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滥用交易的艺术

2018-06-10 12:39

特朗普滥用交易的艺术

特朗普向美国选民宣传自己是一名出色的交易撮合者。在他之前的职业生涯中,作为纽约一名房地产大亨,他甚至在《交易的艺术》一书中分享过他对谈判的深刻见解。正如特朗普所称:“我的态度是,开个价又没害处。”

特朗普向美国选民宣传自己是一名出色的交易撮合者。在他之前的职业生涯中,作为纽约一名房地产大亨,他甚至在《交易的艺术》一书中分享过他对谈判的深刻见解。正如特朗普所称:“我的态度是,开个价又没害处。”

广告

这位美国总统在谈判桌上就数项重大外交政策开出了价码:朝鲜单方面彻底无核化;伊朗停止所有铀生产活动以及无条件允许(国际核查人员)进入所有核设施。这些都是大胆的要求,但是,开出这些价码会给他带来害处吗?

很可能会的。强硬措辞和提出最高要求在一项独立的商业交易中能够奏效——在人准备好一走了之或有另一个潜在商业伙伴的情况下。但在国际外交中,在人通常无法选择坐在谈判桌另一头的人时,这样做较为危险。面对朝鲜和伊朗核计划等问题,特朗普也不能一走了之。

因此,需要一种不同的谈判方式。在棘手的国际政治谈判中,取得进展的关键往往是建立信任、说服对手采取他们此前认为风险太高的措施。令人遗憾的是,特朗普鲁莽和恐吓对手的谈判风格——来自他的商业生涯——往往会摧毁信任,而不是建立信任。

然而,特朗普的支持者声称,他的强硬风格正在奏效。尽管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德黑兰并未重启其核计划,而美国现在可以不受约束地要求伊朗作出更大让步。白宫改变美朝峰会之举似乎也使得朝鲜的言论再次温顺起来。

但真正的考验还在后面。美朝峰会最可能出现的结果仍是不欢而散或达成一项未能使朝鲜放弃核武器的表面文章式协议。在伊朗问题上,特朗普突然退出协议破坏了西方的团结,而这可能最终会使伊朗更容易摆脱国际孤立状态。特朗普还用钢铁和铝关税打击欧盟和日本等盟友,这使得他还面临开启跨大西洋贸易战的风险。

特朗普这些最高要求的潜在好处是,将争论转移到总统的选择这一新领域。但一种恃强凌弱和不可预测的作风也导致对抗和猜疑。如果美国总统想要取得长期进展,他就应该专注于与谈判伙伴建立更大互信。

广告

特朗普不大可能会这么做,他仍然认为自己处于领先。让他继续相信自己会赢或许更好一些。《交易的艺术》一书中有关他在困境中会如何谈判的章节让人心存疑虑,尤其是涉及核外交这一高风险领域时:“当我感到被压价时,我会斗争,即使代价高昂、困难重重、风险很大。”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