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雪翠《酷儿魔妈》序文2: 移行的光谱

2018-06-02 16:44

许雪翠《酷儿魔妈》序文2: 移行的光谱

读雪翠的文章,感觉光谱不停在她身上移动,由阴暗至明亮,从黑白到色彩。在追索人生的过程中总会发现,自己恒常少掉的那一块,原来就藏在她某一段文字的隐喻里。

在文字被无限加值、释放成源源不绝的“能量”之前,首先它必须是一个容器,能完整的把书写者装进去。唯有容器才能使文字成形、出味、可触可感,嵌入更深层的内里。书写者在容器里坐稳了,才能让文字软着陆,和读者走心。

广告

因为文字好比人生,都是一地的碎片,要把这些吉光片羽拼缀成一幅现世安稳、岁月静好的温情百衲被,说真的,不容易。都说世事无常人生苦短,谁能天天安稳静好?谁不在这里那边缺了一片多了一块?

幸福是两元一颗的茶叶蛋,但裂缝的痛楚不是谁都能忍受,多数人还来不及入味,就已经馊掉了。

李宗盛说:你我皆凡人,生在人世间,岂能无伤?

眼热的读者常在雪翠的脸书里留言,说凭借她的文字找到“正能量”,当伤心和伤心遇见,因了解而被抚慰,旋即落落一大串悲情人生大告解无尽轮回,用泪水再把疼痛的眼睛洗了一遍又一遍。

然而,作为一个读者,我不想把雪翠的文字归类为十全鸡汤,专为滋补枯竭的心灵而煎熬,那太累人了,这样的理解也太残忍。

不 要 问 为 什 么

广告

雪翠也有难过、苦过、痛过的时候,这与你我无异。

唯一的差别就是,她有拔地而起的决心,在这些不尽人意的生活皱褶里:难,过;苦,过;痛,过。凭借自己单薄的翼力,在逆光中独翅飞翔,我们从字里行间读到的画面,永远是她轻舟已过万重山后,优雅翱翔的背影,却无从了解她是如何泵浦着心跳,喘吁大气,头低低的把这些坎揽在怀里,一关一关走下去。

因为,她有走进暴风圈的勇气。虽然,这不是上天给她的选择题。

看着别人为生活而勇敢是容易的,也容易被感动。但勇敢二字,岂能说说而已。

广告

以前,有梦想就已经很伟大,现在则要天天被梦想叫醒才够热情热血。2017年一场命运的剧变,让雪翠悬挂在问号的倒钩里问:为什么是我?

她这么写:“巴拔很努力了,但肿瘤太强大,巴拔打不过它们,身体坏了,巴拔接受,你们也要接受。记得,不要一直问为什么,为什么我巴拔没抽烟会得肺癌?不是说有先进的免疫药吗?为什么不能好?为什么可以带我们找到答案,但在这件事上,不要问为什么。”

说实话,读到这一段,我已经被触动,电流贯穿全身,必须要把眼睛拉开一个距离,才不至于模糊了风景。

一句简单的“为什么”,足于让她恨透自己的人生、无情的周遭甚至不公不义的天地。然而,循着文字的纹路,我看到的是雪翠的踏实与简朴,不怨不哀活在当下的态度。她让生活归零,呼吸回到了身体,于是看见了眼前──3个孩子和当下生活──移行的轨迹。

那是一个女人和她孩子最贴地的日常。

于是我从她与孩子间的互动读到了温馨;也从她缅怀先生的文字里找到回望的勇气;甚至,从一餐饭一杯水的琐碎里感受到宁静的力量。

宁静,是稳住生活的轴心,事事务务得以不脱轨的保持运转。

宁静也让人放心,在大恶大难面前,可以走在她背后远远的相陪而不必急于伸出慌乱的手去搀扶。生活中有太多东西让人使不上力,不要问为什么?这不是疑问,这是答案。

读雪翠的文章,感觉光谱不停在她身上移动,由阴暗至明亮,从黑白到色彩。在追索人生的过程中总会发现,自己恒常少掉的那一块,原来就藏在她某一段文字的隐喻里。单单那些段落,那些字句,就足于让心劈开一条小径,重新走下去,那是多么走心的陪伴,虽然雪翠不知道。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