公司,忍痛熬下去。

几年来,种种的挫折,几乎让他万念俱灰。但是,梦想让他坚持下来。

今天,一个大型剧场矗立在马六甲海峡旁,剧场可以一次容纳2千名观众,舞台可以作360度旋转,200名演员和舞蹈员在台上演出,声光效果是21世纪先进水平。

巫光伦成功了吗?

我不知道。在商言商,“又见马六甲“还要面对商业现实考验,剧场需要观众购票入场来支持,才能继续下去。

然而,巫光伦把他的梦想化为现实了。

当其他人是因为赚钱而成为企业家,巫光伦却是为了实现一个梦想,而成为企业家。

他是不一样的企业家。

x x x

沉寂了十几年的企业家陈伯勤,又重现江湖。

比较年轻的读者,或许没听过陈伯勤;稍微年长者,却不陌生。

马哈迪担任第4任首相时,他是叱咤上个世纪90年代商场的大红人,马哈迪积极发展浮罗交怡,主办第一届国际海空展,却面对岛上缺乏像样的酒店。

陈伯勤适时出现,用100天时间,盖了一家酒店,获得马哈迪激赏。

然后,他的公司伊克兰(荧光屏)获得特别青睐,获得了一项世纪大工程,在砂拉越内陆兴建150亿令吉的峇贡大水坝。

90年代的150亿令吉,在今天的数目,大概是以双倍计吧!

这项工程,遭到当年的反对党,非政府组织,以及民间人士的大力反对和置疑。

首先,兴建水坝的理由是为了发电,但是,人们指出,大马并不需要如此巨大的发电量,特别是在砂拉越。

第二,峇贡水坝造成大自然遭到破坏。森林被砍伐,河流遭阻截,动植物失去栖息地,近万名原住民被迫迁移。

1997年年金融风暴,峇贡计划无以为继,政府被迫接管,还赔了超过10亿令吉,拯救有关公司。

伊克兰后来被债权人接管,陈伯勤2010年被高庭宣判破产。

陈伯勤的现实,化为梦想。

峇贡计划的烂摊子并没有结束砂。

拉越州政府去年付给联邦政府25亿令吉,并承担64亿债务,接手峇贡。

舆论直指这是马哈迪朋党政治的后果。

希盟组织新政府,马哈迪再当首相,陈伯勤平地一声雷,又再现身。

这一次,他宣布要投资300亿令吉,在浮罗交怡打造一个卫星市,包含公寓,商场,游艇码头。

计划之大吓人,不知资金和准证从何而来?而且要填海造土,不知对交怡岛的环境会有何种影响?

想想陈伯勤,他是另一类不一样的企业家。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