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品 ‧ 我的元和四年九月廿八日

2018-06-08 19:31

陈品 ‧ 我的元和四年九月廿八日

我不再在晓星未沉时蹲身寻找那不请自来的娇客,生命自适,该来的来,该走的走,舒适的能量方能厚德载物,承天地之恩露。

阳台上去年冬天的柳丁仔长成一枝枝翠绿,邀来了一只凤蝶的幼虫。黑灰不起眼的身子经风浴雨竟也安然转换了一身碧绿,成了阳台的逗号,引逗我日日盼它早早为乏味的阳台带来一抹翩翩的柔丽。然而已经连续好几天我蹲身在阳台上微弱星辉之下却遍寻不到这位不请自来的娇客,柳丁秃掉的枝子瘦伶伶地立着,却怎么也看不到把绿吃成一身肥美的幼虫。一日、两日……各样版本的故事写在脑中,就是难以接受失去的结束。

广告

这段时间生活很不顺遂,接二连三的失败、被淘汰、被拒绝,甚至连简单地扫描文件都会在最后一页电脑突然当机,40分钟的劳力瞬间崩溃功败垂成,只得重新开始。是在走什么霉运吗?是做了什么未知的伤天害理之事吗?以为十拿九稳的机会全从手中流逝,在擦肩而过后,我还感觉到它不怀好意地回首邪佞一笑。怎么这么倒楣,要什么没什么?新暑带着过老的热,熏出一身陈年的汗酸霉味,腌渍了一心纠结悒郁。

今天下班,拖着颓唐的身躯往西行,海畔的家在车站左侧,跨下车,6点半的夕阳透着金碧辉煌,橘得如烧透的圆满琉璃。不自觉地转身举步往海堤跑去,企图追上那一轮将尽的华丽,前方灼热的光烧得我双眸酸疼,视线模糊。不多时,夕阳完全隐入海平面底,带着残辉的断云凝视着一波无澜。我停下脚步,视线湿漉漉,漾着水光,溢出眼眶,一滴、两滴……天色更沉,日的余温轻拢着海畔,一路垂泪却也一路涤尽了近日焖热的烦躁、沮丧、自贬。海上远洋的渔船静静驻足在无界的海面,天自顾自地沉睡,海波自顾自地轻荡,万物自顾自地流转。

我推门进家,把自己洗得一身干净清爽。站在霞辉含蕴的阳台上吹着晚风,茉莉随夏风送来一段芳馨,枝上也不少随风飘零的枯槁,这段时日我为那只小娇客而忽略了它,然而,它却依旧自绽自香自谢,不曾藏私。

我始而懂得今日被夕阳煮滚的泪是一条源自内在深处的长河,力道强大的冲刷这些日子闷躁无解的淤垢,带走内心的骚扰、委屈,随着泪的长河汩汩而逝,方能汇聚生命的能量成为一气,继续自开自谢。

我不再在晓星未沉时蹲身寻找那不请自来的娇客,生命自适,该来的来,该走的走,舒适的能量方能厚德载物,承天地之恩露。

我依旧在每日起床后到阳台浇花,晨曦慢拢,花洒底下洗出一抹清新翠绿的新芽,不知是哪只小鸟播的种,也不知是何时播下的生命,而今,在柳丁旁一枝独秀、洋洋得意地展露头角。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