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瑞源·历史不会重演

2018-06-12 11:03

林瑞源·历史不会重演

最近发生的事情,加剧各种揣测及阴谋论的散播。譬如,敦马说,有关他在任2年一事,仅是一项建议,并不是期限。这让好事之徒诠释为“交棒协议出现变化”。

一些人担心20年前发生在马哈迪与安华身上的事情将会重演,因为政敌和外国报章开始在挑拨离间、煽风点火及炒作。

广告

最近发生的事情,加剧各种揣测及阴谋论的散播。譬如,敦马说,有关他在任2年一事,仅是一项建议,并不是期限。这让好事之徒诠释为“交棒协议出现变化”。

土团党最高理事卡迪耶欣辞去精英顾问团媒体事务官的事件也余波荡漾。卡迪耶欣针对国家元首的言论,遭安华公开反驳,很多人猜测卡迪耶欣的言论究竟是个人意见,还是受到指使。

此外,别有居心者也对安华的言行捕风捉影。

安华透露,他要加速重返国会的步伐,在几个月内参加补选,以重返国会,这被揣测为已失去耐心;安华觐见马来统治者也被指策划某些事情。

挑拨离间的包括新加坡报章,新加坡《海峡时报》报道,马哈迪将经济大权委托给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是采取分而治之的策略,以压制安华在希盟中的影响力。敦马委任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成为过去44年来的首位华裔财政部长,取得了行动党的支持。

对于外界的煽风点火,安华和其夫人旺阿兹莎不断灭火。安华否认他借助马来统治者的势力,夺取马哈迪的权力,并强调自己只想成为后座议员,不想要在内阁拥有职位。旺阿兹莎则表示,安华有耐心,并不急于取代敦马。

广告

敦马夫妇与安华及旺阿兹莎日前还一起开斋,以行动证明他们的关系良好。

20年前,敦马与安华的决裂始于旁人的煽风点火、互相猜疑。在1998年6月的巫统代表大会,一本诋毁安华的书籍《安华不能当首相的50个理由》,被塞入巫统中央代表的公事包内,自此就发生一连串剧变。

不过,不管外界如何离间,个人认为20年前的历史不可能重演,因为大环境和思维已经不一样。

首先,敦马与安华已经改变,他们的心思在于大局,而不是斗争。敦马再次任相是要收拾纳吉留下的烂摊子、改革体制、摊还债务,及重整国家经济。

广告

由于工作繁多,可能无法在2年内完成,所以敦马才会有“任相2年非期限”的说法。他旨在为人民留下政治遗产,他想做很多事情,甚至考虑创造另一个新的国产车品牌,只怕时间不够。

安华在20年前与敦马交恶,是因为缺乏耐心,两次坐牢,让他学会耐性,懂得体恤他人。

例如,安华自叹不如马哈迪大刀阔斧打击贪污的决心,并庆幸自己不是首相。他了解马哈迪要把国家带返正轨的决心,敦马的时间已经不多,他没有理由不能再等。

目前敦马与安华的矛盾是因为两人角色的不同,敦马急于改革,所以看来有些激进,包括撤换他认为阻碍革新的高官;而安华着眼于稳定大局,身为继承者,他更关注新政府的稳定,因此他谈论更多君主制、马来人特权,比其他希盟领袖更为谨慎。

安华除了能够协助希盟消除乡区马来人的疑虑,也能够压制公正党的派系斗争,帮助希盟前进。

其次,两人现在身处希盟,而不是巫统。希盟成员党互相制衡的架构,能够及时消弭磨擦。

希盟领袖知道分裂将动摇政权,任何成员党都不可能单独执政,必须有所妥协。

第三,人民已经在大选中唾弃国阵,他们要求一个全新的马来西亚,若希盟违反民意,将是自掘坟墓。

敦马与安华也有共同的敌人,巫统和伊党仍负隅顽抗,必须同仇敌忾。

正如林吉祥所说的,希盟已创造历史,千万不可成为历史。既然知道以往的错误是愚蠢的,为何还重蹈覆辙?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