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宇欣·直播正在毁掉我们

2018-06-07 11:37

骆宇欣·直播正在毁掉我们

至于媒体流行的直播,则有待加强及检讨这些直播对于媒体本身的作用和形象。低俗、耸动、美女、血腥暴力的腥闻,向来容易抓住观众眼球,更不必假道学地说自己不爱看嫩妹鲜肉。

脸书是这个世纪最伟大的发明,没有之一。

广告

WhatsApp可以已读不回,微信可以装作永不在线,潜伏在朋友圈,赞不赞都默默偷窥。

唯独脸书,睁开眼就要刷,急着看临睡的帖子多了什么回应,再稍微修整淡妆摆个睡眼惺忪姿态,自拍发个早安,这样才是一天的开始。以至于一整天的吃喝拉撒事无巨细都要live一live,记录生活,共享生活。

无可否认脸书是个好平台,让人人得以发表意见,传送各社交平台的影像文章,促进交流。

但是,那些沉迷于直播与看别人直播的群众,有多少人意识到脸书正在摧毁我们?原本用来维系社交关系的平台,却制造出更多的“无用社交”。对于脸书的依赖让人静不下来专注做某件事,甚至无法专心吃饭陪伴身边的人,频刷手机与千里之外的人互动讨论刚刚上传的美食照片。

至于媒体流行的直播,则有待加强及检讨这些直播对于媒体本身的作用和形象。低俗、耸动、美女、血腥暴力的腥闻,向来容易抓住观众眼球,更不必假道学地说自己不爱看嫩妹鲜肉。

近来网上很红的“南洋哥”就投观众所好,在一个前首相夫人到反贪会录供的直播视频里,由于正处于等待时间,闲着也是闲着,就开始直播摄录各媒体的“美女记者美女主播”,当然,都说这是照顾观众福利,比起夫人,各媒体的前线美女养眼太多了。令人无聊的是,就这样一个视频,25分钟,镜头就这样转来转去,随着观众留言zoom一下右边的美女,啊那个黑衣美女是谁,嗨美女你好……等等热烈的讨论中,我们以为自己看到或参与了某些事件,实际上,那25分钟,我们什么都没做。那一段时间是被浪费的。

广告

我曾经花了半年时间混迹各大吹水站,看美女直播吃韩国辣鸡面,也看过想红的小妹拿包菜塞胸部,奶油抹身,当然还有孤独老人天天直播自己的生活与网友互动,甚至还有直播自己半夜潜入闹鬼建筑却一无所获的视频。刷着笑着骂着,一个天亮又一个个天黑。搞不懂这个网络到底是什么风潮,到最后才发现,原来群众并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而是随着某个视频被热议或身边的朋友评论后,随着脸书自动推荐而点进去一起看的。

脸书最让人质疑的功能是它的推送消息,除了我们自身向它“泄露”的喜好,它也运用大数据演算我们的朋友看过什么消息,常出现在什么场所,以此推荐我们想要看什么。但是,凭什么,我们就要看那些它“认为”我们爱看的东西?虽然绝大多数人都笑纳了这个让一切更方便的功能。

人,本身就倾向于选择自己感兴趣的事物,也极力寻找观念相同的资讯。

这是人的本能,一旦过度纵容,就会造成狭隘的世界观。就像网络上一面倒的歌功颂德,不容一丝质疑,也没有意识到有些政治人物正在布置暗棋,为以后的利益铺路,慢慢偏离人民的诉求。

广告

流量就是王道,能吸引顾客就是好产品,社交软件和某些网媒依据受众喜好“向下迎合”就展现并纵容了人类最片面最偏激的一面。所谓的碎片式阅读、懒人包、直播,并不让人最快速了解实情,反之造成浅薄的了解,集体掉入纵容自己低智的漩涡,没有推动更深层的思考和内容创造。

至于那些借工作之便,直播摄录美女的视频会否有人省思这样明目张胆的拍摄旁人举止再广泛传播是否不妥?

或者聚众围观意淫是否变成所谓的职场性骚扰?绝大多数观众都是“看爽”而已,没有人在意职业道德和媒体操守。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