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行旅

2018-06-12 18:10

舌尖上的行旅

这100年来,我们的味蕾已经被食物工业调整到何等细腻的地步,是否能辨认出那个时代的文化特色是其次,想要好好安静下来进口品尝,还得先挂号排队等上1个小时,然后在拥挤吵杂的餐厅坐下享受百年前的服务态度与食材呈现。

我们会为各种理由行旅,不见得每次都是因为乐趣。行旅,可以看到、体悟到远方不同的生活形式,见证不同的文化差异或享受着这些文化差异所带来的冲击与反思等等等等,当然也可以是纯粹的消费、纯粹的娱乐与单纯的放纵自我。可是,行旅中有什么样的收获毕竟是它带来的结果,我们的体验更多时候却是从逃避开始……正确来说,其文化学名叫“离家出走”或“流浪”。可能是因为日复一日枯燥的工作压力、可能是一场失败的恋爱或婚姻,也可以是在生活上的迷惘迷失。或许,只是或许……为了可以从最近密集的国家新闻上喘一口气,因此我们踏上旅途以图找回自己。

广告

酿造“王者之酒”

我的行旅,大部份缘由于工作。从今年4月初至5月底,分别带学生跑了荷兰与奥地利的几家博物馆。这趟博物馆之旅的行程比较匆忙,造成现在不得不在从布达佩斯开往托卡伊的火车上赶稿。托卡伊,是一个离开匈牙利首都有点偏远的小镇,夏季炎热而冬季严寒。但位处西边的大湖有利的调节了当地夏日酷热的气候、东部的大山则能够使那里免遭冬天冷风的侵袭,因此非常适合葡萄树的种植。在秋季,这是重点!当地会经常笼罩着一层厚厚的阴霾,非常有利使葡萄感染上灰葡萄孢菌(Botrytis cinerea),我们一般把这种菌称为“贵腐菌”。当葡萄被贵腐菌感染后,菌丝会侵入到葡萄内部以吸取其中的水分与养分。一方面,葡萄看上去变得干枯与非常丑陋;另一方面却也使得葡萄的糖分集中浓缩,可以酿造出一种呈琥珀色泽、口感如同蜂蜜一般甘甜的白酒。传说法国的太阳王路易十四在品尝后惊为天人,将其称为“王者之酒”。

我在这里安排了三天两夜的行程,主要便是来品尝这里的贵腐酒(Noble Wine),更为重要的是来感受一下栽植与酿造这些优质葡萄酒的风土与人情。但撇开工作不说,吃喝,似乎是当代行旅中最重要的文化体验了。是的,在行旅途中,还有什么是比吃喝来更为重要的文化体验?当你所拍下的景观都是网红或旅行达人曾经去过,还用其专业技术拍摄与修正的景点、去到什么异乡都可以毫无代入感的使用英文或中文跟当地人沟通、在步行街上跟大家穿着一样品牌的衣服与拎着同样商标的包包,我们还可以在那里感受到真正的异国情调?吃喝,或许已经变成了唯一可以选择的异国文化典型,夸张一点可以说是“当代行旅的救赎方案”了!

大口嚼下文化记忆

因此,去法国得吃法国菜,去中东得吃中东料理,到美国则可以吃汉堡去。但是问题又来了。现在的餐馆,厨师动不动就喜欢号称自己玩的是Fusion。仿佛不将全世界各地不同的菜式、食材和香料都拼凑一起混合几下,就显得厨师不够后现代不够时髦彪悍。当你冒着风雪千辛万苦的跑到佛罗伦萨老桥边上的餐厅,或顶着大太阳走上几公里路到农村去农家乐,渴望辨认与品尝一下在无限被复制的风景外唯一遗留的文化景观,厨师长穿着白色的厨衣戴着高高的帽子风度翩翩跟你说:先生,我们今晚给你准备了Fusion。

好的,你说我到老餐馆去总可以了吧?各大旅游城市除了显示它的国际性,开满来自各国的料理餐厅与连锁速食之外,我们都知道,总是有几家大伙最喜欢去的百年道地老餐馆。但是,最道地的是否就是最好吃的?这100年来,我们的味蕾已经被食物工业调整到何等细腻的地步,是否能辨认出那个时代的文化特色是其次,想要好好安静下来进口品尝,还得先挂号排队等上1个小时,然后在拥挤吵杂的餐厅坐下享受百年前的服务态度与食材呈现。一种没有服务态度与没有食材上的要求的文化菜肴,你不得不忍气吞声强制自己回到100年前,大口咀嚼与大杯喝下这些文化记忆。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