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钦亮‧政治老鼠所行之道

2018-06-10 10:16

郑钦亮‧政治老鼠所行之道

据全国总警长弗兹说,嘉马可能是钻“老鼠道”逃到印尼去了。“老鼠道”在印尼也是意有所指的“政治人物之道”,他们称呼政治人物为“politikus”,用我们的文字可硬解为“政治老鼠”,也可诠释为用来形容狡滑的政客。政治老鼠所行之道不就是老鼠道?

巫统大港区部主席嘉马尤诺斯和沙巴前首席部长慕沙阿曼两人的失联案,是自509大马政局改朝换代之后的新闻甜品,事件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毕竟也都是曾经引领风骚一些年的政治人物,但现在却被警方追缉到去钻“老鼠道”了。

广告

两个失联人之中,以嘉马尤诺斯的形象最为鲜明,尤其他在华人社会更是恶名昭彰,主要还是他对华裔同胞的出言不逊,比如被指说过“华人吃猪所以叫华人猪没错”,‘马来西亚是马来人的,须消灭华小’以及‘华人和印度人都是外来者’等等这类具煽动性的言论。

数十年来在国阵政府偏差统治之下的大马华人,心里最脆弱的部分便是以上几点,嘉马却是当作游戏般拨弄华裔这几处最敏感的神经线,这种积怨何尝不是催促华裔选票更加坚定移向希盟的力量之一?

嘉马也被指是“纳吉养的”,即是获得前首相纳吉在任时的巨大力量在背后撑着,因此无论在语言上怎么侵犯华印裔同胞的尊严,或进行什么过火动作如在雪州政府大厦外砸酒瓶以抗议举办啤酒节,也不会有什么事,最多是去警察局走一回便轻松回家。

如今纳吉下台,希盟在法律范围之内“秋后算账”,结合了几宗案要嘉马负上应负的责任,结果把嘉马吓到变逃兵,华人社会不少人难免有大快人心之感,揶揄“嘉马变逃马”有之,“假马”有之,更有者希望能看到他穿着橙色囚衣并忧郁的坐在牢房里的“报应”。

也有人认为,比起那些大贪官所做的恶行来说,嘉马并没有犯下什么大罪,充其量也不过是做了一些令其他种族感到讨厌的动作,不须如此恨他或咒他。其实什么事件都会有出现一些心胸宽阔的大量之人,说的理由能不能让人接受,大家各自领悟就是了。

据全国总警长弗兹说,嘉马可能是钻“老鼠道”逃到印尼去了,他将亲自联络印尼总警长,以协助大马警方快速缉拿嘉马归案。

广告

“老鼠道”从字面上看来,在印尼也是意有所指的“政治人物之道”,因为他们称呼政治人物为“politikus”,用我们的文字可硬解为“政治老鼠”,也可诠释为用来形容狡滑的政客。政治老鼠所行之道,不就是老鼠道?

更何况嘉马在509变天之后的行为,让人感觉就是那副嚣张的嘴脸变色了,处境犹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结果被追赶到钻进老鼠道逃去印尼,倒成为名正言顺的政治老鼠了。

说来真巧,内政部长慕尤丁前天也说了“老鼠洞”一词,不过这鼠洞却是非法外劳钻进大马和偷偷离马时所用,与“老鼠道”拥有同等功能。

由此看来,希盟政府尽是明白人,非常清楚前朝政府造成非法外劳泛滥的漏洞在哪里,也知道一些大盗和要犯的“逃生之道”。

广告

基于目前国情流行“不计前嫌”,“知错能改”和“将功赎罪”,也无须纠缠在过去的错误了,马上要做的是同时进行补洞和挡道的任务,不然鼠洞和鼠道还在的话,等于提供机会让人肉贩子向官员贿赂,或会影响希盟政治打贪的努力。接下来,就把嘉马和慕沙阿曼经过海关的光明大道带回来吧!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