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勇成·换政府后的新功课

2018-06-12 10:41

陈勇成·换政府后的新功课

当然,对当过22年首相的敦马来说,在一些国事上的处理相对得心应手,这位93岁的爷爷干起事来似乎比年轻时更加火力全开。在巫统时期,他拥有过传统的法定权威,今天的敦马又多了一个魅力上的权威,可说是统揽所有官僚体系中政治支配的形式。若朝野与人民监督不力,终将是把双刃剑。

希盟执政至今,诺言能否在百日内兑现已不是人民的首要关注点,新政府决策速度之快才让人啧啧称奇,和前朝政府形成强烈对比,让第一次换政府的马来西亚人,发现原来官僚体系这种科层制的办事效率,也可以如此简化和迅速。

广告

2018年,前朝政府尝到了无情的政治现实:只要经不起一次问责,其余的99项功德都将付诸流水。而马来西亚人也第一次尝到用选票换政府的滋味,这对执政者是一个警惕,如果漠视民声,下一次换政府可以不用再等60年。

当然,对当过22年首相的敦马来说,在一些国事上的处理相对得心应手,这位93岁的爷爷干起事来似乎比年轻时更加火力全开。在巫统时期,他拥有过传统的法定权威,今天的敦马又多了一个魅力上的权威,可说是统揽所有官僚体系中政治支配的形式。若朝野与人民监督不力,终将是把双刃剑。

要说敦马是被上天眷顾的政治家,一点也不为过。但509这一波潮水覆的是国阵这一叶扁舟,希盟只是踩着国阵的尸体而上,若敦马这颗幸运星真如早前所言,只做2年首相,之后的掌舵人安华能否维持现在人民的向心力是个疑虑。而且单纯塑造魅力权威,这种只靠信念说话的方针,充其量只能打造一个又一个政治明星,让人们遥望梦想,逞一时之快。如果缺乏具有组织性的永续生成绩效,梦会醒,选民头上的一股热,也会随着时间慢慢冷却下来。

基于前朝留下的阴影,许多人对新政府依然抱持“没有做坏事就已经是一件好事”的宽容态度,加上收拾反对党的剧本也没有那么快完结,因此人民还会给予希盟政府一段很长很长的蜜月期。在这种时候,人们常会不经意地忽略在野党的声音,甚至漠视对执政党的问责,把它当作是“输不起”的言论。然而,我们偏偏就是没有忽视反对党声音的本钱。

纵使藉由人气造的王,前进方向与理念应该会和人民一致,但真正能恒久不变,理性捍卫人民权益的,只有国家体制和政府架构的重组整修。而这个进程是否趋向完善的标准之一,就是新政府必须经得起反对党的种种质问。这也是选民在重拾改朝换代的心情后,要客观对朝野政党进行监督的功课,以免对新政府松懈的心态,导致过去几十年来人们被温水煮青蛙的状况再度发生。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