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丽琴·国债的数字游戏

2018-06-08 14:27

杨丽琴·国债的数字游戏

当前朝政府宣称经济成长大好,人民并没有感觉良好;同样的,现任政府指国家濒临破产,一般人也没有感觉糟透。说穿了,都是数字游戏。

首相马哈迪的竞选演说,曾一再提及一旦希盟执政,将检讨和终止多项大型和中资计划,包括隆新高铁等。

广告

很多人有听到这点,但不以为意,甚至觉得,这不过是竞选策略,隆新高铁和捷运3线不可能说停就停,毕竟影响深远。如今大家才惊觉,马哈迪是来真的!

马哈迪否认此为个人决策,或许此言不虚,因为安华在获得特赦后的首场公开演说,也剑指中资计划。

这说明,希盟早在大选前,已一致决定腰斩前朝大型计划。

马哈迪和财长一直强调,腰斩多项计划的原因是成本太高,国债又破兆,无法负荷。

有人认为,国债并非腰斩各大型计划的主因。问斩的源头是这些计划是前朝拟定,是纳吉的政治遗产,如果成功,将归功于纳吉及前朝政府。而这是希盟政府和马哈迪最不愿见到的事。

要把取消大型计划合理化,最佳原因莫过于国库中空,于是新政府这边厢说国债破兆,需要人民救国,那边厢却说国家经济基本面稳定,有能力偿还1MDB债务……前后矛盾。

广告

稍具财经知识的人普遍认为,国家债务目前仍属健康水平,所谓国债破兆有点言过于实,危言耸听,硬是把一些本不属于国债的账目也算了进去。

不过,对于一般连餐馆服务费和服务税都搞不清的小民,政府说国债是多少就是多少,照单全收,不疑有他。

当前朝政府宣称经济成长大好,人民并没有感觉良好;同样的,现任政府指国家濒临破产,一般人也没有感觉糟透。说穿了,都是数字游戏。

希盟的大选宣言,如降低油价、恢复白糖和面粉津贴、取消大道过路费等,样样都要巨额数目。

广告

然而,取消消费税,已让政府收入大减,而派给人民及公务员的援助金,又不能少。即使政府机构瘦身,力打贪污,收回来的钱,也不足于100%实现竞选承诺。

这种情况下,最好办法就是向前朝计划开刀,毕竟隆新高铁和捷运,乍看只影响少数人利益,大部份民众无甚感觉。

然而,隆新高铁和捷运带来的长期效益无法量化,应交由专家评估,探讨最佳方案,不能因为政治目的就草率地列入大选宣言里。

大选前,大家都说为了下一代幸福,必须换政府;而高铁、捷运等计划造福的就是下一代,更不该仓促喊停。

而且,恢复各类津贴、大型基建计划喊停等举措,都会让国家经济倒退数十年。

国债被夸大的另一原因,是可藉此向民间筹款。小民捐款,属自愿性质,不过,目前捐款最多的当属社团和企业,会不会变成另类政治献金,存敏感地带,必须谨慎。

现任政府把国家财务状况说得有多糟就多糟,是在打预防针。日后国家经济上轨道,自可领功,若做不好,又是前朝惹的祸。

不过,国外大企业但凡CEO交替时,多只会埋头苦干,不会一直喋喋不休地强调前任的烂摊子多难收拾。人民选你,就是要你解决问题。

说到这,其实,凡事宜实事求是,数字游戏不宜玩过火。否则,若把真的财神爷赶走,将得不偿失。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