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情有味】陈静宜·稍纵即逝的味道

2018-06-04 13:23

【有情有味】陈静宜·稍纵即逝的味道

不管怎么说,逝去的就不可能再回来了,即使再回来也不会是原来的样子,爱情如此,小吃亦然。
集大叶婆、血蚶、镬气、烟花于一身的华顺炒粿条,加上店东卢华顺高龄82岁,是我认为不仅要吃,还要赶快吃的名店。

不管怎么说,逝去的就不可能再回来了,即使再回来也不会是原来的样子,爱情如此,小吃亦然。

广告

2016年麻坡政府以整顿市容、改善卫生为由,把野野街、丝丝街、四马路一带的小贩搬迁至贪食街上,这一下便动到了与居民一天开始息息相关的早餐四大天王——阿德水粿、亚清粿什、亚龙菜头粿与阿源面煎粿。

这4个伫立野野街几十年的摊子,早是麻坡人生活的一部份,经历那次搬迁,虽然移动范围不大,不过街边天王剩3个,亚清粿什进到了华南茶室另起炉灶,即使美味依旧,原有一字排开的阵仗便已不同。

隔年,芙蓉大巴刹遭人为纵火,位于二楼的三百多个档口有九成九付之一炬,许多全国知名的美食,如客家面、鱿鱼米粉的店面也化为灰烬。我听过一个传说,大火发生时,有人猜测火源是来自八十多年历史的名店新儒记牛腩粉,因为店里总是不断在熬煮食物,然而奇迹的是,仅存百分之一未被波及的店家里,新儒记便是其中一家,店东以钥匙打开铁卷门,店内完好无缺,连店东都感到不可思议。

集大叶婆、血蚶、镬气、烟花于一身的华顺炒粿条,加上店东卢华顺高龄82岁,是我认为不仅要吃,还要赶快吃的名店。
尚未搬迁时的麻坡野野街亚清粿什档口,现已迁入华南茶餐室内了。
带有阴翳感的何九茶店屋尾空地,让我对茨厂街的过去充满想像。

接下来便是日前有茨厂街后巷之称的“鬼仔巷”(Jalan Panggong),地主计划将原地改建成酒店,这使得创立于1962年、传承三代的何九茶店面临搬迁命运。何九茶店是我落脚吉隆坡时最常去的早餐店,茶店分为3处,露天巷边、屋内与屋尾空地,全都有我的回忆。幸亏未来搬得不远,让老吉隆坡人,还有如我这种观光客们尚能有所依归,只是充满年岁的老铺也不会再现了。

最近一起则是设立于1971年的巴生国泰戏院小贩中心,因线路老旧而发生大火,16摊老字号食档全数烧毁,以浅蓝色铁皮所搭盖的风景不再,潮成五香、海南咖哩饭只能留在记忆里。

为了避免遗憾,建议大家不仅要吃还要赶快吃。我心中名单的第一号便是太平华顺烟花炒粿条,店东卢华顺82岁,可能是国内目前现役最高龄的炒粿条手,虽说马哈迪92岁都能当首相了,82岁还算年轻,至今仍然能一手持铲、一手抽拉风扇,打出满天烟花,不过谁知哪天就决心退休了呢。

广告
尚未发生大火前芙蓉大巴刹,名店招牌鱿鱼米粉。
尚未遭到祝融之灾的巴生国泰戏院小贩中心,图为当地名摊“潮成五香”。
尚未遭到祝融之灾的巴生国泰戏院小贩中心,蓝色铁皮屋为其特色,图为打烊了的海南咖哩饭。

不仅如此,华顺烟花炒粿条保留了炒粿条重要元素——镬气、血蚶与蒜米。或许坊间还有具备各自元素的粿条摊,但能取其交集的就少了,华顺至今仍以炭火快炒,镬气十足。而挂上“潮州”两字的炒粿条店,一定会用上蒜头与血蚶,如今血蚶价格越来越高,很多店家索性不放了,然而在华顺还吃得到。

随着塑胶制品便利与普及,加上摘采大叶婆相对人力成本高,还有叶子大小、鲜度保存等问题,愿意采用大叶婆来打包食物的店家也越来越少,太平人至今仍维持此项传统,华顺的粿条跟盘子间也衬着大叶婆,是少数还愿意坚持的店家。除了传统、美观等因素外,我认为使用大叶婆还有隔绝高温食物直接接触美耐皿(melamine)而释出毒素的危险性。

这两年的变化如此之大、速度如此之快,我都觉得有些招架不住了,饮食作家林金城曾对我说,“留得住的就留,留不住的就纪录。”分不清是被时间还是被命运追赶,总要比无常再跑得快一点点才行,我是如此地焦虑着。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