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儿是天使” ‧ 画家夫妇用爱伴儿走出阴霾

2018-06-06 08:35

“特殊儿是天使” ‧ 画家夫妇用爱伴儿走出阴霾

“心痛的感觉是当一支针直锥进大腿也毫无知觉,曾伤心欲绝扬言抱着儿子跳楼自杀,所幸丈夫播放儿子从小到大的照片给我看,唤醒我仅存的意识,走出忧郁症,看着儿子恢复健康。”
这两父子在绘画过程互动亲密,儿子经常依偎着爸爸写生,父子以画传递爱的画面,成了最动人的风景,“寓工作于娱乐”令他病情进展神速。(图:星洲日报)

“心痛的感觉是当一支针直锥进大腿也毫无知觉,曾伤心欲绝扬言抱着儿子跳楼自杀,所幸丈夫播放儿子从小到大的照片给我看,唤醒我仅存的意识,走出忧郁症,看着儿子恢复健康。”

广告

这是赖伟权的妻子叶凤萍的一段经历。赖伟权是本地颇有名气的壁画画家,也是许多特殊孩童敬爱的画画老师。他在全国画了近200幅壁画,其中数幅孩子在玩乐的作品,取材自其患有“感觉统合失调症”的特殊儿子赖大有接受感统训练的点点滴滴,是他凭画寄意,对儿子爱的隐语。

2013年正是赖伟权壁画作品开始“火红”的年份,同时当年逾2岁的大有被新加坡治疗师诊断患有“感觉统合失调症”。在这个悲喜交集的一年,他与凤萍没有闲情逸致享受成功的喜悦,仅是费尽心思为儿子铺排密密麻麻,到新加坡寻医治疗的行程。

说话能力退化成长缓慢

赖大有是赖家的第一个男孙,是爷爷奶奶寄予厚望的长子嫡孙,出生于2010年,他与一般小婴儿般可爱健康,待他牙牙学语时也非常准确地发出:“爸爸”,稚嫩的语调令初当爸妈的赖伟权和叶凤萍心都融化。

然而在大有15个月大时,他不盲、不聋、不哑,可是说话能力却开始退化,变得对周围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失去原有的活泼开朗,甚至就连成长过程也比同龄幼儿慢半拍,却多了许多特殊之处,比如没有宝宝口水长流的自然反应,与父母和家人完全没有眼神接触和情感交流,总喜欢一个人在草场上关注黑蚂蚁的一举一动,以及拿着汤匙重复性搬移花盆中小石头至其他地方,沉溺在自己的世界里。

平静的大有给了叶凤萍不平静的预感,虽然是新手妈妈,但总觉得一个正常孩子的行为不该是这样,碍于缺乏育儿经验,除了感到彷徨无助,什么都做不了。

广告

她开始大量购入“育儿宝典”,每天翻阅书籍作参考,以对照儿子的成长举动与一般同龄的幼儿发展是否相符,很可惜的是儿子所有特征偏向患有自闭症的症状,让她感到非常心慌。

她哭红双眼告诉丈夫赖伟权儿子的状况,谁知赖伟权平静坦然地回了一句话:“他不是特殊儿,他只是个有思维和组织性比较强,以及略带艺术家脾性的幼儿。”

正当她感觉孤立无助时,她突然回想起一位曾送特殊儿到她家中学习画画的家长,立即拨打电向她求助,该家长给予她一家新加坡治疗中心的地址,建议她携同大有一起到该治疗中心接受专业诊断。

18个月的赖大有经常以吹肥皂泡的统合失调症训练锻练口腔肌肉发展,藉此刺激口腔感官。

 

广告

携儿赴新治疗

由于新加坡的医疗费用昂贵,因此夫妻二人很快地打消到新加坡接受治疗的念头,但夫妻二人没有放弃,开始在本地四处奔波寻医治疗,直至大有18个月后被诊断患有重度自闭症,而且病症日益严重,如开始对声音不敏感、怕黑,以及对外界人事物变得非常抗拒,致使夫妻二人决定带儿子到新加坡接受治疗。

叶凤萍说:“大有是爷爷奶奶的‘心头肉’,因此我们一直隐瞒他的病情,深怕他们接受不了实情。可是眼看那次带大有到新加坡接受治疗应该是再也瞒不住了,因此透过小叔传达给他们,原以为他们会生气或是责备,反之两老为大有筹集医药费,让他得以顺利接受治疗。

康复后的赖大有是个漫画迷,父母特地腾出一间房间充作“漫画阅读小天地”,从而培养他爱画漫画的习惯。

接受感觉统合治疗法

大有患病最严重时期,只要到新环境或接触陌生人时便会大哭大闹,两夫妻把这趟“新加坡寻医之旅”称为人生中最艰钜的挑战。

在启程到新加坡的前3个月,叶凤萍带着大有到吉隆坡乘搭地铁游逛,藉此让他熟悉地铁的运作和感受换站的体验,从而也让她发掘大有对玩具车有着浓厚的兴趣,可说是“一车在手,哭闹皆停”,因此每回乘搭地铁时,给他玩具车自由玩乐,旅程也变得轻松多了。

在那段期间,大有非常怕黑暗。每逢夜幕低垂时,大有嚎啕大哭的声响也会随着夜晚光线变化越来越嘹亮,叶凤萍会拿出小型手电筒让他把玩,并告诉他:“这是太阳。”他看着手电筒展颜欢笑了。而后随着他病情好转,大有不再需要手电筒了,叶凤萍却养成了随身携带手电筒的好习惯。

黄金期限训练可康复

赖伟权和叶凤萍前后带大有去新加坡治疗共3次,治疗师诊断他患有“感觉统合失调症”而有学习能力障碍。夫妻二人听了治疗师讲解病情和疗程后顿时感到松了一口气,因为这种病症有别于自闭症,只要在患者的黄金期限(6至10岁)按时接受感统训练就可康复。

治疗师传授他们许多感觉统合治疗法,让他们自行在家与孩子携手自行训练,例如每日用软刷子擦刷身体,刺激身体知觉感官;手指戴牙套放进他的口内,用力挤压他口中两旁的肌肉;让孩子吹肥皂泡和使用卷曲吸管饮水,刺激口腔肌肉感官等疗法,使他按照内在驱策力作出反应,促成感觉的组合和统一。

赖伟权到户外作画时总把妻儿带在身边,同时也给大有一支毛笔,让他随意在墙面涂写,让他以图画来表达内心的想法。

妻患忧郁症  夫妻关系闹僵

求好心切的叶凤萍为了让大有早日康复和培养他成为良好品德的孩子,她变得敏感多心,脾气喜怒无常,甚至一度患有严重忧郁症也不以为意。

每日除了定时让大有接受统合疗法训练,也会自行营造许多古怪的方式引导儿子去尝试,其中包括让儿子全裸爬树,任由儿子因害怕而在树上大哭大闹也不理不睬,直至一位路人欲想上树救大有,她才醒觉。此外,她每次发现儿子犯错时便会大声责备及严厉纠正。

接“自杀”短讯  通知亲友赶到

叶凤萍的极端行为被赖伟权视为“走火入魔”。赖伟权多次好言相劝不果,夫妻关系因而闹僵,陷入冷战期。某天叶凤萍突然捎来一封“自杀”的短讯,令他无法再置之不理,抛下一切以挽救这即将支离破碎的家庭。

赖伟权回想当时情景娓娓忆述:“那时候我正在距离回家路程偏远的地方画壁画,突然收到她(叶凤萍)的讯息,写着要抱着儿子‘走了’,让我顿时感到毛骨悚然,便立即联络住家邻近的朋友和邻居,叫他们即刻赶到家中阻止‘悲剧’发生。”

叶凤萍听闻后笑说:“其实当初传送那封短讯给他后,我下一秒便把那个‘想法’忘得一干二净,突然一阵急促的门铃声,便开门让一大群大气不敢出的熟人进来,便自顾继续完成家务,直至看见神色慌张跑进家门的丈夫,才唤醒我的记忆。”

赖伟权在情急之下,打开电脑播放大有从小到大的可爱照片,不断在她耳边说:“我们的儿子这么可爱,不会有事的。”听完后,叶凤萍大哭一场后,心情顿感释然。

赖伟权(右一)和赖凤萍(左二)用父爱和母爱陪伴赖大有(左一)渐渐走出阴霾,并用心教导特殊儿余家贤画画,协助他们走出阴霾。

 

作画带妻儿在身边防悲剧

赖伟权因害怕“悲剧”再度发生,他到户外作画时总把妻儿带在身边,同时也给大有一支沾水的毛笔,让他随意在墙面涂写;水迹干了就消失了,但儿子使握画笔越来越使劲,开始以画来表达内心的想法。

这两父子在绘画过程互动亲密,有时儿子会依偎着爸爸看他作画,有时是儿子在画画,爸爸蹲在旁给予提点,父子以画传递爱的画面,成了壁画前最动人的风景。

他一直教导孩子画画的过程,让他惊喜发现,他让孩子画壁画,通过身体须以不同的姿式和动作来完成壁画或高或低的图案,也为孩子带来复健效果,加上长期结合感统训练,让孩子获得良好进展,叶凤萍的情绪也随之稳定而变得开朗。

大有4岁那年,前往新加坡接受第3次疗程,在他顺利通过医生给予的各项测验后,庆幸地证实他已经康复了,这项好消息让努力多年的夫妻二人喜极而泣。

“食物治疗法”控制饮食习惯

虽然大有的康复让夫妻二人感到非常开心,但却没有掉以轻心,他们为了避免病情复发,通过“食物治疗法”控制儿子的饮食习惯,如让他食用南瓜、韭菜及苹果让他排毒,并有助于排除体内积存的重金属毒素。

此外,夫妻二人经常带他做运动,如爬山河游泳等,让他按时排汗和刺激他的身体感官。

赖大有画风可爱,简单的画作世界里蕴藏他的童年快乐。(图:星洲日报)

坚持不放弃治疗

这对父母最珍贵的是,坚持不放弃治疗患有感觉统合失调症的儿子,先克服自己的心里障碍,奉献无私的母爱和父爱陪伴儿子渐渐走出阴霾,走向痊愈的康庄大道。

赖伟权和叶凤萍向儿子投射温暖的眼光,并分享说:“每个孩子都是上天的恩赐,特殊儿并不是‘瑕疵’,而是‘天使’,因为他们比其他小孩获得更多的关爱,只要父母不放弃他们,陪伴孩子度过艰辛的治疗,便能协助这些折翼的小天使走出‘梦幻世界’。”

今年8岁的大有念小学二年级,学习能力与一般孩子无异,并有小画家的范儿。(图:星洲日报)
赖大有把喜爱的漫画化为画作,写实的画风简单又温馨。(图:星洲日报)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