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采手记】邓雁霞·我的长途之旅

2018-06-04 13:06

【编采手记】邓雁霞·我的长途之旅

相聚有时,分离有时;积极有时,放下有时。吉隆坡这个地方,我曾经停留,也离开过,变化是我生命的常态。

相聚有时,分离有时;积极有时,放下有时。吉隆坡这个地方,我曾经停留,也离开过,变化是我生命的常态。

广告

在我生命里,除了方块字,我也爱当一个旅人。从小就听母亲说她年轻时流浪的故事,加上三毛的书,我向往长大后离家出走看世界。我知道我处于的大岛屿,只是一片小小的天空,而外面的世界很辽阔。

来吉隆坡念大学,是我出走砂拉越的起始。我本以为吉隆坡只是一个停驻站,我会从这里走向世界,结果一留就是14年。读书3年,工作11年。我也以为,我会永远待在这里,把这里当作自己的家,然而旅人始终想回家。

这是我人生中最长的旅途。这旅途上,我认识了很多的人,大学的同学老师、佛学会素食摊一起作战的伙伴、屋主、报馆的同事、受访者,还有当志工时认识的朋友,比如佛曲弘法会《普贤行.悟菩提》当舞蹈志工、世界宣明会当摄影志工,这些人至今依然是无话不说的朋友。

这些年我去过很多地方,几乎走遍了整个东南亚,从自己背包开始,和同事旅行,带着父母亲去旅行。旅途上最珍贵的相遇,莫过于在寮国龙坡邦认识了我的先生——一条流浪的鱼。而我们的旅游版图扩展到纽澳,还在纽西兰打了半年的工,采了3个月的蓝莓。

感谢我的上司们,这些年来我借着工作走过的地方不尽其数,甚至允许我任性的请半年假去纽西兰。文字与旅游,就像鱼与熊掌,谁说不能兼得?这样的工作,又夫复何求?

我很爱我的工作,更爱我的一班同事,还有这些年来认识的每一个朋友。只是回头望,我看见头发已经斑白的父母;在我每一次离家的时候,站在门口挥手告别,那一幕总是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广告

母亲从来没有要求我回去,她甚至叮咛我要好好工作,好好生活,然后生4个大娃娃。这样,她就安心了。

是我,不想错过陪伴父母的晚年,我还想一直听母亲说她年轻时流浪的故事。我出走过,流浪过,未来可以和孩子说,我年轻时在大城市当记者的故事。

是的,旅途结束了,我要回家了。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